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首席寵愛 > 第 11 章
    尖利的針泛著銀亮的冷光,刺穿容禮的皮膚。

    透明塑料管內的液體被壓進血肉中,針尖被拔出來時,帶出一點殷紅,很快被護士小姐姐用棉簽壓住。

    顧傾有尖銳恐懼癥。不僅自己打針會害怕,見到別人打針也不敢看。

    還沒扎進去呢她就早早挪開視線,臉上的恐懼比被打針的容禮還逼真。

    真膽小啊,她到底怎么在業內立住‘大魔王’人設的?

    莫非國內所有搞珠寶的人,都沒點看透人類本質的能力嗎?

    “那只是剛撿來沒幾天的流浪狗,對陌生人的防備性很強,剛才顧小姐跑過來,肯定是驚到它了。”護士小姐姐把棉簽拿起來,確定沒有血再滲出來,才把桌上的注射儀器全都收起來。

    幸虧寵物醫院旁邊緊挨著衛生所,護士姐姐見到容禮被咬之后,立刻喊了衛生所的朋友給他打疫苗。

    “那只狗狗原本是約好,今天過來注射疫苗的。結果出了這種事,我們醫院跟狗狗的主人都覺得非常抱歉。”畢竟是在寵物醫院受的傷,院方沒有及時安置好存在危險性的狗,也要負一定的責任。

    “狗主人會承擔您的醫藥費,院方會免除本次的寵物護理費作為補償。給您造成的不便,真是非常抱歉。”護士認錯態度積極,主動提出賠償措施。

    容禮打完針起身,動了下胳膊,沒有再提出什么要求。

    “可以走了吧?”他問。

    “當然可以。”護士小姐姐連忙安排同事,把做完護理之后,干干凈凈的兩只狗牽出來。

    薩摩跑過來圍住容禮上下嗅聞,搖著尾巴叫,“汪!”

    你身上有別的狗子的味道!

    容禮隨手擼了把它蓬松的毛,牽著鬧脾氣的薩摩往外走。

    顧傾辦完手續,剛付過錢,就被哈士奇扯著跟上去,在月光下跟容禮并排走在昏黃的人行道上。

    今晚是滿月,天幕灑下清輝,映得夜色都變得明亮了。

    初夏的微風帶著一點花香,暈開了原本橫戈在兩人自己的隔閡。

    其實,本來也沒什么太大的隔閡。顧傾回想跟他認識到現在,恍惚發現對方似乎沒做出什么天理不容的事。

    頂多是沒在一開始,就在腦門上貼‘容禮’倆字。

    “謝謝你哦,要不是你…”我就被咬了。想到那只狗撲過來的場面,顧傾扔覺得心有余悸。

    同時又覺得愧疚。要不是她急著跑進去,也不會驚動那只流浪狗。

    容禮聽到這話,側過視線,探究的打量顧傾。

    “你只有嘴上謝?”

    沉浸在愧疚中的顧傾看向他,一雙黑眸泛著隱約的水汽,怪招人的。

    她當然知道,輕飄飄兩個字沒什么用。當時自己要真被咬了,腿上可能會留疤不說,打針也夠她害怕的。

    而且了解狂犬病的都知道,這個病發作了沒得治,死亡率極高。從某種意義上,說是容禮救了她一命都不為過。

    僅僅道個謝太沒誠意了,可顧傾又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容禮有錢,有才華,好像不需要她拿錢補償,或者當牛做馬…吧?

    剛冒出這個念頭,只見容禮抬了下裹著紗布的右手。

    “我右手被咬了,活動不方便。”

    其實只被犬牙輕輕刮到,破了點皮,很小的傷口。

    容禮趕在那只狗撲過來前就反應過來,扯住它的牽引繩,用手掌隔開它咬過來的血盆大口。犬科動物咬合力強,出現剮蹭也是難免的。

    可容禮一句‘活動不方便’,搞得像被咬下一塊肉。

    “你來照顧我。”容禮無恥的提出要求。

    真的要我當牛做馬?顧傾錯愕的盯著他瞧了會,才認真地點了點頭,“好。”

    她一雙明眸波光閃爍,答應時樣子特別乖巧,宛如接到偉大使命的小學生。

    

    顧傾的房間,從裝修好至今兩年半,除了閨蜜寇離外,沒有進過其他人。

    現場,容禮坐在她客廳柔軟的圓沙發上,靠著嫩粉色的大草莓靠枕,審視屋內的裝修擺設。

    前幾次站在門外,他朝里面瞧了眼,大概知道這間房子是徹徹底底的少女公主風。

    容禮進來前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卻沒想到房間里能粉嫩的如此徹底。

    他掃了眼角落。小兔幾圖案的狗窩里、薩摩和哈士奇腦袋抵著腦袋,親親熱熱依偎著,在可愛的橘子小碗里舔寵物鮮奶。

    兩只狗尾巴糾纏在一起,除了毛色外不分彼此,已經有了夫妻和睦的模樣。

    視線挪到房間正中央,面前是一個無法忽視的秋千架。麻繩上纏繞著可愛的飾物,玻璃石頭亮晶晶的,坐在上面能滿足每位少女的公主夢。

    “你說了保密的!”顧傾緊張兮兮的攥著小手,再次強調道,“一定、一定,不能說出去!”

    “嗯。”容禮仰頭望著她,誠懇的答應下來,從善如流換了個話題,“你該去做飯了。”

    “對哦!”顧傾轉過身往廚房走,“我家里只有泡面,你確定要吃嗎?”

    “我餓了。”言下之意,肯定要吃。

    容禮右手被裹起來,沒辦法打開指紋鎖,顧傾才把他帶回自己家里。

    畢竟答應要照顧他,總不能還沒開始就失信于人。

    顧傾打開冰箱,拿出泡面和配菜,又從邊格摸出雞蛋。

    想到容禮是傷患,她又拿出第一個蛋。

    畢竟對方是男孩子,只有一個蛋,怪可憐的。

    房間的主人正在廚房忙碌,容禮絲毫沒有身為客人的自覺,站起來隨意的參觀屋子構造。

    狗窩太小,擠兩只大型犬非常勉強。趴在一起的兩只狗由于體位問題,起了糾紛。

    薩摩威脅的發出喉音,哈士奇主動讓出自己的窩,委屈的趴在冰涼的地板上,皺著眉,藍眼睛憂傷的望著自己老婆。

    老婆好兇嗚嗚嗚…可是它會給我生小狗子,老婆真好。哈士奇很快從郁悶中恢復過來,湊過去熱情的給薩摩舔毛。

    容禮邁開腿越過兩只狗子,來到角落的小書桌前。旁邊擺著眾多雜志和相關書籍,桌上記事本攤開,紙頁上壓著一根筆。

    容禮湊上前細瞧,發現上面出現了自己的名字。

    前面大半本是自己以前的作品剪報,除了產品信息,還有關于產品的業內評價和分析,資料詳細到容禮自己都沒了解過這么多。

    底下字跡圓潤可愛,一筆一劃像小學生。

    ‘一定要搞到那個男人!’

    后面幾張應該是晚宴回來,顧傾知道他簽了LON之后寫下。

    ‘搞不到容禮,人生重來好了’

    ‘我覺得很有設計天賦,辭職以后可以當設計師’

    ‘裙子白買了啊!!!胸那么大,以后要我怎么穿啊’

    ‘容禮是個討厭鬼!’

    剛看到這句,身后響起惱怒的聲音,“你怎么隨便看別人東西啊!”

    顧傾把煮好的泡面擺在桌上,連忙跑過去奪下記事本。

    “你罵人都罵討厭鬼?”容禮垂下視線,似笑非笑的盯著她,“難怪吵架發揮不好。”

    幼稚的跟小學生似的。

    “要你管,快吃飯。”顧傾瞪了他一眼,把記事本放進抽屜里。

    容禮還沒走過去,就聞到濃郁的香味。顧傾煮的泡面賣相很好,配了青菜、番茄和培根,兩個荷包蛋非常完美。

    還以為她那種性格的人,肯定會是廚房殺手。

    知道他左手用筷子不方便,顧傾特地準備了方便用的小叉子。

    她搬了個小凳子過來,坐在容禮旁邊給他拆開紗布換藥。

    “只有一碗?”顧傾也是剛下班就趕回來的,應該也沒吃飯。

    “嗯。”顧傾盯著那碗面,咽了下口水,“太晚了,吃東西會發胖的。”

    胖了,就穿不上好看的裙子了。

    容禮盯著她瞧了眼,“你又不胖。”

    太瘦了,大概還不到九十斤,應該再胖點。

    “可…你不懂啦。”顧傾聞著香氣,覺得越來越餓,催促道,“你快吃吧,別管我了。”

    她仔細拆開容禮手上的紗布,涂了藥之后,又重新包了一層,把手指露出來方便他等會開鎖。

    顧傾動作輕柔細致,有條不紊。容禮看著她的動作,居然產生了天長地久的錯覺。

    這個女人,除了喜歡可愛事物的性格跟外表不符外,還意外的,人、妻。

    看著她招蜂引蝶的臉,誰能想到這居然是個居家型的。

    “你居然會包扎?”容禮好奇的問。

    “嗯。我媽走得早,這種事總要我自己做。”顧傾淡淡說了句,把醫藥箱放回去。

    “抱歉。”容禮沒想到會得到這樣的答案。

    “無所謂啊,過去很久了。”時間太久了,顧傾都快記不得母親的輪廓。

    她重新走過來,想瞧瞧還有什么需要幫忙的。盯著容禮面前的泡面,嗅到味道,顧傾只覺得越來越餓。

    不想減肥了,顧傾絕望的想。

    “為什么有兩個蛋?”容禮盯著半熟的荷包蛋,陳述道,“我不吃蛋。”

    “那留給我吧,不要浪費!”顧傾下意識說。

    說完才覺得自己有些急。

    三分鐘之前,鐵骨錚錚拒絕的是誰啊?

    肯定又要被嘲笑了。

    容禮沒嘲笑她,只是把碗推過去,“你煮的面很好吃。”

    “不要誘惑我了,我只幫你吃荷包蛋。”

    “真的很好吃,嘗一口又不會胖。”

    “那…”顧傾受到了魔鬼的蠱惑,無法抵抗。

    </br>

    </br>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