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大周之庶女妖妃 > 第186章 嚴星
    江州府,嚴府。

    所有江州的人,都知道,這里是江州的知府嚴星的住所。當然,也有叫知州的。前朝稱之為知州,不過本朝還是以知府為名。

    整個江州,這里應該是最為權勢的地方。

    一個老者,端著一個盤子,上面一盞熱騰騰的茶湯。大周人喜歡喝茶,上至王公貴族,下至販夫走卒,似乎都特別鐘愛于這一盞茶湯。

    不過想到古代社會的文娛生活,不說那些普通人了,除了關起門來造小人,似乎就沒有別的。

    而這些富裕人家,就多了一些。比如投壺賽馬,斗茶插花,就多了一些。

    敲了敲門,得了允許。老人推開門,走了進來。

    這是一個書房,兩旁的架子上,擺著很多的書籍。都是一些線裝本,少部分竹簡書,被串起來,放在了書架上。

    這是一個很有古韻的房間,一個中年男人坐在書案后,手里拿著一本書,看的津津有味。

    老人將盤子放下,將茶盞端出來,說道“老爺,喝茶。”

    中年人點頭,端起茶盞喝了一口,似乎還比較滿意。他喝的茶湯,用的茶團,自然是比較好的。至少,蘇雪煙用的茶團,就遠遠比不上。江州,也是一個產茶的地方。不過這里沒有什么特別出名的茶團。當然號稱龍鳳的茶團,自然是沒有的。

    喝了一口,吐出一口濁氣。中年男人放下茶盞,不經意的問道“那章縣尉,還沒走?”

    老人笑道“老爺,還拿著禮物,在前廳等著呢。”

    嚴星點點頭,一點都不在意。對于他來說,縣尉只是下屬,是他賺錢的工具而已。有用,就召見一下,沒有用,管他做什么?

    老人有些意外,有些事情,他也不知道。所以老人試探著問道“老爺,就這么晾著,也不傳個話?”

    嚴星抬起頭,看了一眼老人,一種警告的眼神。老人當即低下頭,笑道“老爺,我就是問問話。不該說的,我一概沒有說。”

    嚴星也知道這個,開口說道“你是我的管家,若是不信任你,你也坐不到這個位置。”

    “也是老爺賞識,賞口飯吃。”

    “也是你自己得力。”嚴星說道“章縣尉此人,撈錢是一把好手。而且,也算是識趣。每年的孝敬,都沒有落下。也罷,你去和他說一聲,讓他暫時收斂一二。也沒有多久,不過是兩年時間,等那蘇華榮高升了,自然九河縣就是他章縣尉的地盤了。”

    老人一驚,抬頭看了看嚴星,欲言又止。

    嚴星似乎是看到了老人的樣子,說道“時機問題。我雖然不喜歡蘇華榮。但此人也是有著手段的,至少這九河縣,不過是一年的發展,也算是中規中矩,中等偏上了。全農桑,修水渠,都做的不錯。”

    “可這也就是他的本分,雖說做的不錯,但考績也就是良好,要說多好,也沒有。”

    “可偏偏,他有運道啊。前不久,榮國公夫人祝夫人帶著小女兒任寒煙回老家省親,回途路上,任寒煙貪玩溜出去。可是不巧,正好是元宵燈會,那群拍花子正好也在那塊活動,就給抓了去。”

    老人發出一聲驚呼,這些事情,都是絕密。但嚴星身為知州,在此地經營頗久,自然有自己的情報來源。蘇華榮將蘇府守的和鐵桶一樣,但消息還是傳了出來。

    只不過,這消息是絕密。榮國公府是絕對不希望這消息傳出去的。

    所以嚴星也警告了一回“此事你知道就好,絕對不能外泄。”

    老人當即就保證了“我和大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身家性命都在大人身上,自然不會胡亂行事。”

    嚴星也知道,這管家,其實就和自己的左膀右臂一樣。只是有些事情,太重要了,就連管家,也不能知道。

    似乎是有些渴了,他端起茶盞,又喝了一口。

    接著說道“也是那任寒煙運氣好,或者是蘇華榮的運道好。那天正巧他兩個兒子帶著七女兒在街上看花燈,恰巧看到了這一幕。雖然不知道任寒煙的身份,但還是救下了任寒煙。你說,是不是蘇華榮的運道?”

    管家點頭“也算是那蘇華榮運氣。不過,天底下,哪里有這么巧合的事情?莫非?”

    嚴星知道管家懷疑什么,搖搖頭,嚴星說道“事情確實巧合。蘇華榮雖然有些迂腐,但做事還不到那么下作。反而是前廳那位章縣尉,怕是和此事脫不了干系。”

    管家臉色大變“那大人何不?”

    他做了個報告的手勢,嚴星哈哈大笑起來“無事,這件事情,和咱們沒有關系。過些年,我也該升遷了。章縣尉的事情,和咱們丁點關系都沒有。”

    心里其實也有些遺憾的,只是可惜,對于章縣尉,嚴星也有些忌憚,不敢一棍子打死。

    “行了,你去和嚴星說說,提點一下。蘇華榮暫時不好對付,還有,你讓他……算了,這個事情,咱們不知道,你直接送客即可。”

    老人得了準信,當即出來,走到前廳。

    章縣尉見到老管家的身影,當即放下手中的茶盞,立刻起身,迎了上來,一臉笑嘻嘻的說道“大人,可有消息?”

    這章縣尉還是有些手段的,面對管家,就算是上官家里的管家。作為官員,也沒有如此獻媚的。章縣尉作為官員,卻能放下身段,可見成功也不是沒有緣由的。

    老人內心嘆息一聲,這人還是會做人的。來了一天多了,嚴府上下都有打點,若不是如此,哪里能在這里安坐,還有茶湯喝?

    老管家咳嗽一聲,然后正色的說道“大人讓我來告訴你,此事或有蹊蹺。大人和蘇大人有過約定,時間還未到,大人不好插手。你先回去吧,蘇大人心中也有溝壑,兩年后,定然高升。大人讓我告訴你,日后等你主政九河縣的時候,定要好好的為百姓謀福祉。”

    章縣尉一愣,但隨后很快就反應過來,連聲答應了下來“還是要多靠大人的關照。”

    同時,手里一張紙張,隱晦的遞了過去。

    。

    </br>

    </br>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