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第三十七章 下套
    森林的空地中,三道人影對恃著,那氣氛壓抑得令人心臟都是有些窒息,當然,這只是相對于牧塵身后的唐芊兒而言,那血屠倒是滿臉的笑容,狹長的雙目中閃爍著狡詐陰冷之色。

    而牧塵也是目光警惕的將他給盯著,體內靈力瘋狂的奔涌起來,眼前這血屠,給他一種極為危險的味道,那種危險程度,甚至是遠遠的超越了昨天遇見的火靈猿王。

    不論是從實力,還是智慧上來說,這血屠都不是火靈猿王可比,后者不過是堪堪突破到靈輪境后期,而眼下的血屠,卻是幾乎要一步跨入神魄境了。

    “小子,我沒太多時間跟你玩這種對恃的把戲,你有十秒的考慮時間,將她交給我,我可以給你一條生路。”血屠笑容滿面的看著牧塵,再度說道。

    “在這里對我們動手,就不怕引來北靈院在這里的那兩位神魄境的導師?”牧塵緩緩的道。

    “你的時間不多了。”

    血屠咧嘴一笑,森森白牙令得人不寒而栗。

    牧塵深吸一口氣,偏頭看向唐芊兒,然后抓住她那光滑皓腕,就欲將其對著那血屠推過去。

    “識時務的小子。”血屠見狀,嘴角的笑容愈發的燦爛。

    牧塵勁運雙臂,旋即猛的一步跨出,卻是直接反手一掌拍到唐芊兒香肩處,那股強大勁力,將其震飛而去。

    “不想害我就走!”

    在將唐芊兒反手震飛后,牧塵那低喝之聲,也是隨之傳出。

    唐芊兒落進森林中,她美目望著那道欣長的少年身影,眼眶都是被霧氣打濕了去,旋即她強壓著那種極端愚蠢,不想獨自拋下他的想法,轉身就跑。

    “你以為跑得了?”

    血屠陰冷的望著這一幕,兩個靈動境的小子,莫非還天真的以為跑得出他的手心?

    “小子,待會我會讓你嘗嘗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滋味!”血屠森森一笑,然后身形猛的暴射而出,卻并非對牧塵而去,而是直奔那逃向森林之外的唐芊兒。

    牧塵見狀,也是猛的撲出,不過對于他的撲來,那血屠卻是理都不理。

    “破靈珠!”

    而就在他打算不理會牧塵的阻攔時,只見得年前的少年突然手掌一握,仿佛是有著一道亮光出現在其手中,而后那暴喝聲傳來。

    “破靈珠?”

    聽到這個名字,那血屠心頭也是一凜,雖然眼前的牧塵實力微弱,不過若是他擁有著破靈珠的話,那的確能夠對他造成阻礙,而且若任由那破靈珠轟中他,恐怕也會對他造成一些傷勢,這是現在深陷圍困中的血屠絕對無法承受的事。

    血屠目光閃爍著,最終身形還是頓了下來,他望著那暴掠而來的一團黑光,一聲低喝,雄渾靈力爆發而出,將其身體盡數的包裹。

    咔!

    黑光在即將碰撞到他身體的瞬間,突然爆裂而開,意料之中的狂暴靈力并未出現,反而是一股腥臭突然傳來,一陣粘稠的東西從那黑光中暴射出來,沾滿了血屠的身體。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血屠都是愣了一下,然后他低頭望著滿身的血跡,那些鮮血格外粘稠,而且已經有些刺鼻的味道,如今灑滿他的身體,令得他看上去極其的狼狽。

    “你敢耍我?!”

    血屠嘴角微微的抽搐著,眼中暴射出滲人的寒光,死死的盯著牧塵。

    牧塵卻是不理他,身形瞬間暴退。

    “小子,既然你這么想要她逃跑,那我就偏不如你愿!”血屠雖然被牧塵這番手段氣得暴跳如雷,但他畢竟也是陰險毒辣之人,當即森森的笑道。

    “雜碎,想要這東西嗎?”牧塵見到他竟然忍住了怒火,依舊要先抓唐芊兒,卻是一笑,手掌自懷中掏出了一顆翡翠般的渾圓果實,一股濃郁的靈力,自那果實內傳出。

    “玉靈果?!”

    血屠見到這玉靈果,瞳孔都是微微一縮,眼中猛的浮現貪婪之色,眼下的他已是達到了靈輪境頂峰,差之一步就能晉入神魄境,若是能夠得到這玉靈果,他顯然可以拼命一搏,到時候如果真的突破成功,那柳暝也是能夠被他順利擺脫!

    這才困局,方才能夠真正破解。

    “真是個讓人意外的小子,我現在終于對你有些興趣了。”

    血屠咧嘴一笑,眼神瞬間陰冷,身形一轉,便是對著牧塵暴掠而去,與能夠突破到神魄境相比,暫時的放棄一個小美人,還是很值得的。

    牧塵早料到他會有這般反應,體內靈力奔涌,然后將雙腿包裹,直接是將速度催動到極致,瘋狂的對著森林深處逃去。

    以唐芊兒的速度,回到營地通知莫師的話,應該需要一點時間,而他就必須保證在這段時間中,他能夠在這實力達到靈輪境后期頂峰的血屠手中保得性命。

    以血屠的實力,要殺他,太輕松了。

    “小子,你真以為你逃得了嗎?為了一個小姑娘你竟然會用自己的性命來引誘我,呵呵,說實話,我倒是有些佩服你呢,這樣吧,你將玉靈

    果交給我,我只把你手腳廢了,留你一條性命,你看怎么樣?”

    血屠追著前方那道拼命疾掠的身影,那古怪的陰笑聲,也是不斷的傳出。

    “喪家之犬般的玩意,還是顧好你自己吧。”牧塵頭也不回,冷笑聲傳來。

    “不識抬舉!”

    血屠眼神一寒,靈力暴涌間,其速度陡然加快,距牧塵的身影越來越近。

    牧塵感受著后方越來越接近的陰寒氣息,心頭也是微微一沉,他還是小覷了這血屠的實力啊。

    不過這時候,稍稍放松,恐怕就真是要死在這家伙手中了!

    牧塵一咬牙,心中仿佛是爆發出一道低吼之聲,靈力高速的運轉在經脈之中,而或許也是察覺到了牧塵所面臨的險境,在他身體深處,那一道道不知道隱藏在何處的光點,竟然是再度緩緩的亮起。

    光點接連的浮現,如果此時的牧塵有心思觀察體內的話,則是會發現,這些光點連接起來,倒隱隱的有些類似一座神秘的塔狀。

    轟。

    不過牧塵此時顯然分不出這種心來,他只是感覺到體內靈力突然變得迅猛了許多,那奔掠的速度,也是陡然加快,竟是一點點的拉開了與血屠的距離。

    “什么?這小子竟然速度這么快!”

    血屠見狀,心中卻是一愣,旋即眉頭皺起來,也是再度運轉靈力,快速的追趕而去,他畢竟眼力過人,這牧塵突然的爆發,應該只是短暫的,根本不可能與他的持久相媲美。

    森林之中,兩人一逃一追,所過之處,滿地枯葉掀起,猶如風卷殘云一般。

    在這種極限速度的奔逃下,牧塵二人很快的接近了北靈之原內部,那血屠瞧得這方向,心中已是有些不耐,這里棘手的靈獸不少,容易突生變故。

    “小子,老子跟你玩夠了!”

    血屠猛的一咬牙,當下也顧不得大量消耗靈力,腳掌猛的一跺地面,只見得他的身體突然猶如獵豹般的趴了下去,雙手雙掌陡然一拍地面,包裹著他身軀的靈力隱隱的仿佛是化為獵豹之形,身形直接是變成一道光影,以一種極端驚人的速度,對著牧塵暴射而去。

    “受死吧!”

    暴漲的速度,讓得血屠幾乎是十數個呼吸間便是出現在了牧塵后方,而后一拳轟出,拳頭之上,有著極端狂暴的靈力波動席卷而出。

    這種攻擊,足以秒殺任何靈動境實力的人!

    牧塵同樣是感覺到了身后那道驚人的攻擊,那種攻擊若是強行硬接的話,恐怕他立即就得重傷。

    牧塵的目光瘋狂的閃爍著,他看了一眼森林深處,計算著某些位置,然后猛的轉身,手掌攤開,黑光浮現,只見得一頁神秘的黑紙突然閃現而出。

    嘭!

    那神秘黑紙出現在牧塵的掌心,然后血屠那凌厲無比的一拳,便是狠狠的轟在了那一頁黑紙之上。

    咚!

    狂暴的靈力在此時爆發而開,牧塵身軀如遭雷擊,一口鮮血噴出,那一頁黑紙也是被再度震回他的體內,而其身體,也是倒飛而出,最后落進了遠處的那叢林之中。

    血屠見到竟然沒有一拳擊殺牧塵,眼中也是掠過一抹驚異之色,不過他速度卻是不慢,掠進那叢林之中,眼神陰冷的望著倒在一顆大樹之下的牧塵。

    “繼續跑啊?”

    血屠陰森森的望著癱倒在地的牧塵,森然笑道。

    “不用了...”

    然而,面對著他那陰冷的笑容,牧塵卻是搽去嘴角的血跡,少年俊逸的臉龐上露出一抹譏諷的笑容。

    “接下來該你逃了,雜碎。”

    血屠聞言,瞳孔微微一縮,剛欲說話,只聽得那森林深處,猛的爆發出憤怒的吼聲,銀光猶如閃電般的沖出,那種狂暴到極點的靈力,直接是在森林中掀起了陣陣暴風。

    “銀角龍豹?!”

    血屠見到這威風凜凜的靈獸,面色頓時一變,旋即他惡狠狠的盯了牧塵一眼,道:“好狠的小子,想要跟我同歸于盡嗎?不過你畢竟還是太嫩了,只要我退出它的領地范圍,這靈獸自然不會追擊,而你,卻是得成為它嘴中之食了。”

    然而,牧塵聽到他這話,嘴角的嘲諷卻是愈發的濃郁。

    “你身上沾染了它幼崽的鮮血,你說,它會這樣輕易的放過你嗎?”

    聽得此話,那血屠猛的低頭望著沾染他身體的粘稠鮮血,面色終于陡然劇變,他到現在方才明白,眼前這個看似稚嫩的少年,竟然從一開始就在給他下套!

    裝作破靈珠丟出,但卻隱藏著鮮血的瓶子,一路有預謀的逃跑...

    望著少年那嘲諷的神色,血屠心頭微微發寒,這真是一個莽撞的少年能夠做出來的事情嗎?

    牧塵看著面色劇變的血屠,卻是輕輕一笑,他看了看那渾身冒著驚人殺意的銀角龍豹,輕吐了一口氣。

    龍豹老大,這次又要靠你了,再給我當一回槍吧...

    (更新送到,推薦票,大家投了嗎?)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