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第一千兩百零七章 也該絕望了
    第一千兩百零七章

    咻!

    血珠掠過天際,直奔血衣而去,而此時的后者卻是面色劇變,身形極其狼狽的瘋狂暴退,因為在這一刻,他感覺到自己與黃泉血海失去了聯系。

    所以,眼前這一顆血珠,雖然其中蘊含著他的黃泉血海,但他卻是無法再將其控制,現在的黃泉血海,可不會再認他這個主人。

    那顆血珠,就猶如是一顆極其危險的炸彈,只要稍稍接觸,就會爆發出恐怖的殺傷力。

    黃泉血海對至尊法身擁有著極強的腐蝕性,這一點血衣心知肚明,所以當此物在他的手中時,自然是利器,可萬一這被別人當成了用來對付他的武器時,他也將會忌憚無比。

    就猶如現在...

    面對著飛射而來的血珠,他只能如臨大敵,在那無數道驚愕的目光中狼狽的暴退,不敢與其接觸。

    而立于不朽金身之上的牧塵也是臉色平淡的望著這一幕,那黃泉血海的確很霸道,對于至尊法身而言,也是有著獨特的破壞力,按照他的估計,如果如今他所修煉的法身,依舊還只是大日不滅身的話,那么恐怕他真的會是在血衣的這一手之下吃不小的虧。

    但可惜的是...他現在的法身,不是大日不滅身,而是不朽金身!

    論起排名,這足以抗衡九十九等至尊法身榜前十五的至尊法身!

    而其威能,自然不需多說。

    在不朽金身的身軀上,彌漫著真正不朽的氣息,這些氣息能夠抵御一切的腐蝕,侵蝕之力,所以,幾乎絕大多數的陰毒之力,不朽金身都是能夠將其免疫。

    比如這黃泉血海...

    甚至不朽金身能夠一口將黃泉血海吞噬而不傷自身,并且還能夠將其壓縮成一顆血珠,再在其外面以不朽之力遮掩覆蓋。斷絕了血衣對黃泉血海的控制。

    在這種時候,牧塵也總算是體驗到了這種等級的至尊法身所擁有的玄妙之能,這種玄妙,是那些排名較后的至尊法身無法想象的。

    “就讓你成為我這不朽金身真正第一戰的祭品...”

    牧塵喃喃道。自從修成不朽金身后,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用來對抗同等級的超級強者,而那個結果,顯然也讓得他很是滿意。

    他再度望向了狼狽暴退的血衣,微微一笑。輕輕的打了一個響指。

    砰!

    就在他清脆的響指聲在天空上傳開時,那身形暴退的血衣瞳孔猛的一縮,那血珠的速度陡然加快,瞬間就至前方,然后便是轟然爆炸開來。

    那一霎那,滔天般的血海瘋狂的席卷而出,血浪滾動,直接是在翻滾之間,便是對著那血衣腳下的血袈裟法身沖刷而去。

    血衣見狀,頓時一聲尖叫。印法一變,血袈裟法相之上,爆發出萬道血光,這些血光迅速的在法相周圍化為血紅色的晶壁,形成防護。

    砰!砰!

    血紅的浪潮沖刷在那晶壁之上,只見得晶壁直接被迅速的腐蝕消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薄弱,最后終是破碎開來,黃泉血海便是狠狠的轟擊在了那血袈裟法相之上。

    嗤嗤!

    沖刷的瞬間,便是有著血紅色的煙霧升騰起來。那血衣的慘叫聲也是隨之響徹。

    嗡!

    黃泉血海翻騰,巨大的血袈裟法相爆發出浩瀚靈力,終是狼狽的沖出了血海范圍,而后那血衣急忙拋出一道血瓶。血瓶席卷,將那僅僅只剩下一小半的黃泉血海,再度的收了回去。

    隨著黃泉血海的爆發,那束縛在其上的不朽之力也是消散,所以此時的血衣方才能夠再度將其收回,不過即便如此。此時的他,也是狼狽到了極點。

    他腳下的血袈裟法身,更是血光黯淡,龐大的身軀上有著一塊塊刺目的血斑,散發著陰冷之力,如果不是血衣本身的靈力屬性與黃泉血海相近,恐怕光是這些血毒,就夠他吃一壺。

    不過即便如此,此時他的血袈裟法相也是受到了相當重的削弱,原本周身磅礴浩瀚的靈光,都是變得黯淡了不少。

    天地間那無數強者望著這一幕,都是忍不住的面面相覷...

    誰都沒想到,這血衣原本強勢的出手,不僅對牧塵毫無作用,反而是被他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直接將黃泉血海給丟了回來,搞得自身狼狽不堪。

    不過,更多的一些實力與眼力都是不弱的強者,則是開始將凝重的目光看向牧塵腳下那不過數百丈的不朽金身,到了這一刻,如果誰再以為牧塵的這道神秘至尊法相是因為靈力不足才是這般體形的話,那么恐怕就真的是蠢貨了。

    不過,讓得他們有些疑惑的是,他們依舊是無法認出牧塵這座神秘的至尊法相究竟是大千世界中的哪一種至尊法身...

    他們看向那神色始終古井無波的站在不朽金身肩膀之上的牧塵,卻是感覺這個年輕人,似乎愈發的深不可測了...

    血衣面色蒼白而陰沉的盯著牧塵,旋即他眼角余光看了一眼血瞳與血手所在的地方,此時的兩人也是在瘋狂的攻擊那一座靈陣與精銳軍隊,顯然都是打算盡快的破陣而出。

    而看兩人的進度,顯然的確是占據了上風...看來他的猜測是對的,沒有人掌控的情況下,一座宗師級靈陣以及一支軍隊,還不足以阻攔兩位地至尊。

    看到此處,血衣心中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氣,旋即他眼神陰狠的看了牧塵一眼,猛的一咬牙,不管怎么樣,他都必須將牧塵攔在這里!

    心中有了決定,血衣再沒有任何的猶豫,他直接是自血袈裟法相肩膀上盤坐下來,雙手閃電般的結印,與此同時,那血袈裟法相,也是開始結印。

    嗡嗡!

    無數道血光陡然自血袈裟法相體內暴射而出,隱隱間,仿佛是有著一種梵音回蕩在天地間,不過這種梵音不僅無法讓得人心境祥和。反而是令得人心中漸漸有著殺戮與嗜血之意涌現。

    血衣雙目通紅,下一瞬間,他身體之上血液滲透出來,一聲暴吼之下。讓人驚駭的一幕出現了,他身軀之上的那一層皮竟是在此時生生的脫落下來。

    嗡!

    通紅的人皮脫落,那血袈裟法相也是爆發出咆哮聲,其身軀上那一道巨大的血袈裟騰飛而起,然后與那人皮相融。頓時間,直接是化為了一面巨大得足以遮天蔽日的血紅人皮袈裟...

    在那人皮袈裟上,銘刻著無數血紅符文以及猙獰的面孔...

    整個天地間,都是血氣彌漫。

    “至尊神通,血魔大袈裟!”

    渾身血肉模糊的血衣雙目通紅猙獰的望著牧塵,旋即他那嘶啞的咆哮聲,便是響徹天地。

    咻!

    巨大的人皮袈裟在此時籠罩下來,猶如一層血紅天幕,直接是將牧塵以及不朽金身覆蓋而進,袈裟合攏。猶如是一個巨大無比的血紅布袋,將牧塵層層困進。

    天地間爆發出陣陣嘩然聲,一些識貨的強者也是暗暗咂舌,這血魔大袈裟乃是血衣的成名手段,被那大袈裟籠罩,其中會生出無盡血魔,硬生生的其中之人化為血水。

    不過每一次使出了這般手段后的血衣自身防御都會被極大的削弱,所以一般不到萬不得已,他也不會輕易施展,但現在。為了困住牧塵,他顯然也顧不得這些了。

    “這一次,我看你還能如何破我的血袈裟!”

    血紅之色彌漫視野,牧塵抬頭。他望著那遮蔽天日的血皮袈裟,此時的袈裟上不斷的有著鮮血滲透出來,最后漸漸的形成了一頭頭通體血紅的血魔,這些血魔無形無質,能夠穿透諸多防御,甚至連靈力。都是能夠被它們消融。

    “這次倒是有些能看的手段了...不過,也該我出手了。”

    牧塵微瞇著雙目,旋即一笑,然后他自不朽金身肩膀上盤坐下來,雙手陡然結印,而隨著他印法的變幻,只見得不朽金身身軀之上,突然有著紫金光芒凝聚,再然后,一道猶如蟒蛇般的玄妙紫金光紋,蜿蜒著出現在了不朽金身面前。

    這道紫金光芒,自然便是不朽金身的神通之一,不朽神紋!

    牧塵看了一眼那一條不朽神紋,再度變幻印法,體內靈力猶如潮水般的涌出,源源不斷的灌注進入不朽金身之中。

    想要突破眼前這道血袈裟,光憑借著一道不朽神紋,顯然還不夠。

    伴隨著牧塵全力灌注靈力,不朽金身身軀之上紫金光芒也是越來越強橫,緊接著,一道又一道的不朽神紋,開始被不朽金身凝煉而出。

    在上古天宮中時,牧塵還僅僅只能夠凝煉出兩道不朽神紋,但經過這數月之間自身與不朽金身的磨合加深,他對于不朽金身的神通領悟,顯然也是隨之加深...

    一道接一道的不朽神紋逐漸的凝煉而出...

    而在牧塵凝煉著不朽神紋時,那無數頭血魔也是沖來,不過不朽金身則是在此時爆發出萬丈紫金光芒,不朽之氣橫掃而開,直接是將那些血魔盡數的震退而去。

    十數息后,牧塵睜開了雙目,而前方蜿蜒盤踞的不朽神紋,赫然已經達到了整整...六道!

    “不朽神紋,千變萬化。”

    牧塵面色平淡,屈指一彈,只見得那六道不朽神紋陡然相融,紫金光芒爆發,數息之后,只見得那六道不朽神紋,便是迅速的變化成了一根...巨大的不朽神針!

    牧塵望著那懸浮在面前的不朽神針,而后袖袍一揮,后者便是在此時化為一道紫金之光,沖天而起,直接對著那覆蓋天地的人皮袈裟暴射而去。

    牧塵盯著不朽神針劃過天際,雙手負于身后,淡淡一笑。

    “陪你玩了半天,這一次,也該絕望了...”

    ...

    ...

    (我待會要在威信上面發一張牧塵的娘親,凊衍靜的圖片,大家可以看看~~~

    這可是靈陣大宗師哦、氣質還是很不錯的。

    沒有關注我公眾威信的童鞋,打開微信,搜索天蠶土豆即可~~)(未完待續。)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