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燃燼之余 > 四十五 逃離末日
    我心急如焚,恨不得掐住那顯示器中的臉,強迫他把話講完。朗基努斯開始清晰地念咒,咒語仿佛喚醒了我體內的魚刺——千萬根魚刺,在我的手腕、骨頭、腸胃、心臟里攢著刺著。

    我發出慘痛的呻吟,像是病痛已久的病人,我的手指融化了,黑色的血從中流出,落在地上,形成陰影。

    朗基努斯說:“我曾經的足跡吸引著你,讓你無意識地追蹤我,如果你足夠幸運,應該已經遇上了我留下的那個魚缸。”

    我痛苦地問:“魚缸....究竟是什么?”

    朗基努斯說道:“血族中有一位先祖,名叫拉森魃,我——你——曾與他有一場決戰,我殺死了他,意外地吸了他的血,那血中有暗影的劇毒,我不得不接受治療,將毒素排出體外。”

    我突然覺得他能聽懂我的話,他之前只不過在偽裝。

    朗基努斯說:“拉森魃是暗影血族之祖,他無疑十分邪惡殘忍。但他的力量卻能遏制太陽王,現在,我已喚醒了你體內暗影之血,你可以在暗影中自由行動了。”

    我睜開眼,能看見這世界以截然不同的樣貌呈現在我面前。萬物之上皆有疊影,那不僅僅是它們的影子,而是它們在另一個世界的鏡像。

    我能看見異空間的入口了。

    我手忙腳亂地找到一扇模糊的門,這時,整座大樓似乎都在震動,墻壁粉碎,柜子倒塌,屏幕中的朗基努斯微笑道:“再見,未來的我。”

    我進入門中,霎時跌入了暗影之潮,可我在其中能游動,而且像魚在水中穿梭那樣快,我很快找到了另一扇門,開門之后,我見到拉米亞他們。

    他們看見我,也吃了一驚,拉米亞問:“朗基,你又失蹤了!”

    索萊絲問:“這地震是怎么回事?”

    勒鋼問:“女神像呢?”

    我抬起頭,指著層頂,喊道:“必須快逃!”

    層頂裂開了,人的手、人的腦袋、人的牙齒、人的頭發,像是新生的嬰兒,無數新生的嬰兒一般從血水中滲出。而隨著他們出現,臭味撲鼻而來,血水傾倒而下。

    我使出牧羊,念刃激活了我的影子,一層黑色屏障橫在他們上方,那血水像有知覺般調轉方向,而屋頂那些蘇醒的太陽信徒發出惋惜的尖叫。

    他們喊道:“為何拒絕我們?為何不膜拜新神?太陽為我們打開了輝煌之門,使我們都能飛升...”

    勒鋼的爪子變得異常巨大,他利爪一揮,層頂的人體登時七零八落,可一秒之后,他們又長全了,繼續那令人發瘋的嘻哈。

    勒鋼喊道:“我們走!”

    乒乓巨響聲中,墻壁破裂,太陽信徒們橫檔在前,我們只往前沖,黑色屏障將他們碾壓成肉泥,這一回他們沒有再站起。

    拉米亞說:“這對他們有用!”

    我說:“這是暗影之血的力量。”

    此刻,這樓層已成了屠宰場,成了酷刑地獄,每個角落都有復活的古人,從墻上,從地面,從頭頂,從水池和立柱,甚至從窗簾背后,都不斷伸出血淋淋的人頭和人手。

    我本以為湯尼不會這么快成功,可我錯了,也許這棟大樓一直受太陽照射,令太陽信徒們的睡眠很淺,他只需找到喚醒他們的方法,而且他辦到了。

    我喝下毒蛇之血,又割破手腕,將血液灑在他們每個人頭上,這本會毒死他們,至少毒死拉米亞,可現在我知道不會了,我的血化作暗影,能遮蔽陽光,從太陽王手中保護他們。

    拉米亞急道:“你大量失血,會沒命的!”

    我說:“不會,快跑!”

    勒鋼沖向窗口,說道:“我帶你們飛下去!”

    廢鐘說:“會有飛行的惡魔襲擊我們!”

    勒鋼說:“總好過這些怪物....”

    話音未落,窗口出現一張龐大的臉,遮蔽了所有景色,那張臉由無數人組成,形成湯尼的樣貌。

    湯尼喊道:“見證這偉大的奇跡!使得王者為眾,眾者為王!”

    他張開嘴,由數百具尸體組成的舌頭撞破墻壁,伸向我們,他碰上我的影子,舌頭瓦解,湯尼痛的大叫,千萬人隨他慘呼。

    我看見暗影淡了許多,立刻再施展念刃,這令我心跳加速,快得似要破碎,我喊道:“到了二十層下面,他們似無法到下層!”

    我們朝下狂奔,途中太陽信徒不斷涌現,他們有些畏懼我,有些并無畏懼,狂熱地大叫,撞擊屏障,遭受了重創,也令屏障逐漸削弱。勒鋼怒吼,他雙爪連抓,斬碎那些攔路的敵人。

    剎那間,整個樓道變得血紅,成了個大手掌,我們被捏在其中。那手掌瞬間被暗影腐蝕出個窟窿,我們朝下墜去。索萊絲頭發伸長,廢鐘手臂如繩,合力制止了墜落之勢。

    屏障破滅,我唇邊流下黑血,我的眼球也似乎被高血壓撐爆了,除了黑暗,什么都看不見。拉米亞抱住我,顫聲說:“你休息吧,我們能殺出去!”

    我說:“決不能....被血沾上皮膚,一點...不行。”

    一團血從天而降,罩住廢鐘,我大駭之下,撲了進去,將廢鐘拽出。廢鐘渾身染血,可卻并未被融化,他吐出口中臟血,喊道:“謝謝!”

    看來活尸能抵擋太陽王的融合,也許索萊絲和勒鋼也可以,唯一有危險的就是我和拉米亞。

    湯尼的聲音——萬人的聲音——四下回蕩:“啊,難以消化之物,但太陽王是無所不能的,融入太陽王之后,你們就會明白,你們就會逐漸接受,也許融合的過程需要一年,但我們很耐心,我們會幫你們,和我們在一起吧,接受我們的愛吧。

    拉米亞苦笑道:“真是惡心的表白。”

    勒鋼拉住我們,繼續朝下跳,這時,新的活力充斥于我體內,我本已失血過量,可現在又變得精力充沛。

    這是瓦希莉莎當年對我的回報,是這遠古血族的魔血源源不斷在我體內造血。

    我再一次灑出暗影之血,籠罩所有人,拉米亞喜道:“你好了?”

    我說道:“親愛的,你抱著我,我當然好得快。”

    她輕輕在我唇上吻了一口,我又險些好了。

    我們應當已經到了第十五層左右,卻見到那些惡魔沖向我們,我很快意識到它們并沒有敵意,它們在逃命,太陽王之血像是暴雨般降臨,連惡魔的異空間都阻攔不住他們。我看見一頭紅色惡魔被血水卷入,它摔倒在地,皮膚潰爛,第二次站起、第三次站起,終于徹底沉沒。

    勒鋼雙拳重擊地面,地板塌陷,我們落在下層,勒鋼再出拳爪,使我們接連墜落。驟然間,我們下方出現一張血紅的大嘴,等著我們自投羅網。廢鐘甩出長臂,抓住一根管道,我們蕩向走廊,躲開了這陷阱。

    走廊上出現一人,令我魂飛天外,腦袋一片空白。

    他是奧奇德!他怎會在這里?

    奧奇德笑道:“我的孩子,世界上所有的太陽王都是一人,當世界各地的太陽王蘇醒時,我們可以出現在世界各地。我們都是太陽王,而太陽王就是我們。你釋放的黑魚沒能殺死我,很遺憾,對不對?我不怪你,我依然渴望著與你團聚。”

    我咬牙斬出念刃,奧奇德用鐵蓮封住,他是全盛時的奧奇德,武藝更勝過彌爾塞,他贊美道:“你從哪兒學會了石杉和牧羊?你遇到海爾辛大師了嗎?”

    勒鋼本可以幫忙,但現在已經日出,他昏昏欲睡,行動無力。我對付著奧奇德,即使有廢鐘、索萊絲相助,一時無法取勝。霎時間,拉米亞連續射擊,神劍彈打爆了奧奇德的腦袋,奧奇德哀呼道:“她讓我想起了達莉亞,達莉亞在哪兒?”我斬出暗影,奧奇德落荒而逃。

    拉米亞扛起勒鋼,我們目前還在十層,僅僅十層樓,大約五十多米的距離,可卻如此遙不可及。

    拉米亞驀然想起一事,說:“在四十樓時,你穿透了墻壁,不知去向,能再辦到嗎?”

    我腦中靈光一閃,喊道:“或許可以試試!你們都離我近一些!”我把雙手手腕都割開了,鮮血噴灑,把他們每個人都淋了個遍。我的血像活動的水母,擴散延伸,將他們全部罩住,這幾乎讓我昏厥。我們抱在一起,我帶著他們躍入附近的一扇暗影之門。

    我們似落入了狹窄的河流,我知道這是大樓中的陰影,普通的陰影,可通過這陰影,我們進入了某個異空間的碎片。

    漫長的漂流后,嘩啦水聲中,我們跌落在一個地下室,我看見一輛卡車,大約兩米半高,六米多長,造型顏色與尤涅很相似,這就是乏加說的小型尤涅。

    拉米亞喊:“還記得當時是怎么開啟尤涅的嗎?”

    我說:“它不會像尤涅那么復雜!”

    我們胡亂按了按鈕,這一層恢復了電力,我大喊:“乏加!乏加!”

    我們的小天使說:“聽見了,現在開啟閘門與車門。”

    閘門升起的速度緩慢得讓人發瘋,我跳入駕駛艙,拉米亞把勒鋼用遮布遮上,我試著啟動,卡車轟地一聲疾馳出門。

    拉米亞喊道:“你會開車嗎?”

    我說:“我是老司機了,怎么不會開?”

    拉米亞有些懷疑,說:“是嗎?”

    可我這輩子從來沒開過車,這是真的。地面一塊大石顛簸,車子劇烈晃動,險些翻車。好在很快我就掌握了訣竅。

    我們回望泛美金字塔,那些太陽王的身軀如血色霉斑,覆蓋了大廈,他們的歌聲蓋過了卡車的轟鳴聲,傳入我們耳中。

    金字塔底的那些人,無疑都會成為太陽王的一部分。

    如果我們不來,他們的命運會怎樣?

    我只能強迫自己不去想。

    </br>

    </br>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