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仙官 > 第二十五章 府城求學
    歐陽紫玉葉行遠躺在懷里,腦子里混混沌沌的,她實在想不通,葉行遠這個小小童生怎么能破了她無形劍氣的神通。

    如果歐陽紫玉此時奮起,再次施展神通,葉行遠就只能束手就擒了,他沒有連續催動劍靈的能力。只是以劍仙身份為傲的歐陽紫玉驟然間,遇到這樣根本沒想到的變故,未免有些發懵。

    突然歐陽紫玉眼角瞥見了自家老爹,頓時又羞又怒,又怒又羞。讓父親看到自己落在這憊懶小子懷中,真叫人尷尬的無地自容。

    尖叫一聲,歐陽紫玉從葉行遠懷中一躍而起,施展陸地飛行之術,電光石火間便消失在眾人視野中。就算是傳說中的御劍飛天,速度大約也不過如此了

    歐陽舉人不愧是見過世面的人物,臉色很快就調整過來,仿佛什么都沒看見,笑呵呵地上前打招呼,“賢侄,冒昧來訪,打擾,打擾!”

    開口稱呼變成了賢侄?葉行遠很敏感的覺察到這個變化,這舉人老爺到底怎么想的?

    不過既然歐陽舉人能夠云淡風輕,葉行遠便也能夠若無其事,他迎出門口趕緊見禮道:“前輩駕臨,有失遠迎,還請恕罪。”

    昨晚上才喝過酒,自己宿在舉人家,今天還一起吃過早飯,這才過了半日功夫,歐陽舉人就匆匆趕來。葉行遠猜測,一方面可能是因為為女兒的事,另一方面,只怕與縣中流言也脫不了干系。

    葉行遠猜得沒錯,歐陽舉人一早就得到了消息,開始還沒怎么在意,但后來發現流言愈演愈烈,連女兒都中招去找葉行遠的麻煩,心中也就了如明鏡,必是有人搗鬼!

    他早早看出了葉行遠的巨大潛力,一個社學生就能借天機破了秀才神通的人物,絕對稱得上非凡,那親眼見到葉行遠縣試文章的周知縣更不會看不出來。流言滿天飛,或許就是周知縣的釜底抽薪,是想要把葉行遠逼到全縣士紳的對立面。

    俗話說三人成虎,全縣流言沸沸揚揚,地方士紳心中難免有所懷疑,對葉行遠就失了信任。而葉行遠年輕氣盛,萬一受不得這種質疑,說不定真叫周知縣拉攏了去。

    這真是一石二鳥的好計策,偏偏還叫人很難破解。極為看葉行遠的歐陽舉人想來想去,只有讓葉行遠避風頭了,躲過這一陣子再說,考中秀才之前避開縣中漩渦。

    歐陽舉人的本意,是想推薦葉行遠到府學去進修。不過剛才看到女兒與葉行遠的親密接觸,他突然又有了點新的念頭一個女人家在外面修仙,要晃蕩到什么時候是個頭?

    葉行遠得知歐陽舉人打算推薦他去府學,心中大喜。這可真叫不謀而合。大家都是聰明人,自然知道現在縣里一攤渾水,尚未到塵埃落定的時候。

    自己這樣的儲備型人才,日后或能起到顛覆局面的作用,現在卻還是根基太弱,很容易傾覆,倒不如揚帆遠遁,所謂重耳在外而生申生在內而亡。

    葉翠芝聽說舉人老爺要推薦葉行遠入府學,更是上來千恩萬謝。府學傳承已久,多有名師,踏入府學,考中秀才和舉人的機會都多了幾分。這名額比金子還珍貴,也虧得歐陽舉人在本府士林也是有面子的人物,才有薦人入學的資格。

    歐陽舉人哈哈大笑,擺手表示不必在意,送上早就準備好的薦書和一封銀兩,又道:“入府城事,宜速不宜遲,賢侄可盡早動身。”

    葉行遠也不推諉,收了銀兩,笑道:“正打算明日便行,前輩之恩沒齒難忘,日后必有報答。”

    他可不是歐陽紫玉口中那種忘恩負義的人,歐陽舉人已經幫了他好幾次,這份人情他是認下了,所以不在乎多收那幾十兩銀子。若日后有機會發達,反正也不會忘了歐陽家便是。

    歐陽舉人告辭離去,走到門口,突然又回頭笑說,“我忽然想起來,近日到府城的路不太平,據說山中有妖怪作祟,你一人獨行只怕有些艱險。賢侄若不嫌棄,小女紫玉學了幾手神通,可降妖除魔,不如讓她護送你上路?”

    可不要!葉行遠差點脫口而出,這胸大無腦的大小姐他真是敬謝不敏!此后葉行遠又想道,歐陽舉人一開始就瞧見女兒與自己摟摟抱抱,直到要走了又提起這茬,莫非想要亂點鴛鴦譜?

    他一邊想一邊急忙婉拒道:“前輩好意心領,貴府小姐乃尊貴劍仙,只怕不耐煩這些俗事。我獨自行路不妨,何況又有浩然之體,小心注意些便是。”

    他已經有了浩然之體,一般邪穢近不得身。這年頭到底還是青天白日,太平盛世,妖怪不算太多,只要曉行夜宿,老老實實的走大路,不去作死,應該不會有什么大問題。

    歐陽舉人也不為己甚,笑笑便去了。

    葉翠芝展開歐陽舉人所贈銀兩,乃是六錠元寶,約莫有三十兩,更是感激。葉行遠毫不猶豫,將銀兩一分為二,拿出三錠交給了姐姐。

    他叮嚀道:“此番前去府學,吃用自有府學開銷,我有十余兩銀子為盤纏已經足矣,姐姐在鄉中雖然不用花什么錢,但是還須有銀子傍身。

    這十五兩銀子,若有合適的機會,可置山下水田,日后也是家產。劉家的事你暫時不必操心,我此次回來,必一勞永逸為姐姐解決此事。”

    葉行遠這一陣觀察葉翠芝的行動想法,對她心意更是了然,對怎么解決劉家的事情已經有了腹案。

    只是如今他剛為童生,根基不穩,等真中了秀才回來,在鄉中就有足夠的威嚴和勢力,自有解決之道。

    葉翠芝刀子嘴豆腐心,“劉家的事不必再提,姐姐自會過得好好的。你放心,你給姐姐這銀子,我去找人買上兩畝上好肥田,日后你親事也好說和。”

    她自然是一心為弟弟打算,卻不知葉行遠目光早不在這鄉村一隅之地,所謂置產,也是為了姐姐將來。

    葉行遠笑笑,只要葉翠芝聽從他的安排就成。他們姐弟倆繼續坐下來吃飯,下午便收拾東西,準備干糧,葉行遠決心第二日一早就出門,不要再拖延時間了。

    傍晚的時候劉婆倒是又來了一趟,葉行遠考中縣試案首,消息很快傳遍了十里八鄉。劉婆見娘家堂兄都壓不住這小子,便厚著臉皮上門,但沒認錯,只表示要接回葉翠芝。

    葉行遠事先已經跟葉翠芝通了氣,早有定案,當下就斥退劉婆,“你又來做什么?我早就有言在先,你劉家若無誠意,別想著要接回我姐姐。

    我現而今中了童生,不日就要赴府城求學趕考,正好著姐姐替我看著這祖宅,你們就讓她在娘家住幾個月,今后之事,今后再說。”

    劉婆聽葉行遠口氣松動,心下大喜,想著這次接不回葉翠芝,日后還有機會,兩家關系不斷就好。又聽聞葉行遠即將去府學讀書,順便赴明年開春府試,說不定回來就是個秀才相公,更不敢失了恭敬,連忙陪笑道:

    “怪不得是讀書人,行事妥當自有分寸。就依你所言,翠芝想在娘家住多久就住多久,等你高中秀才相公回來,我們再來接人。”

    反正就是村中幾步路,也不怕這個兒媳婦跑了,這事雖然不大合規矩,但終究是他們劉家有眼不識泰山,有錯在先,讓葉翠芝消消氣也好。

    葉行遠點頭道:“還有每逢旬日,你們都將霞兒送來,與我姐姐作伴,我姐姐若是思念霞兒,回去探看,你們不得阻撓。”

    這是孩子的監護權和探視權,本世界到底是夫權社會,要將女兒徹底奪過來也不現實,至少要給姐姐爭個看孩子的權益,本來葉行遠是打算離家之前親自去一趟劉家談條件的,劉婆送上門來那是正好。

    劉婆一口答應,自回家去與劉公和兒子解釋不提。

    卻說在舉人府中,歐陽舉人面容嚴肅,一本正經的與女兒交談,“你可要將這個葉行遠看仔細了!

    他受我們家大恩,我在他身上花了許多心血,今天還借給他三十兩銀子,若是被他無聲無息跑了或者投靠別人,那我家可就血本無歸了。葉行遠這次去府城,你一路上跟著,等他考中秀才,再盯著他回來,萬不可出了差錯!”

    “我就說他是個忘恩負義之人!”歐陽紫玉口中嚷嚷,“這樣的人,爹你還借錢給他作甚?此人狡獪如狐,我得仔細看管!”

    歐陽舉人拈著頜下幾莖短須,得意微笑。舉人到底是舉人,自己家女兒養了十幾年,早知道正常跟她說話她絕聽不進去,必須得換一種方式她才明白。

    歐陽紫玉自覺在葉家受了大屈辱,羞憤已極,回家就用被子蒙著頭睡覺,壓根兒就不想再見葉行遠,聽到這名字就頭疼。

    如果只說讓她同行護送,她是絕對不會答應的,歐陽舉人的如意算盤也就打不響。但如果跟她說要看緊葉行遠,調動了歐陽紫玉警惕性,大概就會仔細的跟著葉行遠。

    這么一來二去打打鬧鬧,年輕男女總難免漸生情愫,便會遂了歐陽舉人的心愿。反正自家女兒是小有實力的劍仙人物,吃不了大虧。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