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快穿之請開始你的表演 > 第一百九十六章:魚 二
    馬路上沒有人,只有北音和自己突如其來的哥哥走在路上,他們來這里是來看看周圍情況的的。

    但是因為不熟悉有北音的存在的男子一時間把北音給忘記了。

    剛剛穿梭空間之后是需要休眠一段時間,記性不太好,忘記怎么回去的北音只能抱著團子在這一帶走來走去。

    走到最后的時候,北音是實在支撐不住,就睡了過去。

    北音是魂,也可以說是靈體,她的身體早就丟了,為了維持現在的形體,她必須耗費更多的經歷來維持,才能不惹出麻煩來。

    雖說是靈體,但是現在基本上是沒有人能看的出來,這是恩賜也是詛咒。

    回到男子渝安的家的時候,渝安很是愧疚,因為他一直以來都是自己一個人,然后今天想要帶北音出去熟悉一下的時候,他臨時遇到事,就自己離開了。

    最后還是在好友的提醒下,才想起還有北音在,然后才急匆匆的趕過來。

    渝安讓北音坐下,然后就說道:“你先坐,我給你煮完面。”

    “嗯,謝謝。”

    渝安基本上是落荒而逃的來到了廚房,他想了想,還是做了面,畢竟今天已經太晚了,來不及做其他的了,也只能做面了。

    但是做面的時候,他忍不住給自己的好友打了電話,“喂,是我。”

    “怎么樣,你妹妹是不是很生氣的樣子。”好友自認為了解女孩子,他覺得任其她的女孩子被這樣不管不顧的仍在一邊不聞不問,是一定會生氣的。

    但是渝安猶豫了一下,還是說的:“沒有,她什么表示都沒有,我覺得她沒有生氣。”

    “怎么可能啊。”好友明顯是不信的,但是渝安很是堅定的告訴他沒有,然后告訴他北音的表現。

    “你這妹妹,也太懂事了吧。”朋友感嘆道,和他那可以用惡魔來形容的堂妹相比,北音簡直是乖的不像話。

    “是啊,所以我才問你,怎么辦啊?”

    “你先別慌,你越慌,你給那姑娘的壓力也就越大。”

    “好的,好。”

    渝安認真的記著好友給的不靠譜的建議,但他現在真的是什么辦法都沒有了,只能這樣了。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還會有一個妹妹,小時候有羨慕過別人家有兄弟姐妹的的,但是當你真的有了的時候,就是慢慢的無措了。

    不過好在,他這個妹妹在這里呆不了多久就會離開。

    在一片祥和中,伊依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眼前是一幕海天相連的一幕。

    海與天連在一起,分不清楚,但是,非常的震撼和那油然而生的豪邁之情讓伊依感到非常的舒適。

    這里太美了,美的讓伊依分不清楚是夢還是另外一個世界了。

    但是當她向下看去的時候,看到了魚,一條非常漂亮的魚,悠閑自在的在水里暢游,而魚的身上的線條讓伊依感到非常的熟悉,就好像,在哪里見到過一樣。

    伊依疑惑的時候,就向四周看去,然后在不遠處,看到了一個非常熟悉的人,她的妹妹,伊唯。

    “伊唯?”伊依喊了一聲,然后疑似伊唯的女孩沒有動。

    伊依又喊了一聲,女孩回過頭去看伊依,不是別人,正是伊唯。

    伊依向自己的妹妹跑去,然后加快了速度。

    但就在她快趕到的時候,她看見,自己的妹妹,縱身一躍,變成一條魚,然后跳進了海里,不見了。

    “不要!!!”伊依大喊一聲,從睡夢中驚醒過來,滿頭大汗的伊依不停的喘氣,驚慌的看向四周。

    辨認了自己是在家里之后,伊依慌張的下床,趕到自己妹妹的房間里。

    看到自己的妹妹安穩的睡在床上,側臉顯得十分的恬靜,伊依頓時就安下心來,這就是家人的魅力吧。

    她明明什么都沒做,但是只要呆在那里,就足以讓人心安了。

    伊依坐到伊唯的床邊,輕輕的摸了摸妹妹的臉,神色十分的溫柔。

    童涵是踩著點來的畫室,她渾身上下五一不在顯示著她精致的衣著和高雅的生活。

    童涵和這個畫室格格不入,但是大家誰都沒有說,而看到童涵向伊依走去的時候,大家看了看對方,然后無奈的嘆氣,又來了。

    伊依在繼續昨天的畫,對于踩著高跟鞋在她身邊走來走去的童涵,是純然的無視。

    等到她實在是忍不住的時候,童涵的精神一陣,以為她要發火都準備接招的時候,伊依嚴謹的說道:“你吵到我了,安靜點,畫畫完了嗎?”

    語氣是一個風輕云淡,童涵呆了呆,然后很快就氣憤起來,“你!”

    “你什么你,去畫畫!”伊依說完之后,就起身去接杯水。

    留下童涵臉青一陣,白一陣,非常的尷尬。

    “噗……”不知道那里傳來了一聲忍不住的笑聲。

    童涵氣勢洶洶的看向周圍,大家都做出一副認真工作的樣子,童涵沒有找到偷笑的人,磨了磨牙就想等伊依回來。

    “童涵!”

    糟糕!童涵暗道不好,畫室的負責人來了,是一個非常嚴謹的女性,看到童涵突兀的站在那里,就眉頭一皺。

    “你站那干嘛,畫畫完了嗎?”

    “沒呢。”童涵弱弱的說了一句,就看見女子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等到伊依回來的時候,就看見童涵正在被負責人訓斥。

    伊依對此并不意外,然后回到畫室,看著好奇的眾人,嚴肅的說道:“看什么看,快畫畫。”

    伸長了脖子看向外面的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老實的把頭收回來。

    他們感覺,伊依有哪里不一樣了,以前的伊依,嚴肅的好像是教導主任那樣是,但現在,她更加的生動和靈活。

    不再像一個雕塑一樣沒有活力。

    大家腦海里想的很多,其實就伊依的表現來說就是剛才在訓斥童涵的時候,伊依偷笑了一下。

    只是一個表情,整個人都鮮活起來了。

    而這個時候,大家互視幾眼,然后一個姑娘就小聲的說道:“伊依姐,你看我這是不是畫的有哪里不對。”

    伊依聞言走了過去,然后看著姑娘的畫,認真的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大家原本緊張的心態都平靜了很多,因為伊依現在,沒有了之前苦大仇深的樣子,更像一個人了。

    畫室里的氣氛,頃刻間就變了。

    </br>

    </br>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