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改嫁后我成了人生贏家 > 第一百四十六章 流放
    衛枳和衛照父子倆前腳隨著梁炳芳進宮,顯慶帝隨后就派人來了博陵王府。

    滿滿作為博陵王妃,雖然擔心丈夫與兒子的安危,卻不得不打起精神來招待他們。顯然易見的是,顯慶帝派這些人來是有目的的,沒說幾句話,滿滿就被一個長相刻板嚴厲的老宮人給拍暈了,然后避開博陵王府的丫鬟和守衛,將滿滿帶離了博陵王府。

    此時,衛枳還不知道妻子已經被顯慶帝的人帶走了,他帶著兒子與顯慶帝行禮。一見到衛照,顯慶帝讓梁炳芳將衛照抱到他面前來。

    “照兒,從今以后你就是大宴的皇太孫了,應該叫朕皇祖父。”他輕聲細語的糾正衛照的稱呼。

    衛枳聽了急忙道:“皇上,立儲君非同兒戲,照兒還小,怕是難以擔當儲君大任,還請皇上從宗室兒郎中另尋良才。”

    顯慶帝臉上的笑意淡了,“朕是一國之君,看人的本事比誰都強,朕說照兒能行就是能行。”

    說完又低下頭問衛照:“照兒,你想當皇上嗎?”

    衛照還不到兩歲,不知道這話的含義,懵懵懂懂的望著顯慶帝。顯慶帝笑著換了個說法,“如果你當了皇上,所有人都會聽你的,他們不敢違抗你的命令,他們的生殺大權都掌握在你手里。”

    衛照的視線被御案上的一碟糕點吸引了道:“糕糕。”

    顯慶帝一愣,順著話道:“對,當了皇上以后,所有的糕糕你都能吃,還有很多好玩的東西。”

    “當皇上,吃糕糕。”衛照忽然拍著小手喊道。

    “照兒,別胡說。”衛枳聽了這話,不由自主的喊出了聲。

    顯慶帝擰眉看向他,不悅道:“照兒自己都答應了,你給朕閉嘴。”

    衛枳急了,“皇上,臣和王妃只希望照兒能夠做一個普通的宗室子弟,從未妄想過九五之尊的位置,還請皇上看在臣祖父的面上,打消立照兒為皇太孫的想法吧。”

    聽了這話,顯慶帝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他示意梁炳芳將衛照抱到偏殿玩耍,只留下衛枳一個人。

    “衛枳,朕要不是看皇叔的面子,你以為你的王妃以及姜家人還能活到現在嗎?”

    衛枳大驚,“您這是什么意思?”

    顯慶帝沒有回答,而是拿著桌面上的一堆奏折扔了過去,“你好好看看吧,朕放著這些奏折沒有處理,就是想讓你看看。”

    衛枳心里忽然生出一種不祥的預感,他將奏折全部撿起來,一封一封的快速瀏覽完,越看越是膽戰心驚。

    “皇上,那凌績鳴與臣岳父岳母本就不和,他所奏的未必屬實,請皇上明察。”

    “不錯,他的確與你岳父岳母不和,但你那王妃是他親女,一個做父親的會陷害自己的女兒嗎?”

    “可他臣的王妃從小就被他拋棄,這二十年來也從未盡過做父親的責任,他有何臉面宣稱王妃是他的女兒?”

    顯慶帝當然知道凌績鳴的心思,但他就是要順著他的心思走。

    “姜家犯了通敵的死罪,你的王妃更是認了一個逆王余孽為姨娘,若不是她,朕的兒孫不會慘死,朕也不會過繼別人家的孩子做繼承人。走到今天這個局面,姜家難辭其咎。若你老老實實的輔佐照兒,朕可以答應免去姜家的死罪。”

    衛枳現在萬分后悔,當初為什么要讓衛杉和紀統領去搬救兵,還不如讓吳王將眼前這人也一刀砍了,至少這樣他便不會受到威脅。

    他抬起頭,“若是臣不答應呢?”

    顯慶帝冷笑,“你不會不答應的,就在你進宮的時候,朕已經派人去見了你的王妃,就連姜家那邊,朕也讓人日夜盯著,你若不同意,你的王妃和姜家人即刻人頭落地。”

    衛枳一臉煞白,“你卑鄙。”

    聽到卑鄙兩個字后,顯慶帝不怒反笑,“這下你該告訴朕你的決定了吧?”

    “若我還是不答應呢?”他對顯慶帝已經沒了稱臣的想法。

    顯慶帝不慌不忙道:“那你與你的王妃可能永生永世都不得相見了。還有姜家那邊,朕會讓人下手利落些,不讓他們受罪。”

    衛枳緊緊攥著拳頭,雙眼猩紅的盯著他,“你就不怕你百年之后,我將大宴江山葬送了?”

    顯慶帝搖了搖頭,“你不會,因為你身上流著衛氏皇族的血,你從小受著衛氏皇族的教養,做不出有損大宴江山的事情來。”

    衛枳無力極了,他不得不承認顯慶帝的話很對,他做不出有損大宴江山的事情來。他低著頭沉默了許久,過了好一陣才開口:“我答應了,你是不是就會放過滿滿和姜家人。”

    顯慶帝笑了,“你的王妃會沒事的,姜家人嘛,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朕決定將他們一家流放至七里,三年后獲釋。”

    聽了這話,衛枳不肯同意,“說來說去你還是要懲罰姜家,姜家做錯了什么,他們也不知道海棠就是逆王余孽。若要治罪,凌績鳴才是最該被治罪,畢竟逆王余孽是他花錢買回去的。”

    顯慶帝怒道:“朕已經從輕處罰了他們,你還想朕怎樣?你替姜家趕到不值,那誰又能替朕抱不平呢,朕失去了兒子、女兒、孫子,這全都拜逆賊所賜。若不是看在你與照兒的面上,不管是你的王妃還是姜家人,早就被處決了。”

    “三年,朕網開一面只流放他們三年,三年后他們就是自由之身,朕已經夠寬容了。若你覺得朕處置不公,那就想辦法解救他們吧。”

    衛枳失魂落魄的帶著兒子回到王府,滿滿果然被帶走了。他知道顯慶帝是在逼他,滿滿與姜家人的安危讓他不得不妥協。

    第二日他依照顯慶帝的意思帶著兒子住進宮里,三日后才見到朝思暮想的妻子。

    也是在這個時候,姜家流放至七里的圣旨也隨著狂奔的馬蹄聲去了虞城縣。

    姜裕成一家被流放,姜家的女兒卻依舊穩當當的做著攝政王妃,這弄得朝臣們一頭霧水。

    直到凌績鳴得意的說出緣由后,他們才恍然大悟。而另一邊,滿滿得知娘倆被流放與凌績鳴有關,心里對凌家的怨恨已經達到了最高點。

    ()

    搜狗

    </br>

    </br>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