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仙官 > 第二百三十五章 陰兵鬼器
    read();沙漠中的黑夜來得很快,因為夕陽在地平線上的時候,大地仍然充滿了光亮。而只要等它往下那么一寸,被沙丘吞沒最后的光輝,黑暗就立刻席卷。

    微弱的月光照在沙丘的陽面,反射出如銀子一般的熒光,以在場諸人的目力,在這樣的光線下勉強還能視物。

    “我們在虛像之中已經停留了五個時辰,這時候已經是早晨了,看來不能指望按時回宮。安公公你又得準備說辭了。”隆平帝苦笑感慨,安公公和保柱早就幫他找了張椅子,讓他舒舒服服的坐著。

    司馬諍等人也都安靜下來,他們分別站在村莊的四面,仿佛在等待著什么。

    葉行遠抬頭望著星空,也一直在沉吟思考之中。朱凝兒低聲諫道:“此讖古怪非常,依我所見,倒是大事之機,叔叔不可不察也。”

    現在有這么多高人在場,朱凝兒總算沒有再口呼“主公”,而是又回了最初見面時候的“叔叔”。葉行遠也覺得親切許多,但她三句不離“大事”,終究讓人無可奈何。

    便嘆道:“若有機緣,自然想要知曉未來,我們也可早作準備。只是讖諱之事奧妙不可言,我們未必能夠預先得知,便算知曉,也未必有什么機會改變。”

    讖諱所定乃是大勢,歷史洪流之下有其必然。比如前朝傾覆本朝崛起之事,有不少有識之士就提前知曉,但殫精竭慮也難以扭轉乾坤,最后還是應了讖言所說。

    如今司馬諍入了魔一般想要解開讖言奧秘,甚至不惜請四方四兇來此,在葉行遠看來這也同樣是一種愚不可及的行為。

    “咕咕”空曠處突然傳來像是蛤蟆鳴叫的聲音,音調拖得極長,怪腔怪調讓人心中發毛。隆平帝一驚,站起身來,舉目眺望,黑暗的地平線上卻空無一物。

    司馬諍連忙解釋道:“老爺勿驚。此乃冷暖變化,又有夜風吹動沙丘,沙層摩擦之聲。”

    他見多識廣,這些年也不知作了多少功課。是以對這種小細節知之甚詳。

    妖丐大笑道:“不在北方待慣的人,只怕難明此聲,也難怪會害怕。便是老乞丐我,有時候獨宿郊外,也會被這聲音給嚇醒。”

    “不對!”葉行遠耳目敏銳。皺眉道:“這聲音不僅僅來自沙丘,還有部分是從地下傳來,諸位小心!”

    他話音未落,只見妖丐面前沙層裂開,一道黑影躥出,手中利刃閃著寒光,向他腰間橫掃。妖丐猝不及防,急弓身而退,但還是被那刀光繞了一繞,腰腹部裂開一個大口子。血光飛濺!

    妖丐大叫一聲,悍勇無匹的一腳踢翻攻擊他的黑影,借力滑步而退,不斷從懷中掏摸出符咒。渾身金光閃爍不停,運使神通保命。

    “什么東西?”其余幾人都是駭然,保柱反應最快,迅疾擋在隆平帝面前,單掌平推,一道金龍在他掌心飛旋而出,將那黑影團團纏住。

    就聽砰然一聲。那高大的黑影在他威力無儔的掌下崩裂,稀里嘩啦碎成了一攤骨骸。只剩下一柄足有四尺長的巨大骨刀,斜斜的插在沙土之中。

    眾人顧不得贊嘆保柱的本事,一股腦兒的圍了上去。司馬諍面色慘白,口中喃喃道:“丈二巨人,腐骨所化,這這難道是冥界陰兵?”

    葉行遠在旁看得分明,剛才舉刀傷人的怪物,是一頭高大的黑色骷髏。它被保柱擊碎之前。便沒有血肉,只是一具骸骨,詭異的揮動四肢,令人不寒而栗。

    宗山先生驚喝道:“這絕不可能,陰陽相隔,陰兵如何能入陽世?”

    妖丐喘息甫定,捂著腹部緩緩上前,臉上沒有絲毫血色,苦笑道:“不管可不可能,老乞丐可是差點在這東西手下丟了一條性命,要不是陰間鬼器,又有什么東西可以輕易傷我?”

    這些讖諱大家神神叨叨,雖然自身的神通未必有多高明,但總有各種奇奇怪怪的護身之術。但剛才那一擊卻像摧枯拉朽一般穿過了妖丐的防御,讓他差點被攔腰斬成兩段,要不是無形有質的冥界鬼器,再找不到其它的解釋。

    妖丐腰腹間的傷口雖然愈合,但依舊是深黑色,還有腐爛的痕跡,這可作不得假。

    保柱面色肅然,將隆平帝護得更緊。宗山先生上前查看妖丐的傷勢,面色連續變了三次,良久才呼了一口氣道:“的確是鬼器所傷,想不到在虛像之中,亦能造成真實的傷勢。”

    眾人相顧駭然,之前都認為在虛像之中不會受到什么傷害,但現在的情況已然扭轉了他們的認知。連四兇之一的妖丐都吃了大虧,其余人的安全怎能保證?

    葉行遠當機立斷道:“司馬太史,此刻情況有變,不知吉兇,我這便解除虛像,退出幻境,免得再有危險!”

    葉行遠很有自知之明,他的本事肯定遠遠不如妖丐,要是剛才那一刀是他受的,只怕兇多吉少。這一趟解讖之旅,他是最無所謂的一個,主要就是為了在皇帝面前刷好感度。

    現在如果再不退,隆平帝都有可能受到攻擊,就算保柱得力,終究還是防不勝防。

    安公公也急忙道:“老爺,我們還是趕緊離去吧,這鬼東西怪異得很。”

    除了東廠番子以外,內宦的神通不在好勇斗狠。安公公面對這種怪物可說是毫無抵抗之力,看到妖丐腰腹之傷,他早已被嚇得屁滾尿流。

    司馬諍面色猶豫,他知道現在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只要能再堅持一會兒,或許就能找到破解讖言的關鍵。但皇帝的安全也是他不得不考慮的,只能忍痛道:“既然如此,我們還是改日再作準備而來”

    “且慢!”宗山先生厲聲喝阻道:“司馬諍,要是剛才那真是冥界陰兵,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陰兵入世,傾覆天下,你身為天朝太史令,居然畏死而不顧這大劫么?”

    什么巨人、妖蠻作亂,甚至是吞日獒現世,這都不如冥界入侵來得可怕。

    自古以來,軒轅世界分為三界。輕靈者位于上,名為“天界”,乃是天庭所在,神祗所歸,廣闊無邊,掌控著這個世界的樞紐和命脈。而重濁者歸于下,乃是死者聚集之所,不知其所在,只知其污穢陰暗,不見天日,名為“冥界”,亦俗稱為“陰間”。

    而人界處于天界與冥界之間,凡人繁衍生息,欣欣向榮。原本天、冥、人三界有出入口連接,登天者名為“天梯”,入冥者名為“黃泉”。

    人界在天界完全的統治之下,又經常受到死者的侵擾,各種妖孽行于世間,世人過得苦不堪言。

    幸得圣人降世,截取天機,最后絕地天通,將三界的通道一一堵塞,這才有了人界的獨立。此后人間雖然名義上仍然受到天庭的統治,但天庭神祗也不可輕易降于現世,人皇承載天命,但也有自主的意識,有了相對的獨立性。

    而冥界更是被牢牢封鎖,再無翻身之日,從此只成為輪回之所的起點和死者的安息之地,難以對現世再造成什么影響。

    但如果冥界陰兵脫身而出,這是說三界的封印又起了變化?那對人間來說,可是無可言說的劫難!

    聽到宗山先生這一番話,就連隆平帝也開始躊躇起來。他究竟是當今人皇,雖然生性憊懶,但終究還是有些許的責任感。便皺眉道:“葉公子,宗山先圣之言也不無道理,我們若不知曉便罷,但既然已經知曉此讖涉及到冥界陰兵,似乎似乎還是應該探明才是。”

    安公公魂飛魄散,又不敢直言,只涕淚交流道:“老爺,安全第一啊!”

    隆平帝不去理他,葉行遠聽皇帝這么說,無可奈何,拖著朱凝兒往保柱身后縮了縮。口中拍馬屁道:“老爺心系天下,是學生想得差了,既然如此,就要請這位保柱大哥費點心,定要護住咱們幾個的安全。我撐著這虛像,調查之事,還是要麻煩司馬太史幾位了。”

    皇帝想要調查下去,葉行遠當然也不能唱反調,反正萬一真遇上什么千鈞一發的危險,葉行遠還有在關鍵時刻迅速解開虛像的殺手锏。但他就不打算冒險,苦力的活兒還是交給司馬諍等人。

    司馬諍大喜,“老爺與公子深明大義,你們不必擔心,便在此稍坐,我設下陣法,衛護你等安全。調查之事,有我們幾個就夠了。”

    正面對抗冥界陰兵,司馬諍也沒什么太好的辦法,但是只要給他時間準備,抵擋一陣還是不成問題。

    說話間,司馬諍便用手指在隆平帝、葉行遠幾人外圍畫了一個大圈,又貼上了好幾張符紙。殷勤叮嚀道:“你們無論遇到什么情況,都千萬不要離開此圈,必能保得安全。葉公子,就勞煩你多支撐一會兒,我們去去便回。”

    既然發現了冥界陰兵,就意味著這附近一定有陰間地脈,眾人便可以從這個線索去尋找源頭。司馬諍帶同四兇,各自以不同的方法散去尋找,只剩下葉行遠他們五個留在圈中。(未完待續。)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