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仙官 > 第八十四章 深夜的旖旎
    <dv”kn2”><dv><dv”d250rh”><rp>dd2;<rp><dv>小說pp軟件已經開發完畢,網站底部就可安裝安卓以及蘋果的pp

    砰答復陸偉的是不是訪客回話,而是一條強壯的胳膊,拳頭正中他的鼻梁。陸偉登時眼冒金星,身子挺立不住撞在門板上,然后踉蹌倒地。

    此時陸偉頭腦昏昏沉沉,耳邊嗡嗡作響,還不明白發生了什么。門外的蟹將軍左右張望幾下,像提小雞一樣捏住陸偉的脖子,并輕輕松松拎了起來,然后大踏步走進門內。

    關閉院門,蟹將軍伸手將陸偉掛在院中樹枝上,不由分說,先抽了幾個耳光。隨后大喝道:“我家小主公在哪里速速將他交出來,或可饒你不死”

    這蟹將軍修行日久,雖屬老年,單論戰斗能力卻在龍宮之中是一等一的厲害,實力強大,性子也暴躁。他才回到龍宮,就聽說龍孫敖小寶失蹤,一向以忠仆自居的蟹將軍領受了龍王命令,便拼命追出來尋找。

    話說龍宮水族的神通,到了陸地上是要打折扣的。五六階的強大水族,到了陸地上最多也就能發揮出七八階實力。

    夜叉戰敗后,龍王自忖除了蟹將軍,別人到了陸地上沒有把握打得贏葉行遠身邊兩個強力女護衛。而蟹將軍又前幾月去了漢江上游斬殺惡蛟,并不在龍宮,所以龍王才一直隱忍不發。

    這也是龍王縱容丁如意代表龍宮出面的原因之一,死馬且當活馬醫,先讓丁如意試試深淺,并不僅僅是完全由于親情而放縱丁如意。至少丁如意父系是陸地種族,在陸地上不受制約。

    為何又是挨打陸偉兩邊臉頰紅腫,高高聳起,心中叫苦連天。經驗豐富的他立刻判斷出,這他娘的肯定又是受了無妄之災,絕對還是因為表哥而挨打無論表哥在與不在,自己都要因為他挨打

    說到底也怪自己這張嘴陸偉欲哭無淚,悔不該聽到禮物兩個字,就興沖沖的企圖冒充表哥收禮。貪字一念間,最終是害己。

    只是陸偉這種狀況下。猛然張嘴說話也說不清楚,顯得支支吾吾的。蟹將軍見狀以為陸偉不配合,又是拳打腳踢一頓,口中不斷喝問。

    “別別打了我不是葉行遠我不是葉行遠啊”好不容易找到個空隙。陸偉憋出句完整話。隨后感懷遭遇,忍不住淚如雨下。

    不是蟹將軍納悶的住了手,他確實覺得眼前此人過于膿包,不像是堂堂的府試案首,一個強力秀才怎么半點反抗之力也沒有何況在傳說里。葉行遠身邊還有兩個女護衛。

    想明白后,蟹將軍不由怒道:“你竟敢在此冒充,又是何人葉行遠在哪里我家小主公在哪里若有一字不實,我要你的命”

    陸偉戰戰兢兢道:“在下是葉行遠的表弟,表哥今日出門返鄉去了。我只是聽聞有禮物,省得交接麻煩才順口自認,還望壯士饒命壯士的小主公,在下實不知曉是何人啊”

    陸偉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就像之前被丁如意、張公子拷打也是一樣,被打之前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打完之后也是不得要領。

    好在經過多次磨練之后,他也大徹大悟了。但凡開口就要竹筒倒豆子,全無保留的把知道的全說出來,可以少受些零碎苦楚。

    葉行遠的表弟蟹將軍惡狠狠瞪著陸偉,“我家小主公名為敖小寶,比你小一兩歲年紀,容貌比你俊秀十倍,你可見過”

    敖小寶就是突然出現在表哥身邊的那個少年么陸偉大喜道:“敖公子與我是極投緣的,他是貴府的公子他只是來作客,隨我表哥一起回鄉游覽”

    莫非這敖公子是偷跑出來的。所以家人來急急尋他陸偉心中對葉行遠更加敬服,想不到表哥男女通吃,女劍仙和教授侍婢為他神魂顛倒終日相隨倒也罷了,連這等世家公子都為之傾心。

    葉行遠對陸偉當然不會把詳情解釋清楚。陸偉只道是葉行遠要還鄉。只是還鄉何必如此著急的連夜趕路,當時陸偉就有些疑惑,如今看到蟹將軍這急切模樣,“私奔”二字浮上心頭,不由得噤若寒蟬。

    蟹將軍的臉色沉了下來,怪叫道:“啊呀呀小主公。末將來遲一步”他伸手將陸偉丟下,回頭又問:“葉行遠是歸陽縣潛山村人氏,是也不是”

    陸偉被摔得頭暈眼花,下意識點頭。蟹將軍長嘯一聲,化作一團黑影,破門而出,口中叫道:“小主公,末將來救你了”

    不提蟹將軍心急如焚,月下追襲,卻說葉行遠等人出了府城,心中總算稍稍安定幾分。按照計劃,明天先找個機會與敖小寶談定賠償事宜,然后讓敖小寶簽個契約。其后去尋找狼妖藏寶,然后治好敖小寶。

    最后再讓敖小寶帶著自己的賠償回龍宮,有契約在,敖小寶也不能反悔,這事就算解決了

    趁著日頭未落山,先趕了十幾里路,在路口看到家還算干凈的客棧,打尖休息。葉行遠今天極為忙亂,此時已經很是疲累,頭腦有些昏沉,回到自己廂房后倒頭便睡。

    不知過了多久,朦朦朧朧之中,仿佛有人在解他的衣服。葉行遠睜開眼來,正見莫娘子笑靨如花,騎坐在他腰胯之間,又宛如蛇形爬上來,媚眼如絲,似乎要滴出水來。

    “快下去我說過多少次了,不準趁我睡覺偷襲,小心歐陽紫玉的飛劍”葉行遠只覺渾身熾熱,擔心把持不住,趕緊緊守心關,輕輕呵斥道,最后還搬出了歐陽紫玉嚇唬。

    當初莫娘子硬要與葉行遠同住同行,當然是為了防范龍宮的威脅,歐陽紫玉才勉為其難答應。而且也都約法三章過,莫娘子絕不能霸王硬上弓,所以葉行遠才放心讓這狐貍精跟隨。

    沒想到消停了不過兩個多月,出發去冒險的節骨眼上,她居然又故態復萌葉行遠總覺得沒這么簡單,這里面透露著古怪。

    葉行遠知道,莫娘子雖然外表煙視媚行,其實內心是很清醒的妖精,不至于到如此不懂事的地步吧

    “她睡熟了,天明之前肯定不會醒來,相公不必擔心。”莫娘子笑嘻嘻的說。

    百姓對秀才常常尊稱為相公,自從葉行遠中了秀才后,莫娘子就以“相公”稱呼了,甚至故意省略掉了姓。雖然此相公非彼相公,但聽起來總有些別扭。

    想必又是這狐貍精弄了什么手段,,,葉行遠奮力挺直腰桿坐起,與莫娘子面對面。只覺香氛襲人,又有一抹乳白色從狐貍精領口泄露,讓人目眩神迷。

    他趕緊又默念幾遍圣人之言,加強了心防,這才開口道:“他們睡著了也不行,我們道義相交,怎可如此不顧德行快請下去,不要誤人誤己”

    說到底,葉行遠還是怕。狐貍精救過他一次沒錯,但在轉輪珠這件事上,那真是冰火兩重天,痛著并快樂著。至少可以說明,莫娘子這種人作事未必有壞心,但后果也未必靠譜。

    她說轉輪珠經她玄陰浸潤,可以增強效果,葉行遠吞了下去,結果最后吐不出來了。好處確實有,但卻結下了龍宮這個梁子。

    她還說兩人雙修,大有裨益,天知道會不會有什么欲仙欲死的后遺癥對她的話,葉行遠心里必須要打個折扣。

    如今他可是心志堅定,要讀書上進,在出人頭地之前兒女私情暫不考慮,因此美色當前,也能算是郎心似鐵。

    莫娘子哪里肯放,雙手攫住了葉行遠的肩膀,面泛紅霞撒起嬌來,軟聲軟語道:“早就說好了,你的純陽之身是我的,如今你要取寶回家,卻叫人心中好生煩惱。”

    什么時候跟你說好了這狐貍精真是自說自話,不過葉行遠總算明白,她是為了自己回鄉之事而擔憂。

    不由失笑道:“你這有什么好煩惱我不過是回鄉探視我姐姐,又不是去成親,照樣保著純陽之身。如今取寶救人事急,莫要多生枝節日后若有緣分,我們再說。”

    莫娘子對他說明九世童身之事后,葉行遠曾經暗中查詢典籍,知道這純陽之身果然是了不起的,寶貴的東西當然要小心處置才是。

    現在葉行遠為了結龍宮之事而犯愁,身處之地又是路邊客棧,哪有這個旖旎心思反正他現在年方十六,身體也未長足,實在是無須著急

    莫娘子緩緩搖頭道:“我這幾日聽過一句詩詞,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一言點醒夢中人,我深以為然你這嬌花我若不折,說不定就被別人折了,那我可就追悔莫及。”

    這詩分明是我做的葉行遠深深感到作繭自縛。

    都怪中秀才之后,唐師偃等人為他慶賀,帶著他賞花訪柳。美人見多了,雖然他潔身自好,不會真個,卻難免口齒輕薄,流傳出幾句妙詞。

    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正是葉行遠興之所至寫下的句子。想不到輾轉傳到了莫娘子耳中,還變成了她騷擾自己的理論依據。

    想到別人會在葉行遠胯下輾轉承歡,莫娘子竟然有一種煩亂與心痛的感覺。而且她很可能無法久待漢江府了,取寶結束之時,大概就是離別之日。

    山高水長,今后還有沒有機會再見,難說得很。這種患得患失的心情,才讓莫娘子突然決定先下手為強,想著今夜一舉將葉行遠拿下,生米煮成熟飯。未完待續。h211

    本書采集來源網站n,最新章節請移步閣,章節清晰、、更新速度快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