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妖妻撩人:少帥,超猛的! > 第147章:一本正經
    廚房角落,整齊擺放著劈好的干柴,蘇清月就藏在里面。

    入口處的壁槽里放著一盞油燈,光線昏黃明暗不定,從外面進來什么都看不到。

    但是從里面往外看,卻是一覽無遺。

    灶膛里還有余火,兩個大鍋咕嘟咕嘟的往外冒著熱氣,香氣撲鼻。

    時間悄然流逝著,很快到了子夜時分。

    外面果真開始起風,樹葉發出沙沙聲響,接著便是花盆、棍棒被吹翻在地……

    風越來越大,打著旋兒入了廚房,油燈忽的熄滅了,登時黑得伸手不見五指!

    一股淡腥味兒撲面而來,有什么東西掀開了鍋蓋,風卷殘云般地開始狼吞虎咽。

    蘇清月屏息凝神,瞇著眼睛看過去,借著灶里的『迷』『迷』糊糊光,隱約看到了一個『毛』茸茸的身影,背對著自己趴在鍋臺邊上。

    剛才那陣風起的急,院子里有人憋不住打了個噴嚏,那個身影咻地竄了出去。

    “快來人跟上,小偷跑啦!”有人嚷道。

    院子里頓時沸騰起來,大家伙點上火把就往外追,蘇清月卻出聲制止了他們。

    “你們追不上的,別費這功夫了,還是下去休息吧。”她說。

    傭人面面相覷,最后在陳老爺的催促下各自離去。

    蘇清月要來燈籠,對著門檻處仔細看。

    上面油漆還沒干,赫然印著兩個爪印,是小偷倉皇逃走時留下的。

    形狀像貓爪,卻比要大出一圈,而且要敦厚壯實得多。

    她灶前觀察,發現滿滿兩大鍋肉,此刻都被吃了個凈光,就連鍋邊灶臺上的油,都被『舔』走了。

    “這么大的食量,究竟是個什么東西?!”陳老爺驚呆了。

    “姐姐,您沒事吧?”代容從外面跑了進來。

    “沒事,阿容,套馬,現在陪我出去走一趟!”

    “好!”

    代容立刻照辦,陳老爺卻猶豫了。

    “蘇先生,要不還是等天亮吧,這半夜三更的,萬一出了事怎么辦?”他不無擔心道。

    “沒關系,我去去就回。”蘇清月從容道。

    “那我去叫幾個人陪著您!”

    “不必,我們兄妹兩個足夠了。”

    見她態度堅決,陳老爺也不再阻攔,反復叮囑后,才將她們送出門。

    代容駕馬出了陳府,路上仍是一頭霧水。

    “姐姐,咱們這是去哪?”她問。

    “回我們之前住的地方!”蘇清月道。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她們就來到了目的地。

    蘇清月舉著燈籠在房屋附近檢查,附近黑壓壓的,樹叢中不時傳來怪蟲鳥鳴。

    “姐姐,您找什么東西?還不如直接問我呢。”代容說。

    “找一只貓,又或者說像貓的東西。阿容你對附近的地形比我熟,有沒有看到過?”蘇清月停下來問。

    “前幾天我看到一群野貓,還送了魚給它們吃呢。”

    “我也見過它們,不過今晚要找的,并不是尋常的貓。你再好好想想,有沒有在附近看到過關于貓的畫、雕像、神廟或者丟棄的物件?”蘇清月提示說。

    “您說的這些,我一個也沒見過。姐姐確定那些東西就在附近嗎?會不會是我們找錯了地方?”代容思慮了片刻說。

    “不會,陳家人已經蹲守了很多天,那東西都是沿著同一路線逃走的,而且它進門的時候,我聞到了一股水腥味兒,應該就在河水附近。”蘇清月肯定道。

    “唉呀,你這么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不過不是貓,姐姐跟我來!”代容興奮起來。

    她拴好馬,帶著蘇清月來到屋后面的石橋邊。

    “姐姐,你看它們像不像貓?!”她指著橋上的獅子問。

    石橋兩側圍欄上,分別立著數只石獅。它們個個身體渾圓,披著卷『毛』或臥或立或趴,憨態可掬卻又不失威嚴。

    因為年代久遠,有幾只獅子已經不在了。

    剩下的,周身也被雨水打磨的無比光滑干凈。

    蘇清月對著小獅子看了會兒,背影在腦中擴大,逐漸與廚房中那個模糊的輪廓重疊……

    “沒錯,這正是我要找的!”蘇清月肯定道。

    “可是,這橋上獅子少說也有二三十個,怎么確定哪個才是小偷呢?”代容問。

    “我在門檻上潑了油漆,它逃跑的時候肯定沾上了,你我分頭看,哪只爪上有紅『色』印記,哪個就是我們要找的!”

    “這橋上危險的很,還是我自己來吧!”

    代容說著,便扶著護欄走了上去。

    河面很寬,少說也有一兩百米。

    因為年久失修,橋面已經爛出了窟窿,有時河水漲上來,會直接滲的到處都是。

    有幾塊石頭,還會晃晃悠悠的打顫,給人感覺好像隨時都會塌架。

    “當心點!”蘇清月叮囑說。

    “不怕,我來過這里,知道哪里好走!”代容沉聲道。

    她挑著燈籠,把每只獅子的腳丫都檢查一遍。

    快走到河中間時,她驚喜地說找到了。

    蘇清月連忙趕過去,發現那是只蹲得筆直的小獅子,前腳掌上粘著坨粘粘的紅油漆。

    “虧你還裝得一本正經,嘴饞跑去偷吃也就算了,怎么還拿人家姑娘的嫁妝呢?”蘇清月嘆氣。

    “姐姐,它就是小偷啊?這說出去,估計也沒人相信吧。”代容犯難。

    她伸出手,戳了下石獅子腦袋。

    對方蹲在那里,巍然不動。

    別說是外人,就連代容,也覺得很震驚,這獅子整體也就一個巴掌大點,兩鍋肉都吃了個凈光,還真是不可思議!

    不過蘇清月說它是小偷,那它肯定就是,錯不了!

    “帶的有紅繩么?”蘇清月問。

    “沒。”代容搖頭。

    蘇清月瞥見她的頭繩,便討要過來,系在了獅子的脖子上。

    “你如果老實交待認錯,我還可以幫你說情,倘若死不認錯,那就拴你一輩子!”蘇清月說。

    她聲音溫柔嬌嗔,聽上去一點也不像是威脅。

    “它能聽見么?”

    “耳朵靈光著呢,怎么會聽不見?咱們先回去吧!”

    兩人做完之后,就這樣返回陳府。

    蘇清月把事情經過同陳老爺說了一遍,他聽得半信半疑,暗自決定,等天亮了非去石橋上親眼看看不可!

    蘇清月返回房間,洗漱過后才要休息,卻聽代容一聲慘呼。

    “怎么了?”蘇清月問。

    “包袱丟啦,我們的錢和寶貝都在里頭!臨出門時,我特意將它藏到了床底下!”代容欲哭無淚道。

    </br>

    </br>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