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第一千零二章 黑色石碑
    第一千零二章

    當牧塵在穿過那通往煉體塔第四層的光圈時,他眼前的光線突然間變得昏暗下來,不過這種昏暗也并未持久便是消退而去,而當昏暗退去時,他眼前的空間,也是再度變幻了模樣。

    但出乎牧塵意料的,再度出現的景象,并非任何的殘酷的環境,而是一座約莫千丈左右的古老廣場,而此時的他,則是立于這座廣場的一處角落,在他不遠,便是墨鋒四人。

    “這里便是煉體塔第四層?”

    牧塵有些驚愕的打量著這片環境,這片廣場極為的古老,古老石巖所鋪就的地面上滿是斑駁歲月所留下的痕跡,一股蒼茫之感,彌漫在整個空間中。

    與煉體塔前面三層的殘酷不同,這片古老的廣場,安靜而祥和,一眼看去,似乎并沒有任何東西顯得奇特,所以面對著眼前這片場景,牧塵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一些疑惑。

    “這里的確是煉體塔第四層。”一旁有著聲音傳來,只見得墨鋒走近過來,神色淡淡的道。

    牧塵一怔,旋即皺眉道:“此地有什么玄機嗎?”

    既然這里是煉體塔第四層,那么就絕對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這么簡單。

    墨鋒點點頭,手指直接指向了這片古老廣場最中央的位置:“看那里。”

    牧塵視線立即順著投射而去,旋即雙目一凝,這才發現,在那古老廣場的中央,竟然是有著一座不過數丈高大的黑色石碑。

    那黑色石碑并不高壯,在這巨大的古老廣場上,極難被忽視,所以之前竟是連牧塵都是未曾將其發現。

    不過…難道這煉體塔第四層的考驗。便是這黑色石碑?

    牧塵一頭霧水。

    “這是力碑。”墨鋒說道。

    “力碑?”牧塵實在是感到頭疼,他對于神獸之原的了解實在是太少了。

    “這第四層的規則其實很簡單,只要憑借肉身的力量一拳轟在那力碑之上即可。”

    墨鋒平淡的道:“看見那力碑之上的青銅燈了嗎?”

    牧塵點點頭。在先前看見這座黑色石碑時,他就發現。在那石碑最前方,鑲嵌著九盞青銅燈,只不過等內一片漆黑,并無火焰。

    “那是衡量一拳肉身力量的標志,其極致是九燈齊燃,不過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那就算是九品至尊都辦不到。”

    牧塵眼中掠過一抹驚色,連九品至尊傾盡全力的一拳都無法讓得九燈齊燃?這座看似普通的力碑。竟然能夠承受如此可怕的力量沖擊?

    “按照規則,只要能夠點燃六盞青銅燈,便是能夠通過這第四層。”

    “點燃六盞嗎?”牧塵手掌緊握了一下,眼中到時有著躍躍欲試之色浮現,如果只是比拼純粹的肉身之力,那他可絲毫不會遜色于在場的任何人,而且,他也是很想試試,如今的龍鳳體,如果是傾力而為的話。其肉身之力,能夠達到什么程度。

    墨鋒瞧得牧塵這神態,不由得提醒道:“莫要大意。據我所知的信息來看,往年進入到這里的諸多天驕,十有,都是在此失敗。”

    牧塵微微點頭,他自然是不會心懷小覷,不過墨鋒的話還是讓得他有些驚訝,看來點燃六盞青銅燈的難度,的確不小。

    “那通過這第四層,好處是什么?“牧塵突然間想到了最為關鍵的問題。煉體塔前面三層那殘酷的環境有著錘煉肉身的效果,但這第四層。即便點燃了六盞青銅燈并且通過,那又能夠獲得什么?按照這煉體塔的規矩。不應該會讓人兩手空空吧?

    “好處依然在那座石碑上。“墨鋒似是笑了笑,他盯著那座黑色石碑,不知道是否是錯覺,牧塵分明在此時從他的眼中看出了一抹濃濃的熾熱。

    這座石碑似乎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這么簡單。

    “你知道這座石碑是什么做成的嗎?“墨鋒問道。

    牧塵自然是搖頭,他對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都很。

    “那是用吞天神獸的血肉鑄造而成的。“

    “吞天神獸?“牧塵先是一怔,旋即便是有些動容起來,據說那所謂的吞天神獸乃是稟天地而生的超級神獸,并非任何血脈所生,其稀罕程度,遠勝其他任何的超級神獸,而且似乎只有在那極為遠古的時候方才出現過,如今更是鮮有人聽聞。

    這吞天神獸,一怒可吞天,就算是天至尊見了都得忌憚三分。

    牧塵也只是在一些古籍中偶爾見到過一些信息,但他卻是沒想到,眼前這座不起眼的石碑,竟然便是吞天神獸血肉所鑄。

    “真是難以想象。“牧塵由衷的感嘆道,吞天神獸,那就算是真龍真鳳這等超級神獸都需要戒備的可怕之物。

    “而這力碑,一旦被強力所轟擊,便是會從中溢出一絲吞天神獸的精氣,而這等精氣,視轟擊的強弱而定…簡單的說,就是點燃的青銅燈越多,血氣滲透出來就越強,而這,就是通過第四層的好處,你明白了嗎?“墨鋒眼神愈發的熾熱,緩緩的道。

    牧塵心頭微震,旋即重重的點了點頭,吞天神獸的精氣…如果能夠吸收的話,那對于自身的錘煉將會有多驚人,顯然不言而喻。

    這是比起雷髓更為強大的東西,難怪連墨鋒都會如此的心動。

    這煉體塔果然每一層,都是大手筆啊…

    在墨鋒與牧塵說話間,那韓山,宗騰,徐琨三人也是面色貪婪而凝重的盯著那座黑色石碑,然后一行人逐漸的靠近了過去。

    隨著接近,牧塵方才發現,在那座黑色石碑上,竟然是布滿著密密麻麻深淺不一的拳印,掌印,顯然,這些都是以往在此測試的人所留下的。

    這石碑堅硬無比,一點都看不出是以血肉所鑄,不過那種黑暗的色彩,隱隱間卻是有著一股令人心悸的壓迫散發出來,令得人血液都是在顫抖。

    牧塵知道,那應該是那吞天神獸殘留下來的氣息,只不過即便僅僅只是一點點,都是讓得他們呼吸困難。

    而且,最令得牧塵感到驚異的是,伴隨著他接近石碑,他發現體內的靈力都是漸漸的凝滯起來,根本就難以運轉,如同被一股可怕的力場直接壓制得無法動彈了一般。

    “靈力完全被壓制…果然在這里只能使用純粹的肉身力量。”牧塵手掌握了握,他體內的靈力催動起來極為的艱難,將近失效。

    而視線觀望墨鋒等人,發現他們周身原本涌動的靈力,也是在此時消失殆盡,不過他們的神色倒是平靜,顯然對此早有意料。

    不過雖然黑色石碑近在眼前,但在場的五人竟都是默契的并未魯莽出手,反而直接是就地盤坐下來,調整自身狀態。

    因為按照規則,每一人應該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一旦不合格,那就會被直接淘汰,進而傳送出煉體塔。

    所以,那出手的一拳,必然將會是他們如今肉身之力的巔峰。

    在此之前,則是必須醞釀凝聚力量,任何的交手,都是不明智的。

    所以,在場的人此時出奇的和諧,沒有任何人表露敵意,都是各自盤坐,以期迅速的將自身狀態調整至巔峰。

    于是,一時間,這片古老廣場上,便是變得異常的安靜下來,唯有著五人那細微的呼吸聲,輕輕的回蕩…

    …

    而在牧塵五人盤坐調息狀態時,在那煉體塔外,也是分外的熱鬧,諸多目光都是好奇的盯著那第四層的光幕,那里同樣是將其內的景象都是投影了出來,所以塔外的諸人,也都是能夠見到正井水不犯和,各自調息的五人。

    “那應該就是傳聞中的力碑了吧?“

    “據說這力碑唯有點燃了六盞青銅燈的人,才有資格通過這第四層…“

    “以往似乎絕大部分的天驕都是止步于此,那六盞青銅燈,可不好點燃啊,就算是七品至尊的實力,都極有可能敗在此處。“

    “是啊,也不知道這一次究竟他們五人中還能剩多少?“

    “韓山應該很有可能,其余人就要看各自的手段了,雖說僅僅只能動用肉身之力,但也并非是沒有空子可鉆,畢竟只是一擊,有些秘法能夠瞬間增強肉身之力,我想,他們應該都是有所準備。“

    “…….“

    一些竊竊私語聲在塔外傳開,不過在場的人畢竟都是有些眼光,所以那所說起來,倒也的確是頭頭是道,頗為在理。

    九幽與墨鈴也是對視一眼,然后看向那第四層光幕中的兩道人影,這一層,乃是純粹的肉身之比,從表面上來看,似乎是對人類之軀的牧塵頗為的不利,不過經過先前那些變故后,恐怕在場的人不會有一個人會認為這個人類的肉身會比神獸弱。

    所以,接下來這場測驗,倒還真是讓人有些猜測不透。

    而也就是在眾多人低語猜測間,他們突然間見到那第四層光幕中,五道人影都是在同一時間睜開了雙目。

    ......

    ......

    ......

    (如果有可能的話,明天也會堅持兩更。)(未完待續)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