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血祀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高空之上,身如琉璃般的牧塵凌空而立,眼神漠然的望著那被鑲嵌在山壁之中的姜崖,后者右臂盡數的被震碎,看上去極為的凄慘。

    不過這姜崖生命力顯然是極為的強悍,即便是受此重創,也并未被斬殺,只是喉嚨間不斷的發出痛苦的低吼聲。

    北荒之丘中諸多天至尊見到這一幕,都是如釋重負的松了一口氣,然后那一道道看向牧塵的目光中,便是多了一些敬畏之色。

    先前牧塵那一拳的威能,已經無限接近了圣品后期的層次。

    而放眼在場的眾人,除了秦天,青衫劍圣,不死之主三人外,就算是五大古族的族長,大長老,恐怕都得借助鎮族圣物的力量,才能夠抗衡。

    而此時另外一處戰圈,那些圍堵邪靈族強者的諸位天至尊,也是憑借著人數的優勢,開始掌握局面,將這些邪靈族的強者逼到一塊,令得他們無法靠近北荒之丘。

    秦天,青衫劍圣,不死之主三人見到局面被控制,神色也是放松了許多。

    “真是廢物。”而那圣天魔帝見狀,則是面色陰沉下來,森然道。

    “我就說過,這些下賤的種族是靠不住的。”黑尸天魔帝陰沉沉的道:“看來此戰過后,將這邪靈族給我尸魔族煉尸得了。”

    圣天魔帝眼神冰冷,其中閃爍著殘酷的光澤,道:“原本還說他們能完成任務,就讓這邪靈族成為真正的域外邪族,但眼下看來,他們是沒這個福氣了。”

    “既然如此,就只能讓他們為域外邪族的興盛做出最后的貢獻了。”

    聲音落下,圣天魔帝的臉龐上,忽然劃起一抹殘忍的笑容,單手陡然結印。

    而就在圣天魔帝印法成形的瞬間,那被鑲嵌在山壁中姜崖的眉心處,忽然出現了一枚漆黑的魔紋,那魔紋蠕動著,仿佛是直接刺入了姜崖的腦海之中。

    劇烈的疼痛,自姜崖的腦海中傳開,令得他眼中血絲涌現出來,渾身都是在顫抖著,不過此時的他,臉龐上有著恐懼之色浮現,顯然是知曉了什么。

    “姜崖,帶著你的族人做出最后的貢獻吧,本座會記得你們的付出,此戰若成,本座會允諾你,令得你邪靈族擺脫賤族的地位。”圣天魔帝漠然的聲音,在姜崖的腦海中響起。

    姜崖眼中掠過一抹掙扎之色,但最終還是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因為他知道,在被圣天魔帝種下魔印時,他就失去了反抗的權利。

    但他又能如何?面對著域外邪族那種實力,區區一個邪靈族,翻手間就能夠抹除掉,為了族人,他也不得不屈服。

    “圣魔大人,希望您能夠兌現您的承諾。”姜崖低沉的回道。

    “那是自然。”

    隨著這句漠然聲音消散,只見得姜崖眉心處的魔印蠕動開來,仿佛是無數條魔蟲,直接是順著姜崖的眼中鉆了進去。

    短短數息,他的眼瞳,便是化為漆黑之色,再無了絲毫的神智。

    與此同時,在那不遠處,那些邪靈族強者也是忽然身軀僵硬下來,因為他們的眉心,都是出現了一枚詭異的魔印。

    姜崖的身軀,緩緩自山壁中脫離,然后漂浮著身軀,眼中毫無神智。

    牧塵望著這一幕,眉頭卻是忍不住的皺了起來,隱隱的感覺到不安,于是他的掌心中有著浩瀚的靈光凝聚,準備徹底的摧毀這姜崖。

    不過,就在牧塵準備出手時,忽然后方傳來破風聲,他目光一掃,然后便是驚異的見到那些邪靈族的強者急射而來,最后停在了姜崖的身旁,彼此手掌相連,竟是形成了一個球形,而在球體的中央,便是姜崖。

    “所有人一起出手,毀了他們!”

    牧塵眼瞳微縮,旋即毫不猶豫的對著其他趕來的天至尊厲聲道。

    聲音落下,他率先出手,一拳轟出,一輪琉璃大日拳光暴射而出,直接對著那些邪靈族的強者籠罩而下。

    而就在牧塵的攻勢即將呼嘯而至時,那些邪靈族的強者身軀上,一道道魔紋刺入血肉中,同時他們的身軀,猶如吹氣的氣球一般,瘋狂的膨脹起來。

    與此同時,一股股狂暴到令人頭皮發麻的波動,自他們體內傳遞出來。

    “他們要自爆!”

    那些靠近過來的天至尊見到這一幕,頓時駭得魂飛魄散,要知道這些邪靈族的強者,實力皆是媲美天至尊,甚至還有一位圣品中期的姜崖。

    如今他們一起自爆,那等威能,將會是何等的恐怖?

    這就算是圣品后期,都唯有暫避鋒芒!

    牧塵的瞳孔也是忍不住的一縮,他沒想到這些邪靈族的強者會如此的瘋狂。

    轟!

    然而此時也不待他有更多的想法,忽然有著一道道恐怖的魔光,自那些邪靈族強者體內暴射而出,而姜崖等人的肉身,都是在這一瞬間,爆炸開來...

    似是有著一朵巨大的黑色蘑菇云升騰起來,約莫十數萬丈,籠罩天地,可怕的沖擊波肆虐開來,即便是牧塵等人急急后退,依舊是被掀得人仰馬翻。

    咻!

    而就在蘑菇云升騰間,一道魔光洪流卻是徑直從天而降,直接是轟擊在了大地之上,頓時間可怕的洪流傾瀉開來,大地上的一座座山岳,頃刻間化為一望無際的平地...

    “糟了!”

    牧塵見到這一幕,心頭卻是猛的一震,因為他見到,那股魔光洪流竟然是將那覆蓋大地的靈網撕裂開了一個大洞,同時魔光肆虐,在瘋狂的阻擾著靈網的修復。

    轟轟!

    整個北荒之丘,再度在此時劇烈的震動起來,那大地深處,傳來來邪惡到極致的咆哮聲,無邊的漆黑魔氣,猶如狼煙一般,自那靈網破碎處匯聚而來。

    “快!快!運轉大陣的力量,那天邪神想要逃出來!”摩訶天,太冥老祖等人見狀,皆是面色大變,厲喝道。

    無數道磅礴的靈力爆發開來,不斷的灌注進入大陣之中,只見得那高空上,一柄斑駁的化魔古矛再度凝聚成形,唰的一聲,便是沖天而降,對著那破碎的靈網處狠狠的射去。

    吼!

    大地深處,傳出尖銳的魔嘯之聲,只見得一道魔煙沖天而起,魔煙扭曲,化為一顆巨大的骷髏頭,與那暴射而下的化魔古矛撞擊在一起。

    砰!

    巨聲響徹,天地仿佛都是在蹦碎,骷髏頭被撕裂,但那化魔古矛也是變得透明了許多,雖然最終還是了大地深處,可效果明顯是減弱了許多。

    “嗯?那是什么?!”

    牧塵面色凝重的望著一幕,忽然間他眼神一凝,只見得在那大地裂縫處,出現了滾滾血流,源源不斷的對著大地深處流淌而去。

    那些血流中,散發著滔天魔氣。

    “是域外邪族的精血!該死,這些邪靈族的身上,攜帶了大量的域外邪族精血!”此時摩訶天等人也是浮現了這種情況,當即面色鐵青,咆哮道。

    “他們想要以精血祭祀天邪神,令他恢復一些力量!”

    牧塵面色陰沉,身形猛的暴射而下,同時嘴巴一張,紫炎席卷而出,化為火海落在了裂縫周圍,焚燒著那些精血。

    而在牧塵出手時,那黑暗裂縫的深處,似是有著一只邪惡到極點的森冷眸子,遙遙的將其鎖定。

    “你這只蟲子身上的味道,真是讓我感到厭惡,給我滾開!”

    一道仿佛魔嘯般的尖銳聲音,從那大地深處傳出,緊接著一道恐怖魔氣席卷而出,直接是滲透進虛空,并且沖撞到了牧塵身軀之上。

    砰!

    牧塵如遭重擊,身軀倒飛而出,嘴角都是浮現了一抹血跡,面色駭然,顯然是沒想到在這種狀態下的他,竟然連一口魔氣都接不下。

    呼呼。

    陰冷的魔風席卷,迅速的將紫炎吹滅,同時卷起那些精血洪流,鉆進了大地深處,那里似是有著一張黑暗巨口,將那些精血盡數的吞了進去。

    而隨著那天邪神吞食了諸多精血,這北荒之丘的大地,震得得愈發劇烈,猶如是要破碎一般。

    “加大靈力,不得讓這天邪神脫困!”摩訶天等人不斷的咆哮,面龐上滿是冷汗。

    然而,就在他們咆哮聲剛剛落下時,那靈網破碎處,忽然有著一道巨大無比的魔柱沖天而起,魔氣肆虐,一股無法形容的魔威橫掃開來。

    砰砰砰!

    廣場之上,一些銅館被波及,竟直接是爆炸開來,那盤坐在上面的天至尊,也是被魔氣一個席卷,連慘叫聲都沒發出,便是被吸干了精血,化為灰燼飄散...

    “哈哈哈哈!”

    在無數天至尊駭然失色間,那魔柱之中,魔氣凝聚,隱隱間有著一道頂天立地般的魔影若隱若現,他立于虛空,僅僅只是一道模糊的影子,便是引得天地瞬間黑暗,無法形容的威勢,鋪天蓋地的籠罩開來,遠遠看去,猶如那滅世之魔神。

    魔嘯之聲,回蕩天地,那道魔影望著那巨大的大千化魔陣,大笑聲,轟然響徹,甚至是傳出了北荒之丘,波及到了周遭諸多的大陸...

    “不朽大帝,四萬九千載,你功虧一簣,這場較量,終歸還是我贏了!”

    ...

    ...

    韓國女主播私_密_視頻遭曝光,可愛而不失豐_滿!!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gan123(長按三秒復制)!!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