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仙官 > 第二十七章 艷遇與奇遇
    對面語聲嬌柔軟糯,讓人不由得渾身酥軟。待那白影抬起頭來,葉行遠這才看清,這斬殺妖怪的,竟是嬌怯怯的一個柔弱白衣少婦。她身材窈窕,腰肢不盈一握,粉面如桃花,雙眸如水閃動,明明既不暴露也不冶艷,卻偏偏能撩人綺思。

    這又是女妖怪來了?葉行遠心性在同等修為的人里,一直算是較強的,可不會輕易為女色所迷,反而下意識的警惕起來。

    只要不失去理智都能明白,這種荒郊野外的地方,哪有什么正常人家女子?雖然她親口說自己幫了忙,讓她能大仇得報,但焉知是真話假話?

    “你是何人?與這妖怪又有何仇怨?怎會深夜在此?”葉行遠不給那奇怪女子任何思考機會,快速的連珠炮般發問。

    白衣少婦仿佛嚇了一跳,怯生生的又是屈膝福了福,低頭道:“公子容稟,奴家姓莫,原本是好人家女子,父親乃山中獵戶,家中雖不富裕,倒也無饑餒之患,逍遙快活。不合在十八歲上被這妖怪看中,被這妖怪強擄為妻,當時我一家數口,都慘死在這妖怪手上,迄今已有六載”

    她雖砍下了妖怪的腦袋,猶自不解氣,說著又狠狠往他無頭身軀上踩了幾腳,引得鐵鏈亂響。

    葉行遠瞧著這女人手中長刀,估算著她手臂上的力氣。這妖怪膀大腰圓,居然被一刀斷頭,其中固然有被圣人之言靈光沖擊,妖氣渙散,心慌意亂的原因,但這女子的刀法倒也不容小覷。

    縱然是獵戶之女,又哪里來這么大的力氣?就算是葉行遠自己動動手,那妖怪伸著頭讓他砍,估計也得砍上幾刀。

    越想越可疑,葉行遠又問道:“莫家娘子,妖怪體如堅木,刀槍難傷,你一個弱女子,又怎能這么輕易斬下他的頭顱?”

    莫娘子連忙把刀遞上,“公子請看,此刀乃是這妖怪的本命之物,奴家近年又摸清了此妖的罩門弱點,這才能瞅準機會,斷了它的命格。”

    葉行遠接過那寒光四射的刀鋒,仔細一看,果然并非是鋼鐵打造,而是骨質,看起來乃是狼牙形狀,果然是妖物幻化而成。

    這山中被鎖的妖怪,是一頭赤狼妖,多年前因為吃人而遭天譴,被當時的漢江游擊拿住,鎖在荒山之中,圈禁百年。

    這幾年刑罰日子漸滿,黑神鎖鏈也有些松動,赤狼妖多年未曾享受血食,早就憋壞了,忍不住蠢蠢欲動,游行于山中。

    莫娘子說她一家正是被赤狼妖所害,她被強行玷污,只能忍辱負重,留在妖怪身邊,正是為了報父母大仇。她后來得這赤狼妖信任,掌握其本命法兵,由狼牙所化的一柄大刀,只是平素赤狼妖妖氣太盛,她根本沒有下手的機會。

    這一次也是合該赤狼妖的劫數到了,居然暈了頭來惹葉行遠,葉行遠雖然只是童生,但靈力水準比普通童生超常,更有宇宙鋒的殺伐之意浸潤其中,以圣人之言靈光一照,竟是暫時遮蔽了赤狼妖的竅穴。然后莫娘子看機不可失,便當機立斷,一刀出手,果然成功。

    如果這是真的,這女子倒也算是豪俠果決了,不過葉行遠不是隨便輕信的人,尤其是在這詭異的環境下。當下只是微微點了點頭,將狼牙刀遞還。

    兵者乃兇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他一個讀書人當然不在乎這種妖兵。何況真要動刀動槍,他還不如指望自己識海中的神奇宇宙鋒。

    莫娘子歡天喜地的接刀,又從取出一個革囊,將妖怪的頭顱裝了掛在腰間,口中千恩萬謝,柔膩的身子卻是不斷向著葉行遠挨挨擦擦,眼波流轉,面上泛起紅霞。

    “莫娘子自重!”葉行遠還沒放松警惕,旖旎心思僅僅一閃而過,便無影無蹤,然后開口呵斥道。

    莫娘子再次趕緊跪倒乞憐:“公子與我有大恩,奴家身無長物,無以為報,只有以身相許,惟愿公子不棄奴家殘花敗柳之身,還請垂憐。”

    這世上的古怪女人怎么這么愛說以身相許?葉行遠頓時想起了歐陽大小姐,不過對方是理直氣壯地要求他以身相許,這位莫娘子卻是柔順地表示自己要以身相許。

    莫娘子姿容曼妙,身段優美,雖然已非完璧之身,但更多了幾分成熟女人的風韻,凹凸有致,跪在這里楚楚可憐,很容易令人心猿意馬。

    但葉行遠好歹也是從小讀各種野史掌故故事長大的,深知荒郊野外冒出來一個美貌女子,并且自薦枕席時往往沒什么好事,他怎會色膽包天輕易答應?

    莫娘子越是這般,他反而越是正經,毫不猶豫的拒絕道:“吾輩豈是挾恩圖報之人?萍水相逢豈能欺之以暗室?爾雖于妖,但不可自暴自棄,日后自尋個好人家,謹言慎行,又有誰會說你不貞潔?”

    軒轅世界女子失節的問題確實很大,不過鄉野小民,并不會在意太多。葉行遠現在也不管莫娘子到底是人是妖,反正打定了主意要立身以正,不給別人有機可乘。

    莫娘子眼看色誘不成,又更加放低身段,低聲抽泣道:“公子既然嫌棄,奴家也不敢強求妄想。只公子大恩非結草銜環不能報答,奴家眼下也已經無處可去,愿為公子身旁侍婢,服侍公子起居,不知公子可愿收留?”

    哦?這又變成為奴為婢,終生投靠?聽起來似乎不錯,葉行遠猶豫了一下,收個不要錢的美婢,好像也不錯,如果能確定此女不是妖怪

    “公子若不肯收留,奴家只能去府城投靠親友了。孤身女子一路獨行多有不便,懇請公子準許奴家跟隨同行,到了府城再作別。”

    這個條件又退了一步,莫非她真的別無異念?葉行遠嘀咕道。若確實是弱女子,挾恩圖報的事情不能做,但順手幫幫忙也是功德,把她安全帶到府城也算做一樁善事。

    正猶豫間,卻聽廟外又傳來一聲怒斥,“好一個不知廉恥的妖怪!好一個不知廉恥的讀書人!看劍!”

    只聽金鐵交鳴之聲響起,葉行遠的青衫被狂風卷住,只覺得臉上仿佛被風沙吹過,有刺刺的痛楚之感。莫娘子驚呼一聲,抄起狼牙刀,在面前擋了一擋,只聽咔擦一聲,那長刀竟爾斷為兩截!

    莫娘子棄刀而疾馳,突然化成一團白影,飛速從窗口竄了出去,鉆入黑暗之中,頃刻間不見了蹤影,只剩下地上兩截斷刀和一具無頭尸體。

    隨后歐陽紫玉滿面怒容的走進廟中,她一路追來,開始走錯了路,后來訪得葉行遠消息,趕到破廟,沒想到卻見他與一只妖精勾勾搭搭。

    不知怎的,歐陽大小姐就是無名火起,一出手就是最強的無形劍氣,誓要斬妖除魔。那妖怪貌似也有幾分機靈,居然照面也不打,當機立斷的逃走了。

    葉行遠剛才聽到聲音就知道是歐陽大小姐,只能感慨她還真是陰魂不散。卻也不好怪她,當下只點點頭算是招呼,“歐陽小姐,又相見了。”

    之前歐陽舉人提出過要歐陽紫玉陪葉行遠同行,他婉拒之后,歐陽舉人也沒多說什么,但葉行遠知道此事沒完。之前兩天不見歐陽紫玉的蹤影,他還以為舉人老爺是放棄了,現在看來并非如此。

    歐陽紫玉哼了一聲,上下打量著葉行遠,“想不到你這人除了忘恩負義狡詐詭譎之外,居然還好色無厭,就憑你這心性,想去修仙也得好好歷練!你們這些庸俗的凡人,居然能被一只狐貍精迷得失了魂,真真丟臉!”

    歐陽大小姐給自己亂加罪名這種行為,葉行遠已經習慣了,正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前面一句話他只當沒聽到,自動過濾掉,倒是后半截話讓葉行遠上了心。

    “那莫娘子是狐貍精?”葉行遠追問一句。聽聞狐貍精精通魅術,無論雌雄都是美貌無雙,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再回想那莫娘子一言一行,真有勾魂攝魄之能。

    所幸自己心志堅強,又有浩然之體辟邪,如果換成普通人,只怕早就神魂顛倒拜在裙下了。

    歐陽紫玉愈發不屑,“怎么,你舍不得?還想責怪我驚走她?莫非我不出現,你就覺得可以享盡艷福?等到你魂飛極樂時,有你后悔的!”

    她到底是黃花閨女,這兩句話一時氣急脫口而出,說完之后,不由得臉上也是一紅。

    葉行遠一本正經的搖頭否認,“那自然不會,只是剛才這莫娘子斬殺狼妖,自稱好人家女子,今晚被我所救。我一時沒看出來她是人是妖,不想歐陽大小姐倒是法眼無差。”

    童生不過只有浩然之體,若是以后他位格再升,有了明察秋毫之目,自然能夠看清人妖之別。歐陽紫玉修劍仙之道,對妖氣最是敏感,所以不過八品的筑基水準,就能看清狐貍精的尾巴。

    歐陽紫玉嗤笑一聲,嘲弄道:“這些都是老掉牙的手段,師尊師兄們不知講過多少這類故事,你們凡人居然還看不破?難怪被害的例子層出不窮。

    所謂狐仙報恩,滿足了你們這些虛榮男子的心思,你還當是自己有多了不得?卻料不到將會漸漸被她抽骨剝髓,吸盡真陽!”

    葉行遠長了見識,原來妖怪勾搭人,也要講究心理學,不能只有簡單粗暴的肉戲,這真是與時俱進了。

    不過話雖這么說,歐陽紫玉心里其實也有些疑惑,卻又不好說出口。這種手段狐貍精是常用的,但對付的人都不簡單,起碼大都是很有用處的目標,不然白白浪費神通精力。

    葉行遠區區一個童生,又沒有什么特異之處,狐貍精吸他一次真陽也就夠了,何必大費周章搞這么多花樣。

    她低頭瞧著赤狼妖的尸體,檢查他身上的黑神鎖鏈,心中更是不解。

    這不是小妖冒充,這赤狼妖貨真價實,真是百年修行以上,官府鎮壓的真妖,為了區區一個葉行遠,犧牲這么高級的妖怪,不值得吧?

    自己纏著葉行遠,是感受到他身上的劍意和仙緣,那妖怪不惜付出巨大代價糾纏葉行遠,又是為了什么?或許這妖怪還會出現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