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第八十二章 完虐 【第三更!】
    牧塵望著手中的竹簽,在那簽面之上,標寫著一個“一”的數字,然后他便是將竹簽舉了起來,其他人見狀,也是陸續的舉起竹簽。

    “真是有意思剛剛還在想來著。”那周通皮笑肉不笑的望著牧塵,然后得意的揚了揚他手中的竹簽,那里同樣有著一個與牧塵相同的數字,顯然,他就是牧塵的對手。

    牧塵盯著那得意笑起來的周通,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個傻子”陳帆他們咧著嘴,覺得有點慘不忍睹的沖著牧塵笑起來,他們兩個聯手都打不過現在的牧塵,這周通比起他們恐怕還要弱上一線,真不知道這家伙得有多傻,這時候還露出這種笑容。

    “完蛋了。”

    一旁的墨嶺面色蒼白的苦笑起來,他揚了揚手中的竹簽,道:“我的對手是柳慕白。”

    “啊?”

    陳帆,唐芊兒他們也是同情的看著墨嶺,參加這爭奪戰的十二個人中,當屬牧塵與柳慕白最難強,墨嶺一來就撞上柳慕白,的確有些倒霉。

    “沒事,這種爭奪戰,雖然勝負關系名額,但也不是說只要你輸了,就徹底沒戲。”牧塵拍了拍墨嶺的肩膀,目光卻是對著主臺上那位來自五大院的郝先生看去,道:“你現在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五大院的標準,所以就算你輸了,只要能夠表現出你不同的地方,很有可能會獲得額外的機會。”

    “真的?”墨嶺一怔,急忙問道。

    牧塵點點頭,道:“當然,該怎么讓才能打動人,就要你自己估摸著試試了。”

    墨嶺感激的點了點頭,那名額對于他同樣的重要。如果這一次失敗的話,那么他就再也無法進入“五大院”了,這是他最后的機會。

    咚!

    北靈場中,再度有著鐘吟聲響起,陳帆,唐芊兒他們看了看互相的簽面,然后便是緩緩的退了出去,現在這第一場,應該是牧塵與周通的。

    隨著他們的退開,那無數道目光也是瞬間匯聚向了場中的兩道少年身影。

    “呵呵。沒想到這第一場就是牧塵的。”唐山望著場中的兩人,笑著說道。

    牧鋒也是笑著點了點頭,他自然是看得出來。現在的牧塵也是出于靈輪境初期,他的那位對手雖然與他同級,但這種對手的話,牧塵應該還是能夠戰勝的,而只要牧塵勝了這一場。那最起碼是先獲得了五大院的名額了。

    “他就是那個牧塵嗎?”在主臺上,那一直顯得有些懶洋洋的郝先生倒是突然微直了身體,眼神有些奇特的望著場中那俊逸的少年。

    一旁的蕭院長笑著點點頭。

    “看上去倒是溫溫和和的少年娃沒想到卻是能做出那些事情來,真是人不可貌相啊。”郝先生饒有興致的盯著牧塵,喃喃道。

    “希望這小家伙不會讓我失望吧,不然的話。倒是白跑一趟了。”

    一旁的蕭院長聞言心中也是有些好奇,但又不好多問,只能在心中揣摩著這牧塵究竟是在靈路中干出了些什么驚天動地的事。竟然能夠讓得五大院都對他記掛著。

    “我說人有時候倒霉起來,真是沒道理好講的。”

    在那萬眾矚目的場臺之上,陳通笑瞇瞇的望著牧塵,剛才他還在想著最好教訓一下這家伙,沒想到這下一刻。這個機會就直接送上門來了。

    牧塵有點無奈的望著得意的陳通,忍不住的搖了搖頭。這個家伙的確有點傻。

    “能不廢話了嗎?”牧塵嘆了一口氣,道。

    陳通見到牧塵這副無視態度,牙又癢癢起來,這個家伙,總是這幅把人氣得怒火攻心的模樣。

    “牧塵,這一次,我可不會再讓你這么得意了!”

    陳通冷喝一聲,雄渾靈力猛的自其體內暴涌而出,那股強橫程度,看得不少北靈院的學員都是暗暗咂舌,這家伙,果然也是晉入靈輪境了啊。

    “唰!”

    他腳尖一點,身形也是疾掠而出,雙掌之上,靈力暴涌而動,隱約的有著熾熱的波動散發出來。

    “火炎碎心掌!”

    陳通徑直出現在牧塵前方,掌心之間,火紅凝聚,猶如一團熾熱無比的火焰,攜帶著狂暴的勁風,對著牧塵胸膛怒拍而去。

    牧塵漫不經心的看了他一眼,抬起手掌。

    “啪!”

    清脆的聲音,在場中突然的響徹了起來,那陳通拍出的手掌仿佛是突然間凝固了一般,他有些愣愣的望著眼前的沖著他無奈一笑的少年,旋即感覺到臉龐上傳來了火辣辣的疼。

    他竟然莫名其妙的挨了一巴掌?

    “這”

    那場外也是爆發出一些驚訝之聲,很多人根就沒看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只看見陳通那浮現著巴掌印的臉龐以及那一道清脆的巴掌聲。

    “好快的速度!”

    唯有著一些眼力過人之輩,方才眼神凝重的自語道,他們隱約能夠見到在那一霎那牧塵的出手是如何的迅若奔雷。

    “我宰了你!”

    雖然沒搞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但臉龐上的疼痛,卻是讓得陳通眼睛有點通紅起來,他猙獰的望著牧塵,體內靈力毫無保留的盡數呼嘯而出,掌風如火焰橫掃,對著牧塵轟了過去。

    然而面對著他這般兇狠的攻勢,牧塵卻是步伐輕移,猶如閑庭信步一般,任由那陳通如何的瘋狂,都是無法沾染到他的半絲衣角。

    場中一幕,顯得有些滑稽起來,一人瘋狂攻擊,一人卻是悠閑而動,頗有些狂風暴雨,我自扁舟隨浪起伏的味道。

    這個時候,就算是那些尋常人都是看出了一些差距,似乎眼前的兩人,并不是在一個檔次。

    “好玄妙的身法,這牧塵,不簡單啊。”

    一些有實力的人有些驚異的點頭,面對著一名靈輪境實力的對手這般瘋狂攻擊,卻還能夠如此的愜意輕松,這可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柳慕白也是眼神冰冷的望著這一幕,牧塵的速度,讓得他略微的有些意外,旋即唇角一掀,就是要這樣才有點意思啊,不然的話,他豈不是會感覺到很無趣了?

    “你就只會躲嗎?!”久攻無果,那陳通也是惱羞成怒起來,這樣每次的攻擊打在空處,實在是太難受了。

    牧塵的步伐,停頓了下來,黑色眸子毫無波瀾的望著陳通。

    “炎暴靈拳!”

    陳通見到牧塵停步,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喜色,旋即一步跨出,體內靈力在此時盡數的涌出,那拳頭之上,猶如火焰一層層的疊加,然后狠狠的對著牧塵轟了過去。

    既然抓住機會,那就要傾力一擊,將這家伙擊潰而去!

    陳通心中閃過這道念頭,然后他便是見到前方的牧塵也是緊握成拳,而后手臂震出,那筆直弧度,猶如一柄長槍轟出。

    嘭!

    牧塵的拳頭,纏繞著幽黑的靈力,沒有絲毫閃避的硬憾在了那陳通傾盡全力的攻勢之上,一道低沉悶聲頓時響徹而起。

    一股狂暴的氣浪,以兩人為中心,席卷而開。

    牧塵的身體,紋絲不動,但那陳通的面龐卻是漲紅起來,下一瞬,其身體猛的一顫,竟是直接在那眾多驚愕的目光中倒飛而出,然后搽著地面掠出十數米,這才狼狽的穩住。

    “怎么可能?!”

    陳通抬起頭來,臉龐上滿是難以置信之色,他與牧塵同樣都是靈輪境初期的實力,他怎么可能會連牧塵一招都擋不住?

    “我不信!”陳通眼睛通紅,一聲低喝,就欲再度瘋狂出手。

    唰!

    而就在其剛要沖出的瞬間,一道黑影猶如鬼魅般的出現在其面前,還不待他反應過來,一只有點冰涼的手掌便是按在了他咽喉處。

    感受著咽喉處的冰涼手掌,陳通頓時嚇得僵硬了下來,他望著那近在咫尺的少年臉龐,那張原平日里溫和的臉龐,在此時顯得有些冷峻而冰寒,那種漠然的目光,令得他心頭劇烈的跳了跳,有著一種被獵豹盯中的感覺。

    “我我認輸。”

    陳通咽了一口唾沫,顫顫巍巍的道,他終于是明白兩人之間的差距,雖然如今的他也是晉入了靈輪境,但依舊完全不是牧塵的對手。

    牧塵瞥了他一眼,也懶得與其計較什么,緩緩的松開了手掌。

    “牧哥好厲害!”

    隨著牧塵松開手掌,那場外也是陡然間沸騰起來,那些東院的學員,特別是蘇凌,譚青山他們頓時忍不住激動的大吼起來,他們沒有看清確切的戰斗,但卻是能夠看出來,那囂張的陳通,幾乎被牧塵碾壓。

    牧塵聽得他們的歡呼聲,也是沖著他們笑了笑,旋即突然有些感覺的轉過頭,視線望向了柳慕白所在的方向,后者正雙臂抱胸,目光有些玩味的將他給盯著,那模樣,極像是看中獵物的豺狼。

    柳慕白見到牧塵看過來,笑了笑,然后嘴唇微動。

    牧塵雙目微瞇著,他看出了柳慕白想要說的話。

    “你的下場,會跟他一樣可憐。”

    牧塵笑了笑,眼神冰寒,回以一笑。

    “我等著。”

    (第三更!

    大家,還有票嗎?!)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