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無限之大魔神王 > 375.愛迪生
    “哈哈哈,既然你都說貝奧武夫厲害了,那看來那兩個東方人,大概率是真正的高手。到時候接見一下他們,安排他們對付一下狂王庫丘林,你覺得如何?”

    愛迪生想了想,用遠高于人類說話聲音的嗓門說道。

    既然對方擊殺了貝奧武夫,而貝奧武夫在整個凱爾特的軍隊中,都有不低的威望。

    不論女王梅芙還是狂王庫丘林,都是極為護短的人,也不能容忍自己的下屬被人擊殺。

    既然這種情況下,對方基本跟凱爾特人不存在化敵為友的可能,愛迪生自然而然起了些招攬的心思。

    “這是你的事情,陛下。但說句實話,我對這類對決乃至這場戰爭的結局,都并不看好。”迦爾納看了看愛迪生興奮的樣子,漫不經心道。

    “迦爾納卿,你錯了,美利堅合眾國是在資本與合理中誕生的最先進的國家。這是屬于我們的國家,也是擁有智慧之人的居所。”愛迪生道。

    “可是,你們打輸了。”

    “是的,那些愚蠢愚昧的家伙,像渦蟲一樣不斷繁殖,以絕對兵力優勢打敗了美軍。但值得慶幸,我降臨到了這個國家!多虧了我提議的國家體制以及新的軍事體制,才打的那群野蠻人節節敗退!”愛迪生冷哼道。

    “節節敗退?”迦爾納怔了怔。

    “終有一天,我的機械化軍團會遍布整個大陸,將可惡的凱爾特人徹底殲滅。”愛迪生咆哮道。

    “很好,那么現在為什么你做不到?”迦爾納又喝了一口咖啡。

    “那是因為,我可以制造出大軍,但卻沒有一騎當千的王牌!甚至,如果那兩個東方人,都具備抗衡頂尖英靈的實力,那我即刻就可以進行反擊!”愛迪生吼道。

    “理想很豐滿,那兩個東方人的實力我不清楚,暫且不討論。但是我知道,你現在的機械兵,也并不足以正面擊潰凱爾特人。”迦爾納淡淡道。

    “是的,客觀上兵力并不是很充裕。為了拯救國難,必須國家團結,所以公民一心……不,是新生為一個軍隊!不分男女老幼,一律來為國家服務!”

    “在不久之后,所有國民都會化為機械化兵團,去討伐那些凱爾特侵略者!”愛迪生吼道。

    “好想法,所有國民化為機械?你還會人體煉成么?”迦爾納怔了怔,問道。

    “哈哈哈,你連這個都不懂么?凱西,上周流民的安置工作,進行的怎么樣了?”愛迪生大笑道。

    “總統王陛下,所有進入東部遷徙過來的流民,按照你的指示,已經安置進了機械生產的流水線,進行每天勞動二十小時,沒有休息的強迫性監視勞動。現在生產線已經人手充裕了,機械軍團正在進行擴充廠區。”秘書凱西回答道。

    “很好,上個禮拜,有沒有傷亡?”愛迪生問道。

    “上周共計死亡3671人,但更多的人進入了西雅圖,填補了死者的空缺。”凱西道。

    “看看,迦爾納,我的朋友!他們沒有白白犧牲,他們只是從一種生命形態轉化為另一種生命形態,那些制造出的機械化軍團,就是他們的靈魂所在。”愛迪生擺了擺巨大的獅子腦袋。

    “……我在想,你為什么是魔術師職介?”迦爾納認真看了眼愛迪生,嘆了口氣。

    “那我應該是什么?”愛迪生怔了怔。

    “你對美利堅的人民,真是愛的深沉,不去當復仇者,我都覺得可惜了。”迦爾納一本正經的答道。

    作為英雄,作為必要的代價,迦爾納并無所謂成千上萬人的死去。

    但已經造成這么多人的死亡,還能這么厚顏無恥的吹噓自己的制度,這種臉皮還是讓迦爾納有一些不適。

    “不不不,我曾經作為人類的歲月里,平均每天只睡三個小時,而且放棄了那些無聊的娛樂活動。那群流民,我足足多給了他們一個小時,還不滿意么?”愛迪生辯道。

    “……你高興就好,順便,地牢里那位叫南丁格爾的女士,已經對你很不滿意了,估計永遠不可能聽從你的指揮。”迦爾納翻了翻眼皮。

    “幼稚的女人,居然敢說我不是一個合格的領袖,甚至還想殺我!這種無法正常溝通的狂戰,又有什么資格來評價,充滿理性的我呢?”愛迪生道。

    “確實很理性。”迦爾納冷笑。

    “凱西,我是位面意志召喚出,來結束這個混亂的特異點的存在。而美利堅的歷代總統,賦予我‘總統王’的權能,所以我的意志便是美利堅的意志!南丁格爾,既然不承認這點,那么,我將宣判她的罪行。”愛迪生也不理會迦爾納,轉頭說道。

    “是!陛下!”秘書凱西點了點頭,極快的做著記錄。

    “我以為你的權能,只是通過向圣杯許愿,才具備的。另外,我不知道我什么時候對你進行了授權?可以告訴我么?”就在此時,冷漠的聲音響起,辦公室的大門打開,一名紳士打扮的中年男子緩緩走了進來。

    貌似平平無奇的美利堅白人的打扮,但眼眸的深處,卻充斥著深不可測的智慧。

    一本羊皮紙寫成的書本靜靜懸浮在他身旁,散發出深邃的法則波動。

    “至少S級的英靈?”迦爾納微不可查的皺了皺眉頭,面色凝重起來。

    “你……你是誰?”愛迪生怔了怔,面色有些僵硬,站了起來。

    “不認識我么?果然還是跟傳說中一樣的沽名釣譽。把名下團隊里數百人的成果剝奪,注冊專利時僅僅使用自己的名字。組建私人軍隊,鎮壓反抗工人,詆毀競爭對象,真是好手段。”男子淡淡道。

    “道聽途說!你有什么證據?”愛迪生大怒道。

    “證據么?律法會告訴你結果的。”男子右手輕輕放在身邊懸浮的律法書上。

    純白的光芒一閃,遍布整個空間。

    秘書凱西身上散發出淡淡的紅光,迦爾納身上則泛起淡淡的金色漣漪。

    而愛迪生身上的紅光濃郁的仿佛跟血水一樣……

    “看來你做了不少壞事呢。”中年男子淡淡說道。

    “律法之力?”迦爾納輕輕皺了皺眉頭,神情變幻莫測。

    </br>

    </br>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