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仙官 > 第六十一章 水太涼
    吐出來?葉行遠看著莫娘子的古怪神色,心里疑惑不解,難道吐出來還是個問題?他吸了一口氣,用靈力感應胸腹之中轉輪珠的位置,想要慢慢將轉輪珠頂上來。然而葉行遠發現,轉輪珠居然無影無蹤了!他竭力感知,仍然找不到轉輪珠在哪里!

    這是怎么回事?葉行遠嚇了一跳,這轉輪珠可是龍宮秘寶,今晚只是借給他用的,還能就這么憑空不見了?

    葉行遠狐疑地瞧著莫娘子,但莫娘子卻很無辜的說:“你看著我也沒用,我可沒有搗鬼。似乎轉輪珠與你的身軀太過契合,所以被你吸攝干凈,好像也許可能碎了?”

    葉行遠不禁呆住了,他確實失去了對轉輪珠的感應,在淬體完成之前,他還能明確的感受到轉輪珠在身體中,但等淬體完成之后,就消失了。

    正當葉行遠驚詫莫名之際,發愁該如何向龍宮交待時,聽到嘩啦聲響。側頭看去,水面月影忽然破碎,渾身濕透的女子身形,像是一條大魚,從水中高高的躥了出來。

    此人還未落在明珠臺上,就壞笑道:“我來了!轉輪珠在哪里?快拿出∵來看看!”

    真是禍不單行!看清楚來人是歐陽紫玉后,葉行遠心里一聲悲鳴。正著急轉輪珠去向的時候,跟狐貍精不對眼的歐陽大小姐不請自來,這場面簡直是修羅場!

    歐陽紫玉剛才被人阻攔,心中十分不快,就琢磨從水底潛行,悄悄躲過別人的窺視,在清河底繞了好大一個圈子,這才辛辛苦苦的到達明珠臺。

    她喜滋滋的沖上明珠臺,心想終于能見到傳說中的轉輪珠,同時還在琢磨,該用什么法子將轉輪珠從葉行遠手里搶過來?然后歐陽大小姐一抬眼,入目處就看到一對狗男女呆愣愣的站在明珠臺上

    居然有人搶先來到?歐陽紫玉皺起眉頭,瞬間又看清了莫娘子容貌,登時芳心狂怒!原來是這個狐貍精!

    “葉行遠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招惹狐貍精到此,難道鬼迷心竅嗎!”歐陽紫玉大喝一聲,又舉手一指,寶劍飛出劍鞘,落在手里,月光照應下寒光閃閃。

    莫娘子這會兒卻不再怕歐陽紫玉了,只管往葉行遠身后一躲,嘴里還挑撥道:“葉公子你什么都好,只這女友兇蠻霸道的不討喜,還是換個人吧!”

    “妖孽膽敢胡言!”歐陽紫玉更氣得銀牙亂咬,長劍隱隱呼嘯,“葉行遠讓開!”

    葉行遠為轉輪珠失蹤而焦頭爛額,轉眼又是兩個女人爆發了沖突,只能苦笑著阻攔殺氣騰騰的歐陽紫玉。

    莫娘子奮不顧身抵擋住了不老娘娘,隨后又被收留在號舍養傷,葉行遠未曾與歐陽紫玉提起——這事情有諸多不便提起,所以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沒想到在這里撞上。

    在歐陽紫玉心中,狐貍精當然還是以美色害人的妖精——看她那風子就知道!至于葉行遠,現在大約已經成了被狐貍精迷惑,愚蠢而好色的受害者。

    眼看著歐陽紫玉的寶劍光芒大盛,葉行遠急的大喝一聲:“都是你惹出的禍事,你還好意思責怪別人!”

    歐陽紫玉是直爽人,最受不了別人“污蔑”,當下按住了寶劍,質問道:“你說個明白,怎么就是我的過錯?不然連你一起修理!”

    不管歐陽紫玉信不信,葉行遠趕緊急急忙忙的解釋。好在他口齒靈便,三言兩語就將事情講清楚,聽到狐貍精舍身相救,歐陽紫玉收起了寶劍,但表情依舊充滿了懷疑。

    “焉知不老娘娘與她是不是同伙?或許是做戲糊弄于你,此事不可不明察!”歐陽紫玉其實有點心虛,回想起不老娘娘的麻煩,歸根結底還是她惹出來的禍端。既然提到這件事,她自然硬不起來。

    話說那日娘娘廟中異象引起歐陽紫玉的擔憂,她也曾在府學外蹓跶了幾個晚上,想要替葉行遠消災解難。但是因為歐陽紫玉不能入府學之內,不老娘娘又神通廣大,善能遮掩形跡,所以葉行遠遇險當夜,她卻不曾發現。

    后來一直沒什么異狀,葉行遠也活蹦亂跳,歐陽紫玉以為自己是過于擔心,漸漸放下了這個心事,今日才知竟然別有內情。

    “你才跟那鯰魚精是同伙呢!”莫娘子躲在葉行遠后面,對歐陽紫玉自然沒那么畏懼了,口舌上也不肯饒人,故意挑釁道:“那日你故意將葉公子丟上望夫石,大約就是想將他獻給那妖怪吧?

    老實告訴你,葉公子已經是我的人了,轉輪珠送給我當定情信物,你們這些女人莫要再覬覦,遠遠的閃開走人吧!”

    我靠!葉行遠哪里料到這狐貍精居然信口開河,明擺著故意氣歐陽紫玉,想要攔住已經來不及。

    歐陽紫玉原本有點理虧,斬妖除魔的寶劍就有些斬不下去,但聽莫娘子這般言語,又氣得七竅生煙暴跳如雷,怒喝道:“好一個不知廉恥的妖孽!真當我的劍氣是擺設!”

    說打就打,歐陽女劍仙動了雷霆之怒,迅速的挪動角度,無形劍氣激蕩射出,繞過了葉行遠,直刺他身后的莫娘子。

    莫娘子得意一聲笑,騰空而起,化作一道白光,在空中盤旋著,嘴里沒閑著,還在繼續嘲諷,“葉公子與我鴛盟已諧,你這女人強行插足,就不覺得羞恥么?

    你不信瞧他胸口乳根穴下面半寸處,有一顆米粒大小黑痣,我偏偏就見過!你的寶劍再利,還能看住他的身子?”

    嗤!歐陽紫玉氣得已經連話都說不出來,劍氣化為清光,就是她的回答。但莫娘子經過轉輪珠淬煉后,修為有所進境,在月下轉了轉便遠遁而去。河面上還遙遙的傳來莫娘子嬉笑之聲,更是讓歐陽紫玉咬牙切齒。

    這就走了?葉行遠也無語凝噎,幾乎要淚如雨下。轉輪珠失蹤的事情還沒解決,這狐貍精就揚長而去,走之前還留下如此淺薄的挑撥,這又得給他添多少麻煩?

    別人大概不會中這種挑撥之計,但以歐陽大小姐的情商,還真有可能上當,果然紅顏都是禍水!

    歐陽紫玉收回寶劍,冷冷地瞧著葉行遠,問道:“你乳根穴下半寸,有一顆黑痣?”

    這是事實沒法否認,天知道莫娘子是是什么時候偷看到的,葉行遠繼續嘆氣,“有。”

    歐陽紫玉問道:“米粒大小?”

    葉行遠只能繼續回答:“確實是米粒大小。”

    歐陽紫秀眉挑了挑,神色更冷,“那轉輪珠還在你手里么?”

    葉行遠長嘆,“關于此事,你可千萬有點耐心,讓我解釋清楚,否則必然會有所誤會”

    “這么說來,你真的將轉輪珠送給了那狐貍精?”歐陽紫玉頓時痛心疾首,“我屢屢警告過你,你竟然還是被狐貍精迷惑,先又失心!轉輪珠何等珍貴,如今從你手里失去,你要跟漢江龍族如何交待?可恨我晚來一步!”

    葉行遠微微感動,無論歐陽紫玉態度好不好,但內心還是關心自己的。

    歐陽紫玉簡直要捶胸頓足,“這轉輪珠若是給了我,以劍氣煉成劍丸,我就可以立即修成飛劍之道,然后便能御劍飛行!但你卻偏偏給了那狐貍精我要追趕那狐貍精,殺之奪寶!”

    她前半截是痛罵葉行遠,后半截卻在懊悔自己來得晚了,不知不覺就將自己真心話和盤托出。葉行遠頓時哭笑不得,敢情歐陽大小姐也是別有目的,覬覦著轉輪珠。

    別說現在自己拿不出來,就算有轉輪珠也不敢讓她看到啊,她要是拿去煉成劍丸,招搖過市,自己更沒法與龍族交待。

    葉行遠扯住了歐陽紫玉的袖子,苦笑道:“這轉輪珠我確實沒有送給莫娘子,不過確實也出了意外,我正想與你商量”

    歐陽紫玉聽話只聽上半截,一聽說葉行遠沒有將寶珠交給狐貍精,大喜道:“我就知道!你這人素來奸猾,必定是將那狐貍精吃干抹凈,糊弄于她。那轉輪珠在哪里?快拿來給我看!”

    在你心目中,我到底是個什么東西?葉行遠也無力吐槽,正要努力解釋清楚,卻見歐陽紫玉忽然面色大變,厲聲喝道:“妖孽還敢回來!”

    隨后她翻起手腕,右手向亭子頂部一指,只聽嗤嗤聲響,無形劍氣電射而出,剎那之間就將香木亭頂射了十七八個窟窿,月光透射而下,形成道道清輝。

    亭子頂上有人嬌叱一聲,翻身落下,站在葉行遠與歐陽紫玉的對面,來者黑衣蒙面,只露出一雙晶亮眼眸。這黑衣人身形曲線玲瓏,雖然是個女子模樣,身形打扮與莫娘子又是不同。

    原來并不是莫娘子歸來,葉行遠眉頭緊蹙,自己麻煩已經夠多了,怎么又來個意外?自己初心不過是想見識一下轉輪珠而已!每年都有的日常活動,怎么輪到自己就這么多意外?

    先是狐貍精反哺轉輪珠,把這寶物搞不見了——自己連弄明白狀況的時間都沒有!然后又是歐陽大小姐潛水而來,目標也是想要轉輪珠。這倒也罷了,亭子頂上居然還趴著一個夜行人,這又是想干什么?

    黑衣蒙面女子開宗明義,也不拐彎抹角,直接說明了來意,“把轉輪珠交出來,我饒你們不死。”

    她的聲音干澀沙啞,顯然是經過了偽裝,大概是為了不讓別人猜出她的身份。

    又是一個想要轉輪珠的,葉行遠頭大如斗,現在轉輪珠是真沒了!不管歐陽紫玉還是這黑衣女子,爭來爭去又有何用!

    但自己如果說出來,只怕她們根本就不肯相信,遲點還得想法與龍族交待,真是煩死人了。好好一個明珠臺上風雅事,竟然一塌糊涂!

    最麻煩的是,以后怎么解釋清楚轉輪珠消失的問題?此時此刻,葉行遠連跳水明志的心思都有了,但一想秋天水太涼,還是不跳了。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