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從水月洞天開始 > 第七十三章 毒打
    御劍山莊,地下城。

    仿若狂風暴雨一樣的凌厲鞭影,如同雨花在四濺,又仿佛是萬紫千紅的百花初初綻放,光影錯落之間,已然結束。

    尹仲在炫過一場精彩絕倫的鞭法之后,后退一步,收鞭負手而立。

    看著宛若經歷了“東瀛藝術”點綴的童戰,尹仲表示自己很滿意。

    這樣凄慘的的小雞子,難道還不能警告那只老猴子?

    收回了手里這根上了色的長鞭,將它慢悠悠的掛回墻上,好好地“保養”了一番。

    只見,墻上的長鞭好像又被滋潤了一遍,色彩明艷而有神,和旁邊像是被摧殘后,小樹苗模樣的童戰,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一個神色明媚,鮮艷欲滴,一個筋疲力盡,搖搖欲墜。

    果然,沒有耕壞的田,只有累壞的牛。

    咦?似乎有哪里不對?

    話說回來,似乎是為了讓警告的效果更好一些,童戰并沒有被送回他自己的“單間”,而是依舊被綁在木架上,墊腳而立,因為沒有合適的受力點而被拉扯得難受至極。

    此時,尹仲已經離開了,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要去處理,又好像是故意留下一段時間,讓他們考慮清楚。

    因為在尹仲離開的時候,他曾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隱修,給了他一個自己領會的眼神。

    一切盡在不言中!

    隱修收到了信號,覺得自己受到了強烈的威脅。

    好像是故意讓他看的更加清楚,尹仲走時沒有關閉光源,這里依舊明亮如初。

    隱修可以清楚地看到,被捆在架子上的童戰,全身上下傷痕累累,幾乎沒有一塊好肉,就連整張臉都有些向豬頭靠攏,可以說是慘不忍睹了。

    在他那破破爛爛的衣服上,不僅有模糊的血肉殘渣,還有一些胡椒、鹽水等刺激性物品混雜在一起,在尹仲高超的炫技下,被均勻的涂抹在了他的傷口里,好似腌肉一樣,都有些入味了。

    強烈的刺激性,讓童戰的皮膚上起了一粒又一粒的小疙瘩,在不斷地動顫,抖動。

    紅黑色的血痕里,暴露出來的卻是富有條理的肌肉層,紫紅色的血肉就這么赤裸裸的展現在空氣里,在光明里卻又顯得如此和黑暗,而又可懼。

    “童戰!童戰!……”

    隱修大聲的呼喚著,企圖能夠把他喚醒,交流一下,以便能夠了解童戰的真實傷情。

    畢竟之前在尹仲行刑的時候,隱修是腿軟,不敢出聲的。

    現在他感覺自己很內疚,很羞愧,希望能在事后彌補一下。

    “童戰,你醒醒,你快醒醒……”

    童戰的眼皮子跳動了一下,隱修大喜,急忙問道:“你沒事吧?”

    過了好一會兒,童戰才終于模模糊糊的發出了一點兒聲音。

    “沒……沒事!我還能堅持下去!”

    不得不說,童戰還是很值得夸贊的,他的骨子里依舊透著一股狠勁,那是死也不對邪惡勢力低頭的堅持。

    由此可見,雖然不知道童戰他現在還吃不吃軟,但肯定是不吃硬的。

    其實童戰一直都是清醒的,只是在最后的時間里,神志有些昏沉,但是他底子好,練過武功,又加上年輕力壯,雖然疼是疼的厲害,但眼下卻不會有多危險,暫時還能支撐下去,沒有損失太多的元氣。

    當然了,如果長期一直遭受這樣的嚴刑逼供,恐怕也不能堅持多久了。

    就在隱修因為童戰沒什么大事而長舒一口氣的時候,童戰也開始想起之前的事情,對他發問了。

    “之前,你跟尹仲都說了什么?”

    他相信隱修身為童氏族人,是會有底線的,不會什么都跟尹仲交代,但是,他還是擔心隱修會在一些不經意間,沒腦子一樣說出了族里的秘密,最后造成大錯。

    畢竟隱修做事實在是不靠譜。

    隱修聽見這個問題時,有些不好意思,畢竟和童戰一比,自己當時的表現實在是太沒有骨氣了。

    不!是根本就沒有骨氣!

    揪了揪自己的胡子,隱修還是勉為其難的說了一下實情,描述了一遍當時的情況。

    不過,他最后還是申明了一下,表明自己什么也沒說,最起碼,重要的事兒沒說。

    童戰喘了一口氣,心里想了一下,覺得隱修的表現已經不錯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他確實沒有犯錯。

    “難道尹仲的最終目的就是想要找到水月洞天的位置?他是想要找什么東西嗎?”

    童心似乎有些知道尹仲的想法了,這里面肯定是有陰謀的。

    如果不是這樣,那他大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己方交談協商,又怎么會這樣直接就對我們出手呢?

    不過,不管他有什么陰謀,童戰覺得都不能讓他得逞,就算水月洞天的外面有先祖布置的結界守護,但還是不能大意。

    “隱修!”

    努力忘記自己身上如刀割般,火燒火燎的疼痛感覺,童戰掙扎地喊了一聲。

    “什么?”

    隱修抬頭應道。

    “你記住了!不管怎么樣,你一定要小心,絕對不能透露出水月洞天的具體位置!”

    甩了甩頭,童戰努力保持住清醒,“別忘了,族人可全都冰封在那里面,現在他們跟本就不能動彈,萬一有個意外,就很容易會被破壞,失去性命的。”

    “你記住了嗎?你一定要提高警惕,不能大意!”

    童戰反復交代道。

    隱修點點頭,表明自己已經明白了,于是大聲回答:“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說的!”

    模模糊糊聽到了隱修的應答,童戰終于堅持不住,一下子昏睡了過去。

    “哐當!

    失去了支撐點的力道,童戰一下子就垂在了支架上,拉扯的他身上的鐵鏈瞬間緊繃,發出了一道嘈雜的摩擦聲。

    “啊?童戰!童戰!你怎么了!”

    隱修一驚,趕緊抬頭向童戰看去,這時候才發現他已經暈過去了。

    憑借自己多年來的經驗,隱修發現童戰沒什么大事,只是因為受傷而機體自主昏迷。

    但是隱修還是很擔憂,眼下是沒什么問題,但如果長久以往都一直這樣,得不到治療,暗童戰身上的傷勢將會變得非常嚴重的。

    萬一要是化膿了,那就更加麻煩了,一不小心可能會死掉的。

    長嘆一聲,隱修在心里暗暗著急,也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堅持下去,萬一尹仲以童戰的性命來威脅自己,那自己是說還是不說呢?

    看著四周的景象,隱修實在是有些發愁,這到底什么時候才能出去呀!

    “童博啊!你怎么還沒來救我們啊?”

    </br>

    </br>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