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末日神奇 > 第四百五十五章 婚
    “沒事。。。”

    齊安城拍拍他,讓他一個人回去,后者想了想,還是老老實實熄火,下車,跟在齊安城后面,也不言語了。

    齊安城有些汗顏。

    不就是霍大小姐嗎?有這么嚇人嗎?

    霍心儀已經換上了一件白紗,身形窈窕,頭發沒有系好,有些凌亂。

    昏黃的燈光下,她看起來很疲憊,身上的衣裝,估計還是按著蕭醒他們的審美來打扮的。。。

    那幾個直男,不把好好的霍大小姐變成女鬼才怪。

    齊安城腹誹幾句后,發現一直躲在他身后的小兵直接抓住了自己衣角,有些好笑。

    站到霍心儀面前,發現她眼睛通紅,像是哭過了。

    “我沒有其他像婚紗的衣服了。”

    語氣有些委屈,眼睛卻不知往哪里放,顯然有些窘迫。

    齊安城微微一笑,湊上前道:“沒關系,這樣就很美了。”

    那小兵顯然還沒發現這位是誰,只是小聲嘟囔一句,怪嚇人的。不過,他還不知道是誰才有資格住在這里,只是以為哪家退休干部的家眷,便也不說話,觀察著村子里的其他東西。

    只聽霍心儀小聲一句:“我沒有家了,我也沒有爸爸了,我變成孤兒了。”

    她說的極其平淡,沒有什么情緒,卻惹人心疼。

    聽得那小兵肅然起敬。

    在這樣的地方,說失去了爸爸,失去了家人,必然是某位光榮犧牲的獵異官前輩的家眷,對于為國犧牲者,他一向都很尊敬,頓時就對這個地方不那么害怕了。

    也許是這樣想著,這位小兵啪一聲,立定站好:“長官!那我先回去了!”

    齊安城看著他比較好笑,便點點頭,指了一條路:“從監獄那邊走吧,燈光敞亮著,路也平整,還有其他獵異官在巡邏的。”

    小兵投以感激眼神,也知道現在他不該多留,便快速地跑上車去,打火發動,迅速開走了。

    聽著車子聲音走遠,齊安城便微笑著將霍心儀攬入懷中,抱著她:“以后,我就是你的家人,你也是我的家人。”

    可能是因為接連的打擊,霍心儀已比以前柔軟許多。

    她靠在齊安城肩膀上,沒有說話,點點頭。

    “好啦,別抱了,趕緊地結婚!”

    蕭醒頗為不識趣地從宅子里喊到,刑鈺等人則在起哄。

    齊安城牽著霍心儀的手,跨過門檻,算是進了她家門,對堂上靈位拜了拜,算是拜過了高堂。

    這才發現,第十七小隊成員各坐兩旁椅子上,笑呵呵地看著這對新人。

    現在,沒有高堂在這里,也沒有長輩,連一位長官都沒有,簡簡單單地,只有幾個年齡相近的證婚人。

    他們眼睛都很紅,鼻子也酸酸的,面前這是今天唯一發生過的好事了。

    一天之內,看著那么多獵異官同伴死去,連霍軍長都跟敵人同歸于盡了,總部非但沒有為他們舉辦任何吊唁儀式,也沒有給他們在英靈山立碑,甚至,夏陽都不會有多少人知道,他們是為國死去的。

    他們死的默默無聞,毫無榮譽,或許,要等到戰爭結束以后,才能恢復他們的榮耀。

    現在這個時候,并不是公布這個消息的好時機。

    沉默無言,整場簡單的婚禮,弄下來不過才十分鐘,就算結束,兩個新人看著對方傻笑,笑著笑著,又哭了,哭著哭著,就抱在一起。

    刑鈺搖搖頭,表示自己看不懂,行川如意撓撓頭,不知所措,蕭醒喊了一聲,大家去挖霍軍長埋藏起來的好酒,眾人紛紛贊同。

    于是乎,本來就因為霍軍長長時間沒有回家而沒收拾的家,變得更加亂糟糟了。

    但是霍大小姐卻沒有制止,任由他們胡鬧。

    刑鈺叫上行川如意,兩人帶著一桌已經涼了的飯菜又回到廚房。

    剛剛等齊安城的時間太長了,飯菜都涼了,這兩位長夏壁壘回來的頂級廚師的一番心意都差點浪費了。

    互看一眼,就決定待會兒要狠狠地灌醉齊安城。

    由于時間很晚了,眾人找到霍軍長藏在樹底下的好酒喝完以后,就直接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霍心儀從房間里找來父親的幾件軍大衣,展開后蓋在他們身上,便和齊安城一起,默默地收拾著一片狼藉的現場。

    兩人頗為默契,什么話也沒說,該搭把手的就搭把手,該遞東西的就遞東西,今天是他們新生活的第一天,但卻好像他們已經一同生活了很久似的。

    收拾完畢后,兩人回到房間睡下,身上都顯得亂糟糟,有些狼狽,卻是無比舒坦。

    “我要去東霓了。”

    齊安城沒說起完空元烈的事,只是跟自己的女人提一提。

    “我也去。”

    霍心儀轉過來,看著他。

    目光無比堅定。

    “但是...”

    “沒有什么但是,我沒有其他家人了,就剩下你。”

    霍心儀說道,還沒干透的手抓緊了齊安城。

    見她如此堅定,齊安城便也只好點點頭:“但是刑鈺他們,我想讓他們留在這里,東霓太危險了。”

    “好,我來安排。”

    聽到老婆這么說,齊安城有種放心的感覺,便又笑了:“知道嗎,蕭醒幫著刑鈺告白了三次都失敗了,就我們不遠處半月島上的女兵,還比我們小兩屆,后來才知道,原來那女兵喜歡阿財,可把我們樂得。”

    齊安城開始說起營地里有趣的過去。

    那段時光和那個刑鈺看上,卻喜歡行川如意的女兵都已經回不來了。

    只剩下提起來就滿臉笑容的回憶。

    霍心儀陪著他,聽他講在長夏壁壘發生的故事,他在那里,為夏陽奉獻了三年的時光,如今都已經和長夏壁壘葬身海洋,回不去了。

    聽他說自己那每天板著面孔教他聊天的父親,聽他說來自搜查隊的譚一罪上校,聽他說阿財燒毀無數廚房得之不易的廚藝......

    一段段回憶慢慢地出自他的口中,兩人慢慢纏綿在一起,直到下半夜。

    齊安城起身:“我想上山跟師父說一下,他有必要知道這一切。”

    霍心儀點點頭,躺在床上,看著自己的男人:“去吧,這里有我。”

    </br>

    </br>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