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第一千五十章 近在咫尺
    巨大的祭壇之上,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是怔怔的望著那一座廣場上依舊屹立的年輕身影,雖說此時的后者周身的靈力也是出現了萎靡,但他依舊神色平靜,漆黑的雙目猶如深潭一般,令人感覺到一些深不可測。

    此時的在場諸多強者,都是對于這個看上去不過七品至尊的人類,生出了一絲敬畏。

    那種敬畏,源自其本身強大的實力。

    因為在一開始的時候,恐怕任誰都不會覺得牧塵能夠在與白冥的交手中有任何的勝算,所以當他們在見到牧塵挑釁白冥時,都是對其投去憐憫目光。

    然而眼下的現實告訴他們,并非是牧塵過于的狂妄愚蠢,而是后者本身就擁有著這種資格,只是他們自己太過的眼拙,根本無法將其看清罷了。

    “這個家伙...真是深不可測啊。”

    寂靜持續許久,終于是有著人忍不住的低聲嘆道,以這七品至尊的實力,竟然能夠將踏入八品至尊,并且身懷準圣物的白冥打敗,當然最重要的是,這家伙居然還身懷神通之術...

    這種種底牌手段,都是讓人明白,為什么牧塵即便是在面對著白冥時,依舊毫無畏懼。

    而與眾多強者的震動驚嘆相比,那鳳凰族的諸多強者,則是神色略有些呆滯,特別是那白斌,他一直愣愣的望著遠處大地上,那渾身鮮血,狼狽不堪的巨凰,那番模樣,似乎是有些不相信眼前事實。

    他們寒凰一族中的天驕,竟然就這樣敗了?

    而且還是在手段盡出之后,依舊敗在了一個七品至尊的人類手中?

    在其身旁,那赤紅舞也是紅潤小嘴張大著,俏臉上滿是匪夷所思之色,半晌后,她揉了揉眼睛。最終還是吐了一口氣,喃喃道:“白冥竟然敗了...”

    她知道,這白冥此次可算是栽了,此處如此之多的隊伍親眼目睹。日后此事傳回冰凰族,恐怕這白冥的名聲也會受到極大的打擊,鳳凰族的那些族內長老,誰不是高傲異常,如果知曉白冥竟然敗在了一個七品至尊實力的人類手中。那必然會對其大失所望,諸多修煉資源,說不得也會給與節制。

    這白冥日后前途堪憂。

    在眾多強者為眼前的結局震驚時,九幽則是最先回過神來,她望著周身靈力萎靡的牧塵,立即對著墨鋒他們使了眼色,而后急掠而出,沖上廣場,落在牧塵周身,將其護在其中。

    此時的牧塵顯然也是消耗極大。如果有人趁機出手,難保會出現什么問題,而他們顯然是必須杜絕這種事情的發生。

    不過九幽的謹慎卻是有些多余,此時的眾人看向牧塵的眼中,皆是敬畏與凝重,即便都明白此時的牧塵消耗極大,力量十不剩三,但之前后者那種舍身成魔般的瘋狂氣勢依舊歷歷在目,他們又哪里敢動什么心思,生怕到時候又將牧塵惹毛了。再來一次舍身,直接將他們也是拖入死地,那才是后悔莫及。

    牧塵看了九幽他們一眼,也是微松了一口氣。然后直接盤坐下來,調養體內震蕩的靈力,其實對于之前他能夠真正的將舍身魔拳施展出來,他心中也是有些驚訝。

    這段時間雖說他日日都是在感悟舍身魔拳那種慘烈殺伐,但卻始終未能真正的將其威力施展出來,不過在之前的時候。他的確是從白冥的最強攻擊中察覺到了極強的危機,在那種威脅之下,反而是激發了他的血性,所以他放棄了閃避,直接是正面迎對,如此求死之路,反而是契合了舍身魔拳的氣勢,所以最終才能夠成功的將其施展出來。

    “不求生路,只求死路...置之死地而后生嗎...”牧塵喃喃自語,心中則是有些欣喜,因為他知道,經此一役,他對于舍身魔拳也是多了領悟,以后只要好生磨合,下一次想要將其施展,就不必被逼到如此絕路了。

    這神通之術,果然遠非尋常神術可比,光是那等氣勢,就足以震懾敵人氣魄全失。

    在牧塵靜靜調息體內靈力時,那白斌等人也終于是回過神來,他們眼神有些驚懼的看了遠處的牧塵一眼,然后連忙動身掠向祭壇之外,在那片鮮血湖泊中,白冥再度化為人形,他躺在湖泊中,狼狽異常,雙目緊閉,不知死活,顯然是受到了重創。

    白斌等人連忙將其撈起,然后落回祭壇,不過這一次,他們卻是不敢再靠近牧塵所在的方向,雖說他們乃是鳳凰一族,高貴無比,但任何的高貴,都抵不過堅硬的拳頭,如果他們不想也是丟盡臉面的話,此時還是盡量不要再去招惹牧塵為好。

    至于那不死鳥的傳承精血,恐怕與他們已是徹底無緣。

    雖說他們依舊人多勢眾,如果全部一擁而上的話,說不定還是能夠對牧塵他們造成威脅,但當白斌看了一眼周圍那些面色蒼白的同伴后,便是明白,眾人心氣已被牧塵震懾,即便出手,也是毫無作用了。

    他們這一次,算是徹底被牧塵給打壓了下去。

    而在他們將重傷的白冥帶回來后,在場卻是并沒有任何人察覺到,那祭壇之外大地上,由白冥本體所留出的凰血湖泊,竟是在悄然間的滲透進入那黑暗的大地,而在吸收了鮮血后,那些黑暗大地,似乎變得愈發的暗沉與邪異。

    ...

    牧塵的調息,持續了約莫十數分鐘,那微閉的雙目方才漸漸的睜開,周身原本萎靡的靈力波動,也是恢復了許多,漆黑雙目中,再度有著神采凝聚。

    于是他袖袍一揮,站起身來,而隨著他的站起,祭壇之外頓時諸多目光都是投射而來,神色皆是敬畏不一。

    牧塵目光環視,心中便是明了,經此一戰,在場的這些強者應該再無人敢輕易挑釁于他,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將能夠順利的通往那座不死鳥的石雕,并且取得不死鳥的傳承精血。

    他的視線,突然看向了鳳凰族諸多強者匯聚之地,而后者等人瞧得他看來,也是立即戒備起來,不過卻并未出現太過的畏懼之色。

    畢竟不論如何,他們都是鳳凰族人,即便只是鳳凰族內的一支分支,但他們依舊驕傲,他們知曉眼下的牧塵有多強的實力,但他們卻并不擔心后者會對他們斬盡殺絕。

    白冥爭奪失敗,鳳凰族卻并不因此就對牧塵有什么不滿,但如果牧塵再這里直接將他們盡數斬殺,那就會真正的得罪鳳凰族,那種后果,莫說是他,就算是九幽雀族,也是無法承擔。

    不過對于這一點,牧塵顯然也是知曉,所以他也只點到即止,只是眼神淡漠的看了白斌等人一眼,那眼神中警告之意,頗為明顯。

    而后者等人此時也只能打碎牙齒往肚子里面咽,不敢再與牧塵有任何的爭執。

    牧塵見狀,也就再懶得與他們浪費時間,直接是將目光看向了另外兩處戰場,而那里,原本激烈的戰斗,也是漸漸的落下了帷幕。

    那兩座戰場,不論是九彩孔雀族的孔靈還是鯤鵬族的宗青峰,或者通天猿的陸候以及天神鶴族的那位強者,他們都是貨真價實的八品至尊,那等爭斗,激烈程度也是讓人側目。

    不過他們之間的爭斗,顯然是少了牧塵與白冥只見得那種血腥之氣,顯然,他們都是有所節制,并不想如同牧塵那般,直接搏命而為。

    所以,那兩處戰場,最后的勝出者,則是鯤鵬族的宗青峰以及通天猿族的陸候以微弱的優勢,勝出一招,取得了交手的勝利。

    不過,以牧塵的眼光來看,那九彩孔雀族的孔靈,其實力絲毫不弱于宗青峰,最后后者能夠取勝,這之中應當是有著一些交易,不然的話,真要斗起來,笑到最后的,不一定就是宗青峰。

    不過對于這里面的門道,牧塵也沒興趣多加關注,他并不貪心,他的目標只是不死鳥傳承精血,所以至于另外兩道傳承精血會被誰得到,他一點都不在意。

    而當那兩座戰場也是分出勝負后,他們的目光都是不約而同的看向了牧塵所在的方向,那四位八品至尊眼中都是有著奇光涌動,之前牧塵打敗白冥那一幕,他們同樣是看得清楚,所以心中也是震動難掩。

    他們的實力與白冥不分伯仲,如果換做他們的話,若不是生死之斗,想要勝出白冥,那必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眼下牧塵能夠打敗白冥,并且將其重傷,那么也就是說,牧塵面對他們的話,同樣是能夠取得相同的戰果。

    一想到此,那孔靈,宗青峰等人都是不免神色凝重起來,看向牧塵時,再無當初的絲毫輕視,取而代之的是視為同等級的忌憚。

    “這牧塵著實不凡,宗騰當初傳來消息時,只是說他擁有著抗衡七品至尊巔峰強者之力,但看眼下,卻是連八品至尊都是敗于他手,此時進步之神速,真是嘆為觀止。”那宗青峰深深的看了牧塵一眼,心中也是徹徹底底將宗騰的事情,盡數的抹滅而去。

    這種對手,還是不要胡亂樹立的好。

    不過對于他們的心中所想,牧塵卻是并未在意,他在見到他們也是分出勝負后,便是轉頭看向了廣場后方,那里有著萬道石梯,而石梯的盡頭,則是那展開垂云之翼的遠古不死鳥。

    而此時,那不死鳥的石雕,似乎也是開始綻放出了蒙蒙熒光,似乎是在呼喚著最后的勝利者。

    牧塵深吸一口氣,對著九幽輕輕點頭,然后他身形一動,直接是暴射而出,猶如電光一般,直射那石雕所在。

    這不死鳥傳承精血,已是近在咫尺。

    ...

    ...(未完待續。)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