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仙官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父女爭執
    荊楚省和定湖省畢竟相鄰,人員往來密切,彼此之間消息流通也不奇怪,而且歸陽縣距離荊楚省也不算遠,所以葉行遠的大名是能傳到荊楚省的。

    權衡利弊,葉行遠知道這時候也瞞不過去,抱拳道:“及時雨這個名號,是江湖上朋友隨意給在下取的,想不到竟然傳到小姐耳中。”

    他說話的語氣一變,也多了幾分江湖人的口氣這套說辭,在歸陽縣那么多應酬之中也算是熟了。只是平時用不上,而且也不屑用這樣口氣說話,讀書人與江湖中人涇渭分明。

    但如今在這個局面下,為了拉近與對方的距離,葉行遠還是學了出來,正所謂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果然這就是及時雨葉行遠朱凝兒心中微有波瀾,早聽說定湖省中出了一個豪杰人物,如今看來,真是名不虛傳。只說獨身到流民營中侃侃而談,這份膽識就令人欽佩。

    但朱振面色微變,心里猛然抖動了幾下,不由得產生了幾分戒懼。如果葉行遠只是代表官府前來安撫流民的讀書人,他倒是無所謂的,如果是招安那更歡迎。但若此人有江湖豪杰的名聲,那就要小心防備了。

    朱振又想了想,這個葉行遠最近在江湖上名聲實在太大。傳言他首倡大義反抗苛政,驅逐了地方父母官,說不定就要揭竿而起。四方豪杰蠢蠢欲動,多有不少想去投奔的。

    沒過幾天又聽說葉行遠再斗按察使司僉事,最后將這僉事趕走,還得到老天爺贊賞,全縣下了一場痛快淋漓的春雨,登時數縣民心擁護。

    當初朱振對葉行遠的作為還算是有些仰慕的。不過如今朱振坐擁七八萬流民,自覺勢力龐大,面對葉行遠不再是景仰。反而有了戒心。

    單純只是一個豪杰也就罷了,但一個有布政使支持的豪杰。堪稱黑白通吃,那具備的影響力就很大,煽動人心奪去自己首領位置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這等英雄當面,若不熱情些,傳揚出去又被人說失了氣概思前想后朱振只能強作驚喜之色,“你你便是及時雨葉大哥你沒有騙我”

    大哥葉行遠無語,這“大哥”二字從何說起無論如何這位托塔天王至少也有四十來歲,而他葉行遠不過是十七歲未滿的少年。哪里當得起這聲稱呼旁邊那位女兒叫一聲大哥,或許還說得過去。

    不過葉行遠察言觀色,感到此人語氣言不由衷,驚大于喜,表面雖然熱情,內心想法卻不得而知。

    唐師偃看出便宜,趕緊側身一讓,肅然道:“我這兄弟素來言必信行必果,怎么會來騙你他斗知縣,除妖怪。救一縣子民于水火,上天賜予甘霖嘉許這方圓千里之內,有幾個人能得到天意感應及時雨之名又豈是虛妄”

    天道天命天機天意這些東西。對百姓的震撼力度還是很大的,所以一場神乎其神的及時雨,就讓葉行遠在江湖中的名氣暴漲了。

    朱振一拍腦袋,勉勉強強作勢便拜,“是在下糊涂,竟然胡言亂語,冒犯了哥哥虎威,還請恕罪及時雨何等人物,哪里有人敢冒充他哥哥在上。請受小弟朱振一拜”

    這大哥還是叫定了葉行遠啼笑皆非,他知道江湖人物排座次。主要看得是名聲本事地位,換句話說。誰牛氣誰就是哥哥,年齒倒在其次。

    江湖虛名,居然在這種時候派上了用場,這倒是出乎葉行遠意料之外。當初他在歸陽縣的時候,可是拼命抗拒這些名號,不想此時卻有點特殊的功效。

    但不管如何,被這么個一臉胡子的大叔恭敬的叫哥哥,實在是有些違和。而且要拜就痛快的拜,擺出個半拜不拜的姿勢又算是什么這不就是等著讓人伸手阻攔么

    葉行遠便趕緊伸手將朱振扶起,“朱首領哪里話來我這般年紀,怎擔得起首領大禮這些不過是江湖虛名,莫要放在心上。”

    旁人或許看不出來,但朱凝兒卻是最明白的。她看父親終于還是沒拜下去,忍不住嘆了口氣,走到跟前,認認真真的向葉行遠道了個福,“原來真是葉叔叔駕到,小女子參見叔叔。”

    這又升了一輩了,葉行遠苦笑連連。不過朱凝兒的態度卻要比她爹誠懇得多,兩相比較,叫葉行遠多想了幾下。

    首先這個朱凝兒顯然不簡單,盡管小小年紀,卻有了與她爹分庭抗禮的態勢。這流民營中雖然是朱振為首,但朱凝兒的意見也不容忽視。

    其次這父女倆的態度似乎有差,同樣是對他葉行遠這位“及時雨”,一個是虛與委蛇,一個卻誠意滿滿,這種差別值得玩味。

    想要妥善的勸住流民營,就必須摸清他們幾個當家作主的人到底想要什么,這樣才能夠對癥下藥。于是葉行遠又試探道:“賢侄女雖然年幼,卻是大方得體,我瞧這流民營中人心,倒是一半在小姐身上呢”

    朱凝兒聞言笑了笑,朱振卻是面皮一緊,似是有些不樂意。他辛辛苦苦謀劃串聯,弄出好大聲勢,但是在指揮調度之上卻有許多要仰賴女兒的地方,一開始流民將他奉若神明,但在月余的行進之后,女兒的威望卻漸漸有后來居上之勢。

    他本是個心胸狹窄的人,女兒有所成就,他也不甚歡喜。再撞上今日來了個江湖上名聲更大的“及時雨”,這不免就疑神疑鬼起來。

    朱凝兒知道爹爹犯了老毛病,卻也顧不上管他,只對葉行遠笑道:“早就聽聞葉叔叔大名,傳言叔叔你胸中有百萬甲兵,又有治國平天下之能。今日得見叔叔,真是三生有幸,若不嫌侄女兒冒昧,正要請教眼下形勢該當如何”

    朱凝兒沒少參與具體流民營的工作,深知要安頓這些流民的難度,也知道自家老爹的鼠目寸光。

    但她雖然敏銳的發現了問題所在,卻并沒有找到解決的辦法,更沒辦法撂挑子不管,只能艱難的走到了現在。既然及時雨葉行遠到此,無論如何也要聽聽他的想法。

    聽到女兒要請教葉行遠,朱振立刻喝道:“不要無禮我們七八萬人無非是想要口飯吃,今日你葉叔叔來此,是代表官府而來暫時安撫,你莫要為難他”

    渡過了最初的驚惶期,朱振漸漸也鎮靜下來。不管怎么說自己才是流民的首領。葉行遠名望雖高,但一來他與荊楚流民不是同鄉,也沒有交過投名狀,自己暫時還算安穩。

    其次,葉行遠這次擺明是代表官府代表朝廷而來,他已經天然站在流民的對立面,怕他作甚朱振一定要強調這點,免得手下有人胡思亂想。

    葉行遠冷眼旁觀,這朱振是根本不想讓自己講話,也不想讓自己有所表現。莫非他對這群流民的前途,已經有了定計

    如此葉行遠便若有所悟,看來與自己猜測的不差,這七八萬流民并不是漫無目的,而是也同樣有具體的目標和動機。

    表現在這位朱首領身上,就是極度抗拒自己,也就是說,朱首領心中有屬于他自己的小算盤

    難道要走女兒路線葉行遠剛把目光轉到朱凝兒身上,就聽她不服氣的開口,“爹爹,眼下是生死存亡的關頭,你可不要犯了糊涂

    當初我們離開荊楚的時候,我就勸過你要三思,如今葉叔叔來了,你居然都不讓他開口說話爹爹,你這是被豬油蒙了心,忘了我們背井離鄉的初衷了”

    朱凝兒珠淚盈眶,反口爭執。她已經忍了太久,今天好不容易看到一線希望,豈能眼睜睜這樣放過。

    “放肆你這女娃兒翅膀長硬了是不是在外人面前,怎敢如此說話”朱振有些下不了臺,高聲叱喝兩句。但同時又怕徹底撕破臉,聲音越來越低。

    朱凝兒杏目圓睜,反駁道:“葉叔叔也是有名的英雄豪杰,為為萬民請命的事例在前,爹爹你就是聽他幾句又能如何”

    這對父女竟然當著自己面撕逼了葉行遠目瞪口呆,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應該尷尬,沒想到自己稍微挑動了一下,這對父女就吵了起來,自己原本目的只是想探聽虛實,沒想著看內訌大戲啊。

    唐師偃湊了過來,輕輕碰了碰葉行遠,意思是應該幫哪邊葉行遠的選擇自然毫無疑問,朱振這邊已經擺明了拒絕好意,而朱凝兒卻主動伸出了橄欖枝,如果要選擇一方,那就肯定是幫朱凝兒。

    只是現在還不是他們出手的時候,大概要等這父女倆爭出高下,才是他葉行遠開口的時機。這流民營的兩位首領意見不合,不過終究是父女,應該不會演出一場火并大戲吧

    葉行遠暗中觀察周圍,發現流民營里面不少人已經注意到了父女爭執,有些人或明或暗的靠了過來,各自站在朱凝兒與朱振的背后。

    敢站的靠近的人,八成都是流民里的頭目角色。此時兩邊的人,數量差不多,堪稱旗鼓相當。未完待續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