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仙官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這事還沒完
    read;隨后葉行遠又想到一點,這位假周知縣不知道開了什么腦洞,誤判自己是錦衣衛,這似乎有可以利用之處?

    只是本朝錦衣衛頗為神秘,具體是什么樣子,只在府縣打轉的葉行遠也不太清楚,所以只能按照對演義故事的理解,漫無邊際信口胡謅。

    “我錦衣衛行事肯定要互通消息,一支穿云箭便有千軍萬馬來相見,你即便害了我們兩個,也不可能瞞住消息,其實你現在已經被包圍了!”

    假周知縣面色越來越陰冷,對葉行遠的話似乎相信了一半,恨恨道:“豎子壞我大事!”

    說什么被包圍了,他肯定是不相信的,多半是葉行遠虛張聲勢。但是錦衣衛既然能找到這里查訪,就說明至少已經覺察到什么蛛絲馬跡了。因此就算是殺了這兩人,但消息已經走漏出去,自己也沒可能繼續留下來冒充知縣。

    回想兩年前,他襲殺了上路赴任的周知縣,取了他的官袍、文引,變化身形,來此就任,憑著高明的神通和精妙的謀算,一直未被人識破。

    當然這還要得益于朝廷制度,為了防范地方官員互相勾結串通,朝廷嚴厲禁止地方官離開轄境,并禁止地方官直接往來,連到上級衙門拜訪都不許可。在這種狀況下,假周知縣總能避免與其他高官會面,當然就減少了暴露機會。

    他已經看中了歸陽縣山區地方,如果這次計策成功,利用雨水分配問題逐漸將深山居民逐出,然后那些偏僻山區就可以成為妖族生存的地盤。但很可惜,不知是哪里露出了馬腳,莫名其妙被揭破了身份,大事功虧一簣!

    可惡!周知縣心中憤懣,恨不得將葉行遠撕成碎片,“只有你們兩人前來,想必你們也不是非常了解情況。如今錦衣衛到底知道了多少?若是說得痛快。我也讓你們死得也痛快些!”

    如果錦衣衛已經確定他是冒充的,尤其是妖怪冒充官員,那就絕不會只派這兩個菜鳥!所以這兩人大概只是尋找證據的,如果讓他們人間蒸發銷聲匿跡。或許在歸陽縣還能多撐一段時間?假周知縣心里忽然又冒出了一線希望,事情或許可以如此解決。

    葉行遠突然鎮靜下來,針鋒相對的嘲諷道:“說也是死,不說也是死,我偏偏不說。要你提心吊膽!自己慢慢盤算去吧!”

    假周知縣被葉行遠刺激的勃然大怒,“那你便去死吧!”

    骨刃一展,再度生長,化為巨大的刀斧,長約兩丈有余,周知縣輕描淡寫揮動,攻擊的范圍已經囊括了整個大廳。葉行遠退到墻腳,眼看已經是死路一條,臉上然從容淡定。

    假周知縣知道葉行遠詭計多端,也懶得多問。問了也白問。只想著把骨刃劈下去,讓他身首分離,有什么花招也沒用。

    正在此時,假周知縣忽然胸口一痛,急低頭時,只見一朵金色火焰穿在一條絲線之上,凌空飄搖在自己的胸前三尺,不由大駭。

    身后忽然傳來幾聲嬉笑,假周知縣回首望去,卻見莫娘子不知何時已經跳出了三光陣法的鎖定。手中拈著天晶絲線。這根刺穿金色火焰的絲線,同樣也穿過了周知縣的心口!

    莫娘子輕聲笑道:“原來是區區骨魔,還敢裝神弄鬼!我已經將你的魂火打出體外,你還能逞什么兇?”

    莫娘子見多識廣。此時已經辨認出了假周知縣的原形,原來確實是白骨成精。此怪物養天、地、人三朵魂火,放置于天靈、心口和下陰處,才能與常人一般行動自如。

    但如今心口的魂火被莫娘子打出體外,假周知縣的實力至少損折了一半!

    “你怎么能夠出來?你如何破得三光陣法?”周知縣向來是從容鎮靜,但到了這個地步終于忍不住面色大變。

    辛苦布置的日月星三光之陣。居然都困不住這個錦衣衛官員,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莫娘子大笑,面貌突然化為幻影,又變回了真容。“你這骨魔真是蠢貨,三光陣法封鎖天機、天命、神通,對受命于皇家的狗官們自然有效,但是對我這狐貍精又有什么用?

    我一不靠文圣人的天機施展神通,二也不是皇家天命的受益人,三光法陣對我有用才見鬼!剛才只是裝著被鎖住,想等你自行暴露,只是萬萬沒想到,你居然是同道中人。”

    說到這里,莫娘子又補充了一句,“呵呵呵呵,比法力神通,我比你差了許多,但論起騙人,你比我差遠了!”

    葉行遠是親眼看著莫娘子如何裝著被鎖住,又如何背后襲擊假周知縣的,此時心里忍不住吐槽,善于騙人很值得驕傲?

    “氣煞我也!”假周知縣怒吼一聲,想不到自己居然輸給看起來實力遠不如自己的狐貍精!

    聽到假周知縣的怒吼,葉行遠與莫娘子知道要發大招了,無論什么人物,狗急跳墻之下的決死大招肯定非同小可。兩人連忙全神貫注盯著假周知縣,瘋狂運動靈氣防備。

    假周知縣突然伸手扯斷絲線,縱身撞破門戶,一眨眼間就竄出了廳堂,連失去的那朵魂火都不曾多看一眼。

    葉行遠與莫娘子猝不及防,愕然目送假周知縣逃之夭夭彼此對視一眼后才回過神來。敵人就這樣跑了?

    葉行遠連忙追到門口探頭望去,那假周知縣早已經鴻飛冥冥,不見蹤影了。

    “逃得倒是挺快!”莫娘子鄙夷的啐了一口。不過趁著葉行遠向外張望時,她喜滋滋的將那朵金色魂火偷偷收起。

    葉行遠嘆口氣,不同意莫娘子的鄙夷。“話不能這樣說,拿得起放得下,當機立斷不顧臉面,這才是最可怕的敵人。”

    看著一片狼藉的廳堂,葉行遠還有點不真實的感覺,剛才短短一刻鐘,似乎有一日一夜那么長。

    至于這個結局,已經脫離自己劇本十萬八千里,事先完全沒有想到。假周知縣暴露了。自然無法繼續冒充下去,那么縣里風波莫非就這樣結束了?

    冥冥之中,葉行遠突然靈光乍現,又領悟到了什么。引動天命之事。他一直都覺著其中必有蹊蹺,只是想不通蹊蹺在哪里。

    天命之道,流轉不停,是最強大的外部動力。但葉行遠一來未有草莽龍蛇之心,二來也無聚眾自保之意。根本沒有從外部顛覆現有秩序的想法,觸動天命毫無道理。

    如今看來,天命的真意竟然在這里。天命鼓勵和引導他對抗周知縣,本質不是鼓勵造反,而是對付侵入官府的邪惡妖怪!假周知縣以妖怪之身冒充朝廷命官,所以他葉行遠首倡大義提出驅周后,才會得到天命感應。

    對于假周知縣這種妖怪,自己當然就是外來顛覆者了,這樣理解,先前所迷惑的天命悖論也就不存在了。

    隨即葉行遠又想道。如果了結假周知縣之事,似乎就不必對天命陷阱太過擔心了吧?日后只要循規蹈矩,走讀書人正途,應該不至于再陷入天命麻煩了。

    想及此處,葉行遠心情暢快。今日之事雖然稀里糊涂,變故極多,但是揭穿了周知縣的妖怪身份,并將其趕走,此后本縣恢復太平,全縣紳民還不得對自己感恩戴德?

    而且這也應該算是完成了天命目標。天命是不是也會對自己有所獎賞?最起碼也是一件大功德吧。

    放下了壓抑許久的心事,葉行遠對莫娘子笑道:“這次多虧你得力,想不到幾日不見,你的修為進步神速。還以為要與假周知縣纏斗一陣。”

    當時假周知縣咄咄逼人,但葉行遠已經看到了莫娘子的暗示,所以故意吸引假周知縣的注意力,這才讓他吃了一個大虧。

    可葉行遠也沒想到,莫娘子居然一擊就能將周知縣重創,那周知縣保守估計至少是七階實力。難道狐貍精的修為又有提高了?還是在赤狼妖藏寶里那件寶物帶來的好處?

    葉行遠本想仔細盤問。但想起當時莫娘子的言行,覺得她必有自己的秘密,也就忍住了不再打破砂鍋問到底。或者說,以莫娘子嘴里沒幾句真話的德行,就是問了也多半是虛假答案,那問了又有什么用?

    莫娘子得意洋洋,“那是自然!相公你只覺得歐陽能打,其實我只要我稍稍用心,她區區一個人族劍仙,豈能與我青丘妖狐相比?”

    其實骨魔因為是骷髏成精,防御力特別差,偷襲很容易能夠成功,并非是莫娘子戰斗力飆升了多少。不過關于這點,莫娘子當然不會告訴葉行遠。

    葉行遠心情愉悅,也不與她計較,此時卻聽到腳步聲亂響,那便宜姐夫劉敦沖了進來。周知縣的禁制封鎖終于破碎,內外不再隔離,有外人出現并不奇怪。

    劉敦今天跟著周知縣來到丁府,剛才一直在外提心吊膽,既怕周知縣責怪,又為葉行遠擔心。他把耳朵貼在門板上偷聽,但不知為何,根本就聽不清里面在說些什么。

    后來不知過了多久,突然看到周知縣仿佛重傷在身,一言不發的破門遠遁,劉敦這才目瞪口呆,幾乎傻掉了。

    如果自己沒看錯的話,這是葉行遠與那位范大人與周知縣動了武,在里面打了一場,然后周知縣重傷逃走了?

    劉敦沖進廳堂里,又發現那位范大人雖然依舊身穿官服,卻變成了女子的俏臉,他只覺得腦中轟然震響,感到大禍臨頭!

    “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找人假冒朝廷命官,還練手攻擊周知縣,將他打跑!”劉敦怎么也想不到,這個妻弟竟然有這么大的膽子!

    啊?葉行遠看見劉敦進來,本來也不以為然,但聽他這么說,再回頭看了看莫娘子,忽然心里萬分糾結起來了。

    沒錯,自己知道周知縣是妖怪,將他驅走乃是替天行道,但是別人不知道啊。

    假周知縣跑了是沒錯,但是正因為跑了,那就成了死無對證了!如果現在想對別人證明周知縣是妖怪,能拿什么來證明?

    如果以正常人的邏輯來看待這件事,那就是葉行遠與別人聯手攻擊知縣大人,將知縣大人毆打成重傷,然后知縣大人羞憤交加,棄官而逃。

    這聽起來和殺官造反沒兩樣,似乎是砍腦袋的重罪?難怪這假知縣如此果斷的逃走,難道存了這個心思?這位妖怪的智力也太強了點吧?

    葉行遠久久無語,看來這事還沒完圣人說過,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誠不我欺!(未完待續。)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