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都市無上仙醫 > 第167章 殺雞用牛刀
    “真是無法無天了,夏老師您朋友現在在哪里?我馬上讓人處理。”趙書記雖然也知道在共和國任何地方都有衙內仗勢欺人的事情,海州市自然也不例外,但聽完夏云杰簡單的解釋之后,趙書記卻還是難耐怒氣,尤其這件事還涉及到夏云杰的朋友,就更讓他生氣了。

    “西園區交警大隊,我也在這里。你還是快點處理吧,那個家伙現在正給市局的人打電話呢。”夏云杰回道,不過說到后面又特意補充了一句。

    夏云杰也算是親身見識過并經歷過衙內的權勢,他不想今天這件事又發展成云龍區那件事。

    “好,我這就打電話讓人處理并趕去交警大隊。”趙書記聽說夏云杰也在交警大隊,不禁大吃了一驚,急忙道。

    “只是件小事就不需要你大書記親自趕過來了,你打個電話就行。”夏云杰聽說趙書記要親自趕來交警大隊,同樣也被嚇了一跳,急忙道。

    若不是張雷實在來頭大了些,連魯通先也壓不住,夏云杰壓根就沒打算麻煩趙書記,更別說讓他親自趕過來。

    “事情我肯定會馬上處理的,但既然夏老師您也在海州,我這個地主肯定是要……”夏云杰說得輕松,但趙書記卻又如何敢怠慢。

    “真不用,趙哥你來了排場太大,我不習慣。”夏云杰見趙書記堅持,只好實話實說道。

    趙書記聞言微微一怔,隨即道:“那好吧,那我就不過去了,我讓陳秘書過去協助調查,等這件事情處理了,我再給你打電話。”

    雖然夏云杰不讓他過去,但趙書記終究還是不敢怠慢,還是要派秘書過去,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有他秘書過去在邊上監督著招呼著,那就萬無一失了。

    夏云杰見趙書記這樣說,也只好點頭道:“那好,謝謝趙書記。”

    “客氣了夏老師,是我這個書記沒當好啊。那先這樣,我先處理這件事。”趙書記謙虛道。

    “那好。”夏云杰聞言便掛了電話。

    張雷當然不知道夏云杰一個電話竟然是直接打給江南省的第一把手趙書記,否則他早就賠禮道歉了。此時氣頭上的他見夏云杰竟然也撥打電話,心里頭雖然微微感到一絲不妙,但更多的還是惱火和不服氣。他就不相信,就夏云杰這個看起來除了長得比他帥氣,其余都普通得扔進人堆都沒辦法找出來的家伙,在海州市能比他還牛。

    況且海州市甚至可以說整個江南省上得了臺面的衙內,又有幾個是他張雷不認識的?

    掛掉電話后,張雷輕蔑地掃了一眼夏云杰,然后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再也不說一句話,就連楊小菲想說話也被他嚴厲的目光給制止住了。

    在海州市,他張雷絕對也算得上是一位有頭有臉的人物,今天女朋友竟然被人當著面給甩了一巴掌,他又豈可善罷甘休?不過相對于西園區區公安分局,他張雷更熟悉的還是市局,所以他要等著這個案子轉到市局,再慢慢收拾夏云杰,倒也不急在這一時。

    看看張雷嘴角掛著不屑的冷笑,一言不吭地坐在椅子上,再看看夏云杰氣定神閑,若無其事地坐在另一張椅子上,陳大隊長額頭都不禁冒出了冷汗。

    他現在也分不清楚這兩個“二世祖”到底哪個來頭更大,不過他還是更傾向于張雷。剛才夏云杰雖然特意走到一邊打電話,在陳大隊長豎起耳朵聽的前提下,他還是隱隱聽到了夏云杰的電話是打給一個姓趙的書記。

    可問題是,他想不起海州市除了西霞區的區委書記姓趙之外,還有哪位書記是姓趙的。

    省會城市下轄區的區委書記當然非常牛逼,如果夏云杰真的是打給這個人,陳大隊長倒也能理解夏云杰氣焰為什么這么囂張。可問題是,區委書記跟市政法委書記比起來貌似還是差了一些,況且海州市政法委書記又剛好是海州市公安部門的上級領導,所以雖然夏云杰的靠山已經很牛逼了,陳大隊長還是覺得張雷的背景更硬。

    可問題也恰恰落在這上面,區委書記那級別已經很高了,至少對于他這位區交警大隊而言已經非常高了,是他萬萬得罪不起的。在這種情況下,等會市局的人真要接手,他這個交警大隊長應該站在哪一邊呢?是秉公如實報告呢?還是全面倒向明顯還站著優勢的張雷這邊。

    如果理是站在張雷這一邊,陳大隊長當然不用猶豫,剛好順勢倒過去,可問題是理在夏云杰那邊,而對方又有位區委書記的朋友,又豈可隨便黑白顛倒的?

    正當辦公室里的氣氛異常沉悶時,陳大隊長的手機響了起來,電話是市局分管交通的李副局長打來的,一看電話號碼,陳大隊長臉色就變得極為難看起來,而張雷嘴角卻已經勾起一抹得意的冷笑。

    他知道自己的電話起作用了!

    陳大隊長臉色難看歸難看,但市局領導的電話又哪敢不接,只好硬著頭皮接了起來。

    朱曉艷畢竟沒有見過那一晚夏云杰的威風,所以對夏云杰終究沒邵麗紅那么有信心,見陳大隊長接起電話,臉上掛著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又見張雷和楊小菲一副吃定了他們的得意表情,忍不住把嘴湊到夏云杰的耳邊,低聲問道:“杰哥,你剛才打電話給誰?搞不搞的定呀?”

    再次感受到朱曉艷那貼在身上的豐滿嬌軀,還有耳邊的熱氣,夏云杰不禁有些心猿意馬,急忙挪開了一點,臉有些微紅地道:“放心,沒問題的。”

    “就會裝!人家都擔心死了!”見夏云杰還是像以前一樣臉嫩,朱曉艷不禁找到了一絲當初的感覺,膽子也大起來了一些,聞言氣呼呼地掐了他一下,嗔怪道。

    當然掐得很輕,不像以前一樣沒個輕重的。

    見朱曉艷似乎真的很擔心,夏云杰倒有些不忍心,正準備湊過去跟她實話實說時,那邊陳大隊長已經打完電話,朝他走了過來。

    “夏先生,這件事恐怕我幫不上忙,這起事故要轉交到……”陳大隊長走上前來,面帶歉意地道。

    “我只想問一件事,如果這件事轉到市局,你會按事實說話嗎?”夏云杰打斷了陳大隊長。

    陳大隊長被夏云杰這一問,臉色一下子就變得很痛苦。夏云杰這件句話簡直就是把他往火架上烤。

    不過這位陳大隊長為人總算還是有點正義感,無非有時候身處官場就跟身處江湖一樣身不由己,如今見夏云杰逼問,也忌憚他的背景,各方面原因參雜在一起,最終還是咬咬牙點點頭,然后低聲道:“不過,案子轉到市局,恐怕……所以夏先生最好還是跟張雷談談,畢竟這也不是什么大事,沒必要搞得……”

    “看來陳隊還算是一位好警察!不錯!其他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夏云杰拍著陳隊長的肩膀,淡淡一笑道,至于張雷他還是連瞧都沒瞧一眼。

    陳隊長見夏云杰這個時候還端架子,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又或者說這家伙真的腦子缺一根筋?

    正當陳隊長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時,區公安分局局長葉中遠急匆匆走了進來。

    見葉局長親自趕來,陳隊長表情有些尷尬的同時也暗暗松了一口氣,這件事還是踢給葉局長處理吧。

    至于張雷見葉局長急匆匆趕來,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人也跟著站了起來。在他看來自然是市局的領導給他打電話,然后葉局長意識到這個案子還涉及到他張雷,所以特意趕來了。

    當然分局局長特意趕來,他張雷就算有位市政法委書記的老爹也還是要給他幾分面子的。

    本以為自己站起來,葉局長應該會主動跟自己打招呼,沒想到葉局長的目光從他臉上一掠而過,似乎壓根就不認識他,而是擦了額頭一把汗水,急急問道:“請問哪位是邵麗紅小姐?”

    “我是。”邵麗紅也不知道跑進來的這人是分局局長,聞言面帶疑惑地回道。

    “啊,原來您就是邵小姐啊,對不起,對不起,因為剛才有事不在局里,所以沒能趕過來。聽說您車子追尾了,沒受傷吧?需不需要去醫院檢查一下?”聽說眼前這位美麗成熟的都市麗人就是邵麗紅,葉局長急忙伸出他的咸豬手熱情地握著,還一陣肉麻地噓寒問暖。

    沒辦法,說起來他葉中遠大小也是個區公安分局局長,又兼著區委常委,是正兒八經的正處級干部,跟廳宣傳處的處長魯通先是平級,所以魯通先打電話跟他說他有位朋友的朋友出了點交通狀況,請他關照一下時,葉中遠這位局長自然沒必要親自出馬。畢竟只是魯通先的朋友的朋友出了交通狀況,又不是魯通先自己或者家人。當然省廳領導托的人情,葉中遠還是比較重視的,特意打電話叮囑了陳隊長幾句,叫他務必要處理好。

    本來一般情況下,事情這樣也就算結束了,可葉中遠萬萬沒想到沒過多久省公安廳的廳長兼省委常委陳哲鵬竟然越過他的上級領導直接給他打電話,并且語氣嚴厲,這才把他嚇得火燎火急趕過來了。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