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收獲頗豐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天河之中,牧塵立于金龍令牌之上,他望著熱鬧的天河,卻并沒有在此處繼續停留,而是直接操控著金龍令牌,對著天河更深處而去。

    他準備嘗試一下心中的想法是否可行。

    天河之中,因為磅礴浩瀚的靈力,所以充斥著可怕的靈力壓迫,而越是深處,那種靈力壓迫就越強,尋常的弟子令牌,根本就無法太過的深入,但所幸的是,牧塵擁有著等級最高的金龍令牌,這令得他可以在天河之中暢游。

    隨著牧塵在天河中的深入,周圍的人也是愈發的稀少起來,而他在挑選了一個僻靜的位置后,便是停了下來。

    他再度自金龍令牌上盤坐下來,然后修長十指輕輕抖動,頓時有著一道道靈印自他指尖浮現,然后彈射而出,飛快的融入了虛空之中。

    短短不過十數息的時間,一座靈陣便是出現在了牧塵的前方。

    這座靈陣并沒有任何的殺傷力,因為它只是一座聚靈陣。

    這是牧塵所設置的魚餌,而魚,自然就是那天河之靈。

    在先前的觀測中,牧塵發現,每一顆天河之靈所出現的地方,都是天河之中靈力充沛凝聚之地,顯然,這些天河之靈會本能的去往這些靈力充沛的地方,因為它們的本能,驅使著它們不斷的汲取靈力,壯大自身。

    而既然如此的話,牧塵也就不用再辛苦的到處搜尋天河之靈,他可以構建一處靈力充沛之地,然后引誘那些天河之靈,自動來投。

    當然,魚餌之處,必然是要有著漁網。

    牧塵望著那成形的聚靈陣,微微一笑,指尖再度有著一道道靈印凝聚出來,然后射入聚靈陣之外。迅速的融入其中。

    源源不斷的靈印射出,一道靈陣雛形,迅速的成形。

    不過牧塵并沒有將其激發,而是將其隱匿。然后繼續出手,凝煉靈印,在那聚靈陣之外,布置出了一層又一層的靈陣。

    這些靈陣都只是天級靈陣,因此牧塵必須以數量取勝。當然了,想要解決掉堪比九品圓滿的天河之靈,光憑借這些等級的靈陣,顯然是不夠的。

    所以,當在布置出了十數層天級靈陣后,牧塵深吸一口氣,面色凝重起來。

    無數道靈印鋪天蓋地的從其手中暴射而出,猶如漫天飛舞的蝴蝶,融入虛空,在那層層靈陣最外圍。漸漸的構建。

    這一次的布陣,花費了牧塵不少的時間,因為這一座靈陣,正是那殘缺的宗師級靈陣,九龍弒仙陣。

    當最后一道靈印融入虛空,并且開始彼此的連接,形成共鳴時,牧塵方才輕松了一口氣。

    他手掌落下,望著前方,嘴角有著一抹笑容浮現。此處雖然看似一片平靜,但唯有著他才知道,這里已經被他構建成了一片龍潭虎穴,就算是九品圓滿級別的強者闖入了其中。那也必然難逃一死。

    “接下來就試試有沒作用吧。”

    牧塵眼中有著期待之色出現,旋即他屈指一彈,直接激活了最里面的那一座聚靈陣,頓時光芒散發,一股吸力爆發開來。

    嘩啦啦。

    周圍的天河之水在此時頓時波蕩起來,只見得肉眼可見的靈力涌來。迅速的匯聚向那座聚靈陣內。

    因為天河之內靈力太過浩瀚的緣故,這座聚靈陣的效果也是出奇的好,不過短短十數息的時間,只見得那聚靈陣內的河水,竟然開始有著凝結成靈力碎晶的跡象,一絲絲的靈霧,更是從中散發出來。

    那里面的靈力,比起天河其他的地方,顯然更為的精純與雄渾。

    牧塵望著這一幕,微微點頭,魚餌已經成功布置,接下來就看看魚兒是否上鉤了,若是不成的話,他也只能選擇之前那種最原始但效率也是最為低下的方式了。

    牧塵靜靜的盤坐在金龍令牌之上,雙目微閉,在他的周圍,他還布置了一座隱匿自身靈力波動的靈陣,免得被天河之靈察覺。

    天河深處,一片寂靜,唯有著偶爾水浪波動。

    時間緩慢的流逝,然而周圍依舊還是毫無動靜,牧塵見狀,眉頭也是皺了皺,難道他的想法行不通嗎?

    “再等等。”

    不過牧塵還是按耐下了心中的急躁,準備繼續等待。

    他的這種等待,一晃,又是十數分鐘過去,毫無動靜的周圍,令得他心頭漸漸失望,而就在牧塵考慮是否要放棄時,他神色突然一動,猛的看向前方,那里的河水,傳來了異動。

    嘩啦啦。

    河水波動,一抹光芒從遠處出現,然后迅速的飄來。

    牧塵眼中欣喜之色涌現出來,因為那一道光芒,赫然是一顆天河之靈。

    那顆天河之靈急速而來,周身光芒吞吐不定,似乎是顯得有些迫切,它直奔聚靈陣而來,顯然,它是沖此而來。

    牧塵見到這一幕,心中不由得大喜,他的推測,果然還是有效果的。

    天河之靈搖曳而來,迅速的出現在了層層靈陣最外圍,然后它的速度突然減緩下來,似乎是察覺到了什么。

    牧塵心頭一跳,這天河之靈似乎是察覺到周圍的河水中有些異樣的靈力波動。

    天河之靈徘徊在靈陣之外,顯得有些猶豫不決,那聚靈陣中散發出來的雄渾靈力,對于它而言,猶如是最美味的食物,讓得它渴望之極。

    天河之靈徘徊了一陣,簡單的靈智終歸是讓得它無法放棄眼前的誘惑,最后終是忍耐不住,猛的沖了進去,一頭撞進聚靈陣中。

    嗡嗡。

    它盤踞在聚靈陣內,瘋狂的吞噬著其中那種雄渾到極致的靈力,嗡鳴震動傳出,似乎是顯得極為的歡快。

    而在這天河之靈歡快的吞噬靈力時,牧塵的臉龐上,也是有著笑容浮現出來,魚兒總算是上鉤了,現在,該收網了!

    轟!

    牧塵心念一動,只見得那聚靈陣外。一層層隱匿的靈陣,突然在此時轟然爆發,頓時間,靈陣紋路出現。化為層層靈陣,將那聚靈陣籠罩而進。

    突然間爆發的靈力波動,也是令得那天河之靈猛的一驚,旋即直接是化為一道流光暴射而出,試圖逃竄。

    不過此時再逃。顯然已晚。

    天河之靈狠狠的撞在第一層的靈陣上,天級的靈陣幾乎是頃刻間被撞碎,接著第二層,第三層接連破碎。

    牧塵見狀,也是暗暗咂舌,還好他準備充分,不然的話,根本就困不住這天河之靈。

    砰!砰!

    一層層的靈陣,在天河之靈狂暴的沖擊下,不斷的破碎。不過天河之靈的速度,也是在逐漸的減緩,顯然,那些天級的靈陣,也是令得它有所消耗。

    短短一分鐘左右的時間,那些天級靈陣,幾乎盡數的蹦碎。

    不過牧塵并不擔心,因為他的殺招,還是最外圍那一層九龍弒仙陣。

    吼!

    當天河之靈在沖到最外圍那一層時,九龍弒仙陣也是開始爆發威能。只見得浩瀚的靈力直接是化為一條猶如實質般的巨龍,與那天河之靈,狠狠的撞在一起。

    砰!

    強悍的沖撞,掀起巨大的浪潮。滾滾而開,而那天河之靈也是首次受到阻擊,竟是被狠狠的撞了回去,周身散發的璀璨光芒,都是在此時黯淡了許多。

    顯然,這九龍弒仙陣比起之前的那些靈陣。強悍了太多。

    牧塵見狀,心中也是安定下來,這天河之靈,已是甕中之鱉,再難逃脫。

    轟!轟!

    接下來的時間中,天河之靈依舊是不肯放棄的瘋狂沖擊,但卻始終無法與九龍弒仙陣匹敵,在被一次次的撞回后,它周身的光芒越來越黯淡。

    當最后一次的撞擊完成后,天河之靈原本龐大的體形,已是縮小了一半。

    而牧塵也是在此時站起,身形一動,出現在了天河之靈上方,他一掌拍下,磅礴的靈力匹練橫掃而出,一層層的纏繞住天河之靈,其手掌猛然一握,天河之靈急速的縮小,最后化為了一顆晶瑩剔透,其中流淌著河水的晶石。

    天河之晶冉冉升起,落在了牧塵的手中,他輕輕一掂,滿意的笑了起來,然后其袖中再度有著無數靈印席卷而出,將先前被那天河之靈摧毀的靈陣,盡數的再度布置出來。

    因為他已經感應到,在那遠處,又是有著一顆天河之靈正在迅速的射來。

    ……

    而在接下來短短半個時辰的時間中,牧塵所在的這片區域開始變得極其的熱鬧起來,一顆接一顆的天河之靈不斷的從天河深處而來,最后猶如餓狼撲食一般,沖進那布滿著陷阱的聚靈陣之中。

    但是面對著牧塵布置的重重陷阱,這些靈智并不高的天河之靈,卻是只能說是自投羅網。

    于是僅僅只是一個時辰,牧塵到手的天河之晶,已是高達十三顆!

    這種收獲,就算是以牧塵的定力,都是忍不住的眉開眼笑,按照這種效率下去,三十顆天河之靈,應當并不困難。

    不過,當牧塵在大肆的收獲著天河之靈時,此地的靈陣波動,也是在不斷的擴散,從而也是引來了一些強者的關注。

    而當他們遠遠的看見牧塵如此輕易的就借助著靈陣,將那些棘手無比的天河之靈捕獲時,眼珠子都是因為驚愕而凸了出來,進而眼中忍不住的有著垂涎之色出現。

    不過雖然垂涎,但他們畢竟沒有喪失理智,他們清楚的感覺到那一層層靈陣的強大,連堪比九品圓滿的天河之靈進入了,都是無法逃脫,更何況他們。

    所以,即便眼紅,但他們也只敢在遠處巴巴的望著,并不敢上去。

    只是,這顯然并非是所有人。

    轟!

    牧塵出手,直接是將又一顆消耗過大的天河之靈捕獲,他袖袍一揮,將其收起,但他卻并沒有繼續出手,而是站起身來,眼神漠然的望著遠處。

    那里,有著一道金光劃破河水而來,數息后,便是出現在了前方。

    來人腳下的令牌散發著金光,有著金龍浮現,顯然,這是一道金龍令牌,而金龍令牌之上,一道熟悉的身影,負手而立。

    那是夏禹。

    夏禹腳踏金龍令牌,他面帶笑容的望著牧塵,輕輕鼓掌,贊道:“沒想到你竟然能夠想到這種辦法捕獲天河之靈,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牧塵面無表情的盯著夏禹,卻是并未搭理。

    夏禹見狀,也是不惱,只是輕笑道:“將你所獲得的天河之晶,分我一半,不然我會出手,破壞你的靈陣,讓你再也取不得巧。”

    牧塵聞言,那面無表情的面龐上也是有著一抹笑容浮現出來,然后他抬起手指,指向遠方。

    “滾。”

    面對著夏禹的威脅,他直接給予了最簡單粗暴的回答。

    ....

    ....(未完待續。)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