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第一百零二章 交易
    轟!

    驚人的靈力,猶如光柱一般,猛的自九域城之中暴沖上天,頓時狂風呼嘯,所有人都是能夠感覺到這座城市的天地靈氣仿佛都是有些動蕩起來。

    無數道有些駭然的目光投向那靈力浩蕩的源頭,如此強橫的靈力波動,他們這輩子都未曾見到過,這種程度的靈力,根不是神魄境的強者可比。

    什么時候,北靈境竟然出了這種層次的強者?

    “今日,誰敢擋我柳域腳步,殺無赦!”

    在那沖天靈力光柱之間,一道蒼老的身影緩緩的浮現出來,他腳踏天空,竟是毫不借力便是踏在天空之上,那對冷厲的目光,猶如鷹般銳利,冰冷喝聲,響徹整座城市。

    唰唰!

    在那崩塌的大殿中,五道光影便是暴掠而出,各自憑借著雄渾靈力暫時的浮空,這五道光影占據一個方向,在他們的正前方,則正是那道蒼老的身影。

    “那是牧鋒,唐山竟然是五大域主!”

    “他們在做什么?那對面的老頭是什么來路?好恐怖的靈力!”

    “天啊,那是柳驚山,那個老家伙竟然還活著!而且這實力這老家伙不會突破了神魄境,晉入了融天境了吧?”

    “”

    天空上的動靜,頓時將全城所有的目光都是吸引了過去,而當他們望著天空上的那種對峙時,頓時一道道驚呼之聲便是響徹了起來,整個城市為之騷動。

    “好像柳域試圖組合北靈盟,吞并其他勢力,五大域主皆是不同意,要聯手作戰了!”

    不過很快的便是有著消息傳出來。這無疑再度引發了一些震動,這種大事,對于北靈境而言,絕對足以掀起滔天駭浪。

    “牧鋒,你們真以為五人聯手,就是老夫對手不成?念在你們實力不弱,若是被斬殺于我北靈盟損失不小,老夫再給你們一次機會!”天空上,柳驚山盯著牧鋒五人。聲音低沉的道。

    “柳老爺子,我看你還是收了這心吧,我們沒太大野心,只想守著各自那一畝三分地,爭霸百靈天這種事。還是您老自己去吧。”牧鋒淡笑道。

    “冥頑不靈!”

    柳驚山眼中寒芒一閃而過,終是不再廢話,今日這一戰,必不可少,不然的話,他柳域恐怕還震懾不了北靈境其他的勢力。

    “轟!”

    強橫的靈力,猶如火山噴發一般自柳驚山體內爆發而出。那漫天靈力呼嘯而來,竟是在其身后化為了一頭黑色的雙頭巨犬,在那巨犬身軀上,彌漫著兇戾之氣。

    牧鋒他們見到柳驚山身后那黑色雙頭巨犬。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凝重之色,這是在萬獸錄地榜之上排名第九十八的雙頭魔犬,能夠口噴風火,雖說并算不得天級靈獸。但也相差不遠,在高級靈獸之中。算是最頂尖的一層。

    以如今的柳驚山這融天境的實力凝煉出來的雙頭魔犬,看上去幾乎猶如體,那種凝煉之感,比起牧鋒他們凝煉而出的靈獸,顯然是更為的強橫。

    “今日老夫便讓你們見識一番,融天境強者真正的力量!”

    柳驚山腳踏天空,旋即雙掌一旋,只見得漫天靈氣匯聚而來,竟是在其掌下化為火焰以及黑色的狂風。

    口噴風火,正是雙頭魔犬的能力,這柳驚山煉化了它的精魄,如今自然也是能夠施展這般能力。

    風火靈波!

    柳驚山雙掌拍出,只見得火光在其掌下猶如一條巨大火蟒般扭動,另外一只手掌下,黑風凝聚,直接是化為一道百丈大小的黑色風暴。

    轟!

    火蟒以及黑色風暴瘋狂的席卷而出,夾雜著極端驚人的靈力波動,直接對著牧鋒五人暴沖而去。

    牧鋒五人見到柳驚山這般強橫攻勢,面色皆是凝重無比,不敢有絲毫的怠慢,體內靈力暴涌到極致,在他們身后,靈力光芒各自凝聚成了五頭模樣不同的強橫靈獸。

    而五頭靈獸,自然也是以牧鋒身后那燃燒著火焰的巨雕最為威武,畢竟這里,唯有著這炎龍雕,方才真正的達到了天級靈獸的層次。

    天空上,五人傾盡全力,雄渾靈力形成攻勢,鋪天蓋地的席卷而出,齊齊的轟向了那猶如火蟒般的火光以及黑色風暴。

    轟轟!

    雙方猛烈交手,那種巨響之聲,猶如雷鳴一般轟隆隆的在天空之上響徹不休,那一擴散而出的靈力沖擊波,將那戰場下方的建筑物,生生的夷為平地。

    無數人都是面帶駭然的望著天空上的那種交鋒,牧鋒,唐山等五位名震北靈境的頂尖強者,在此時將力量催動到極致,然而,面對著他們五大強者的圍攻,那柳驚山卻是矗立天空,紋絲不動,雙掌之下,風火涌動,漫天靈氣隨其調動,竟是以一種不動如山的姿態,將來自牧鋒五大強者的兇猛攻勢,盡數的接了下來。

    融天境的強者,竟然恐怖到了這種程度,面對著五大神魄境強者的聯手,反而是徹底的掌控了局面。

    在那大殿之外,牧塵他們也是蜂擁了出來,而當他們見到天空上那種驚人交鋒時,面色都是有些難看,通天境的實力,同樣也是遠超了他們的想象。

    “爹。”唐芊兒俏臉上滿是焦急,漂亮的大眼睛都是有些泛紅,眼下的局面,讓得她感到極為的不安。

    在唐芊兒旁邊,紅綾也是緊咬著紅唇,她父親去世早,這些年一直與紅靈相依為命,若是她娘親在這里出了什么事的話,對她將會有著無力倫比的打擊。

    “不要擔心。”

    牧塵望著兩女那惶惶的模樣,伸出手來握住她們那纖細皓腕,然后拉到身后,輕聲道:“他們不會有事的。”

    唐芊兒與紅綾望著少年那俊逸而平靜的面龐,仿佛也是因為他的那種鎮定受到了一些感染一般,心中的惶急。方才悄然的散了一些。

    “不會有事?癡人說夢,我爺爺可還沒真正的認真呢,你們莫非真以為憑借聯手就能戰勝一名融天境的強者嗎?真是天真。”那崩塌大殿的一角,柳慕白譏諷的望著牧塵,道。

    牧塵看了他一眼,卻是懶得理會,唐芊兒與紅綾也是朝著牧塵身后縮了縮。

    “哼,紅綾,你到我這來。只要你能勸你娘投靠我們柳域,我保你們無事!”柳慕白冷哼一聲,看向那縮在牧塵身后的紅綾,他一直有些喜歡她,不過雖然在北靈院紅綾與他也走得比較近。但卻僅僅只是在朋友的界限,他想要再進一步,卻始終無法如愿。

    紅綾看了看牧塵,旋即咬了咬銀牙,伸出冰涼的小手抓住牧塵的衣角,仿佛那樣能讓得她安心許多一般。

    柳慕白見狀,臉都氣得有些發青。旋即他怨毒的看了牧塵一眼,待會我要你生不如死!

    “周叔,怎么樣?”牧塵卻并未理會柳慕白,看向身旁面色凝重盯著天空的周野。低聲問道。

    “很不妙,那柳老狗一直沒有動用真正的實力”周野面色陰沉,道:“恐怕即便是五大域主聯手,都不會是他的對手。”

    “那周叔也去幫忙吧。”牧塵道。

    “不行。我得守在你這里,一旦情況不對。我要帶你離開,我們能死,你不能!”周野沉聲道。

    “我不會丟下老爹的。”牧塵雙掌緊握,緩緩的道。

    “小牧,不要魯莽,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只要你能進入北蒼靈院,不出三年時間,必定能夠超越這老狗,到時候,我們還需要你來報仇!”周野厲聲道。

    “如果那是最后的選擇,我會這樣做。”牧塵咬了咬牙,他那眸子之中,有著一點點的猩紅涌出來。

    “不過我會拼盡一切,從那絕境中找出一線生機,我不會放你們在我眼前死去!”

    周野望著眼神猩紅的少年,終是苦笑了一聲,手掌用力的拍了拍牧塵的肩膀,眼前這局面,哪還有什么生機,在那柳驚山成為融天境的強者時,便是注定了他們將會失敗。

    牧塵深吸一口氣,再度看了一眼天空上拼盡全力出手的牧鋒五人,然后他緩緩的閉上雙目,心神沉入了氣海之中。

    在那里,他見到曼荼羅花上的九幽雀懶洋洋的盯著他。

    “怎么?想要找我來幫忙?你就別做夢了。”九幽雀的眼中掠過一抹嘲笑,一股意念傳了出來。

    “我死了,對你沒好處,一旦你被發現,會有無數強者對你動心思,因為你的力量太強,但你現在卻太虛弱。”牧塵的聲音,古井不波,冷靜得連九幽雀都有些詫異。

    “你在我的體內,還能逐漸的恢復,但若是落到其他那些強者手中,恐怕處境會比在我體內遭無數倍。”

    九幽雀那狹長的眼睛瞇了瞇,燃燒著黑炎的雙翼收攏著,顯然牧塵所說的并無法徹底的打動它,雖然在外面的確會很危險,但它同樣也有些手段。

    “我們做一個交易,你幫我,而我給你一個承喏。”牧塵緩緩的道。

    “承喏?”

    “我可以保證絕對不煉化你。”牧塵的聲音,平穩而堅定。

    九幽雀眼中劃過一抹光亮,旋即它譏諷的道:“少來這套,煉化了我的精魄,對你將會有著多大的好處你現在可還不清楚,這種話,簡直毫無可信程度。”

    “你在我體內也有一段時間,對我的性子應該也算了解。”

    牧塵淡淡的道:“你的確很厲害,這一次我要幫我老爹,要不然他會死,到時候我心中就會有仇恨,這種仇恨會波及到你,所以,一旦等我有足夠的力量,絕對將你生生煉化!”

    “不要懷疑我能不能做到,我體內那困住你的黑紙不簡單,等我有一天解開它的秘密,要對付你應該不難,這你或許也能夠察覺到一些。”

    九幽雀雙翼一振,那冰冷的意念傳了出來:“你在威脅我?”

    “我給了你承喏,這對你很有好處,而這種情況,你不幫我,那就是柳驚山的幫兇,我牧塵恩怨分明,你幫了我,我自然會對你感激,否則的話,等我有能力了,一個都不會放過!”牧塵的聲音,充滿著決然,如果九幽雀真的袖手旁觀,那么他以后,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它。

    感受著牧塵聲音之中那有些偏執的決然,九幽雀也是逐漸的沉默了下來,它趴伏在那曼荼羅花上,許久后,方才緩緩的道:“這一次幫了你,你真的不會煉化我?”

    “等你有能力化出體時,到時候要走要留,全憑你自己決定!”牧塵低沉的道。

    “要我幫你,也可以。”九幽雀那銳利的眼睛看向了牧塵:“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牧塵沒有任何的猶豫,重重點頭。

    “好!”

    (求推薦票!

    還有一個半小時今天的推薦票就要作廢了,大家沒投的話,可不要忘記了哦,感謝。)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