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仙官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省試秘聞
    開春時節,讀書人葉行遠背起了行囊,先往府城。他計劃先見見唐師偃,然后再約齊了人前往省城,共同備考。

    科舉關口中,試競爭堪稱是最激烈的,甚至比京城會試還要難考,不知道有多少英雄好漢在這一關折戟沉沙,終生只能當個老秀才。所以容不得有半點馬虎,必須認真對待。

    這次葉行遠終于又恢復了孤身一人。“犯法”的歐陽紫玉已經回了蜀山派,雖然苦主黃典吏成了失心瘋,憑著歐陽舉人的能量也能銷案,但出于謹慎,歐陽舉人暫時沒有舉動。

    至于莫娘子,在歸陽縣做出這么大事來,也要避一避風頭,暫離葉行遠身邊,免得出了簍子。故而她再次與葉行遠依依惜別,但葉行遠這次可不會再上當,別看她說得如生離死別一般,先當耳旁風再說。

    單身行路,迎著料峭春寒,不覺竟有幾分冷清之意。以往和兩個惹禍精同行,雖然都是惹不起的人物,但美色當前,就是斗嘴吵架,也不會覺得路途單調無聊,如今卻有些不習慣了。

    一路真無話,葉行遠直達漢江府,便直接去了唐師偃府中。想著先見見唐老兄,有個計較再說。

    唐師偃一見葉行遠,十分歡喜道:“我還怕你要耽擱幾日,所以一直猶豫著要不要雇船。怕就怕春汛時期船只緊張,需要用時雇不到,你既來了那便在我家著,出發時一同上船便是。”

    漢江府去省城,山路崎嶇并不好走,倒是水路一馬平川,順流而下,不過幾日功夫即可抵達。葉行遠本來還在考慮行路之事,既然有唐師偃這識途老馬安排,那再好不過。

    葉行遠先感謝幾句。然后表示還是去周家老宅借住,畢竟自己在那里已經裝慣了。何況離開府城的時候,還把陸偉丟在那邊看門,也不知道現在怎么樣了,總得去看看。

    兩人寒暄半晌,葉行遠正要告辭,忽然覺得什么地方不對勁。他自己打量了幾眼,卻見唐師偃的書房中不再是丹青文玩,而是各種圣人經典,前科墨卷。心里不由得極其古怪。

    這種東西按理說出現在書房并不奇怪,但唐師偃可是絕了功名之念的浪蕩才子,平日沒少詆毀圣賢的言論,所以很不協調!

    葉行遠忽然又想到,剛才唐師偃說“一同上船”,而且唐師偃居然沒有扯著自己去喝花酒,真是破天荒了,實在令人納悶。

    他便試探道:“前輩開始刻苦攻讀,難道動了凡心。也有興趣要去省城試試手?”

    葉行遠這話有大半意思是開玩笑,他只當是唐師偃心血來潮而已。沒想到唐師偃正色點頭,“賢弟所言甚是,老唐我雖然不如你們這些年輕人意氣風發。但總要自強不息。今科試,自當勉力一博,如此方才不負生平所學!”

    我靠6行遠目瞪口呆,你不是寄情山水書畫。早就絕意功名仕進了么?怎么突然又想著參加科舉了?

    唐師偃的人生態度葉行遠再清楚不過,事出反常即為妖,他突然起了功名之思。總不會是中年危機吧?還是說腦子抽風了?

    葉行遠很不尊老的吐槽道:“你到底搞什么鬼?”

    唐師偃神秘兮兮對葉行遠道:“你不是旁人,我才說與你知,只是這話不要外傳。”葉行遠也起了好奇心,“什么事讓前輩這種神仙中人動了心思?”

    唐師偃嘿嘿笑了幾聲,才道:“昨日有省城朋友來信與我,說這一次試非同猩。本首富穆百萬聲稱,要在今科試榜上招婿,凡是今次中舉,又未成婚者,皆可候選。”

    原來是首富招婿?葉行遠頓時風中凌亂,這唐老兄三十好幾的年紀了,還有這花花心思?

    想了想便曳道:“本首富何等人物,他家秀想必也是到了適齡年歲,總要招個年貌相當的青年垮。前輩你畢竟已過而立,還是不要報太多希望為好。”

    作為穿越者,葉行遠見慣了炒作,下意識覺得這是作秀活動,頗不以為然。一個巨富家的黃花大閨女,肯定不是嫁不出去,何必搞這種名堂?不是內定,便也是要求苛刻,沒想到唐師偃一把年紀了居然還中招。

    唐師偃不服氣道:“我雖年過三旬,但仍可酒盡三斗,米肉兩斤,年輕力壯的很。何況我又未曾成婚,未必就沒有機會。”

    他掐著手指給葉行遠算道:“只要能夠中舉,那成為穆百萬女婿的機會就很大。畢竟科舉之道里,舉人這個門檻本身就是極高,能夠順利考上舉人的十不存一,幾千個也未必能中百八十個。

    就這百八十個人里,多半都是考過幾次的老人了,未婚這一條就刷掉了絕大多數人選,最后能剩下幾個合格的?

    認真說起來,老弟你才是我的主要競爭對手』過真如老弟這般的人物,眼光又不局限于省城,豈會在意一個商家之女?”

    唐師偃這么分析,葉行遠便覺得有幾分道理,不是純臆想。年輕未婚的舉人本來就少,而且青少年中舉之人必然志向遠大,若是未婚又何必著急?

    不如去京城搏一搏,若得了進士功名,那時再談婚論嫁,岳家只怕就是朝廷里的高層人物了。

    就比如葉行遠自己,他如果被這所謂穆百萬挑中,肯定也得猶豫。他若不心甘情愿,穆百萬家畢竟只是有錢,不是什么公侯宰相門庭,玩不了“榜下捉婿”的把戲,這婚事未必能成。

    所以唐師偃這種有能力,年紀也不算太大,又未婚的,真是屈指可數。也難怪他躍躍欲試,打算要全力以赴,把以往看不起的書本都撿起來,期待老樹開花。

    “如此,便要預祝前輩心想事成了。”葉行遠想想唐師偃再這么混下去,也不是個長久之道,難得他有動力上進,值得鼓勵。

    不過那本首富真的這么有錢,連漢江四大才子之首也動了心思?葉行遠又好奇問道:“這穆百萬是作何營生?何以號稱本首富?”

    唐師偃也來了興致,眉飛色舞的說道:“倒忘了你年紀輕,雖然天賦絕倫,終究見識還淺,不知這穆百萬來歷,說起來倒也是一段傳奇故事。”

    穆百萬少年家貧,只在省城苦捱,卻傳說他在江中遇仙,得了一件鎮宅的寶物。從此做什么生意都賺錢,幾十年下來積累百萬身家,壟斷本省的木材生意,富可敵國,另外還有當鋪無數,遍布本省各府。

    所謂“珍珠如土金如鐵”,就是說他們家的豪奢。他八面玲瓏長袖善舞,與省城中的頭面人物交好,又手眼通天,據說京里也有關系。

    不過唐師偃倒是不在乎這些,他只對著穆百萬家中的窖藏流口水,“他家中有一片梅林,梅林底下都埋著美酒。當年生女之時,穆百萬便效仿民俗,埋下上百壇名酒,如今十多年過去,到了啟封之時,嫁女之夜必然酒香醉一城。”

    葉行遠這才恍然,唐師偃突然這么有動力,只怕這百壇美酒也是重要原因之一。他啼笑皆非,只能說默默祝福,約好了登船之期,葉行遠便又往周宅而去。

    在周宅門口,就見陸家表舅舅媽兩人喜不自勝的站在門口,似是剛剛準備離去。見到葉行遠,兩人便千恩萬謝。葉行遠一開始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后來才聽明白。

    原來陸偉被清心圣音洗腦之后,絕足不出,就在周宅刻苦攻讀,就連過年都不愿意回家,他爹娘怕他是瘋魔了,一直擔憂不已。直到這幾日府試屑,陸偉竟然脫穎而出,名列前茅,連訓導們都贊不絕口,說他此次府試有望。

    陸表舅聽陸偉說是受葉行遠的影響,自然感激不盡,更懊悔當日葉行遠來拜會時候的怠慢。本來就想著要去潛山村再聯系上這門親戚,不想今日湊巧碰上了葉行遠,當然是諛詞如潮。

    葉行遠沒想到清心圣音的失誤竟有如此效果,倒也算是無心插柳』過陸偉還是極其厭惡女性,這就算中了秀才,日后親事也難辦,到時候陸家表舅還有得操心。

    無論如何,陸偉也算有了個著落,葉行遠讓他趕緊回家。然后葉行遠就在周宅安心住了兩天,等著出發之日,與唐師偃同行去省城。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