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紅塵籬落 > 第三卷第七十八章 張函碰壁
    張函聽江俞軒說陳子昂要去甸城,況且那天江俞軒給他打電話說陳子昂的耗材需要單位試用,他也幫著聯系了一個朋友,價格也是按照陳子昂給別人的價格走。

    他和陳子昂還有沒有將來,他已經不知道,但是他還有倆個可愛的孩子,曾經他年少的夢想是那么的高尚,現在他的夢想是要他的孩子能安全的成長。

    他到西城,是調查一些事情,這些事情都是機密的,他還要見閆歡。

    陰差陽錯的他們知曉了陳子昂沒有考上大學的情況,當然這個不是他們調查出來的,是有人無意識的說出來的。

    閆歡是怎么到的甸城,他也想知道,他還想知道陳子寒的情況,因為閆歡見過陳子寒,陳子寒為什么會在甸城呆那么久的時間?為什么會成為谷老大的兒子?

    張函在絕密檔案室里呆了好幾天。

    “函哥,你來看。”張倩楠喊他。

    張函從卷宗里抬起頭,當他看到陳子寒三個子時,他激動的手都抖起來了,這個檔案是壓在最底層,他們已經找了好久了。

    “倩楠,放進原位置,這個事情誰也不能說。”

    “是!”

    “明天,我要去見一個人。”張函對張倩楠說。

    “好的,我們這樣調查好嗎?”

    “倩楠,我有私心沒錯,但是我更是為了我們身上的這身衣服。”

    陳子寒在甸城一個人孤身奮戰這么久,他一定很孤獨吧?

    如果陳子昂再去甸城的話是不是會給陳子寒增加困難?或者是陳子寒碰到了困難?需要幫助?

    閆歡對甸城還算比較熟悉,他決定是找閆歡了解一下情況。

    第二天,張函給陳子悅打了個電話

    “子悅姐。”陳子悅比陳子昂大,原本他也曾經叫過姐,現在有了倆個孩子,無論如何也是應該叫姐的。

    “張總。”陳子悅客氣的回應著。

    這么些年他們都不曾聯系過。

    “閆歡在嗎?我想見一下閆歡。”張函說

    “哦,你沒有閆歡的電話啊?”

    “我應該是沒有她的電話。”張函記得他沒有閆歡的電話。

    “行,我把電話給你吧,你和他聯系。”

    “不用了,你告訴她,下午2點在西城MM咖啡館見。”張函并不打算要閆歡的電話。

    “好!”陳子悅忙忙碌碌的,他們現在光西城的那個商場都已經是西城數一數二的大企業了,里面吃喝玩樂一應俱全。人們從吃飯到采購全部都是一條龍的服務,各種特色小吃攤位都是應接不暇的,到中午了必須的等座。

    她陳子悅已經是西省知名的企業家了。

    閆歡說要去甸城,但是陳子昂不動,她也不動,一直等著和陳子昂一起走,因了陳子昂手頭上的事情一個接一個,陳子昂也就一而再再而三的推遲去甸城的計劃。

    閆歡和陳子悅是西省的一對姐妹花,商圈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她們憑著一腔熱血和吃苦耐勞的精神硬是創出來了一片天地,她們沒有依靠,她們沒有背景,她們只是普普通通的人,在創業的路上,倆個女人同心協力,攜手前進,無論多苦,無論多累。

    如今,她們站在行業的頂端叱咤風云,笑傲江湖,無論是以前還是以后,人們的衣食住行是不會改變的,只要有人消費,她們的流水就會源源不斷,陳子悅成立了一個婦女兒童基金會,從每天的收入里都會拿出一部分錢來幫助一些婦女兒童,還給家鄉也成立了幾個貧困生幫扶站,鼓勵和支持那些家里貧困的孩子上學。

    陳子悅轉述了張函的話,對閆歡說:“張函見你有什么事情你知道嗎?”

    “誰知道呢,這么多年都沒有聯系了,只能是下午見面說。”閆歡隱隱約約能知道張函找她是什么事情,莫非陳子昂要去西城了?

    依著張函的能力,不可能不知道陳子昂見了谷強,而她也想了解谷強這幾年過得怎么樣。

    “莫不是想和你舊情復燃?”陳子悅開玩笑。

    “有可能哦,我要小,三上位。”閆歡作了一個鬼臉。

    “這幾年都沒有聯系你了,突然聯系你還真的感覺怪怪的。”陳子悅一臉沉思狀。

    “下午就知道了,我下午回來給你匯報戰況,看我能不能順利的拿下。”閆歡笑著說。

    “算了吧,你想都別想,那個人除非是他想拿下你,你才有機會。”

    “這么了解的?”

    “你趕緊滾吧,要不然人家等急了哦,我們這里還有上好的白茶,給張函拿一些去。”

    “這是不是姨姐看妹夫越看越歡喜?”

    “切,那都是過去式了,現在是看你的薄面。”陳子悅一支簽字筆丟給閆歡。

    她現在是無閆不歡,以后這個蹄子嫁人了該怎么辦?真后悔媽媽沒有再多生一個哥哥或者弟弟,將她收納到陳家。

    閆歡也是樂呵呵的去見張函了。

    當她推開咖啡館小間的門的時候,她呆住了,印象中的張函是瘦弱而蒼白的,眼前的人是張函嗎?

    “閆歡,你來了。”張函指著對面的沙發。

    “你怎么越來與年輕,愈來愈帥氣了啊?”閆歡無法置信的看著張函,相差太大了吧!

    “不好嗎?”

    “好啊,當然好啊。”看來你家的母老虎對你很好,過得這么滋潤的。

    “你也是越來越美麗了啊。”張函夸了一下閆歡。

    “謝謝。”

    倆個人沉默了一會:

    “喝點什么?卡布奇諾、拿鐵亦或者的摩卡?”

    “我喝點冰糖柚子茶。算了,紅茶。”閆歡本來想點冰糖柚子茶,但是冰糖柚子茶也算是一種功夫茶,她沒有必要和張函久坐。

    “好,來兩杯紅茶。”張函按了呼叫器,禮貌的對服務生說。

    “我找你想了解一點情況。”張函開門見山。

    “什么事情?”閆歡心里一沉,果然是找她了解情況。

    “谷強的事情。”張函看著閆歡。

    “我不知道,我只是見過他。”閆歡是不會再告訴張函任何情況的。

    “你之前不是這樣說的。”

    “之前是之前,現在是現在,我已經很多年都沒有見過他了,你來找我了解情況?”閆歡說的是實話。

    “我覺得你知道的應該告訴我。”

    “我憑什么要告訴你?憑你是張家大少?憑你是陸家的女婿?張總,這幾年順風順水,和陸太太恩愛有加吧?”閆歡語氣不善。

    “你好像對我有意見?”張函覺得閆歡不應該對他充滿敵意。

    “此一時彼一時,張總以前可是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個情圣。”

    “難道我現在就不是一個情圣了?”

    “噗嗤。”閆歡的一口茶噴到桌子上了。

    張函靠在沙發上,好整以暇的看著她。

    “對不起,我這人真的沒有辦法和你這個大情圣交流,告辭。”閆歡站起來就走。

    “閆歡,我對陳子昂的心從來都沒有變過。”張函對走到門口閆歡說。

    “你變或者不變,你的心都在你身上,和我無關。”閆歡折回來看著張函:

    “谷強,曾經是我的愛人,誰要是想動他,我拼了這條命也會讓大家不安寧。”

    “閆歡,你變了。”

    “人都是會在改變的,你也一樣。茶錢我會付的,謝謝你曾經給我溫暖。”閆歡頭也不回的走了。

    張函,每個人心里都有要守護的人,如果要選擇,我會選擇谷強,不,是陳子寒!

    張函沒有想到他會在閆歡這里碰壁,他更沒有想到的是閆歡以為他和陸玉的關系很好,才抵觸他的。

    看著閆歡離去,張函又陷入了沉思,看來,他是不是也要去甸城一趟了?

    妙書屋

    </br>

    </br>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