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吾來掌玄黃
    那種玄妙的感覺,蕩漾在牧塵的心間,令得他的臉龐上,也是有著驚喜之色難以遏制的涌現出來。

    這種感覺,在之前大浮屠訣突破到凝形層次時,也曾經出現過,原牧塵以為當下一次出現時,至少也是要他達到融天境后方才有可能,但沒想到,竟然會來得如此之早。

    “是因為這里的天雷之力嗎?”

    牧塵若有所思,這里的天雷對于淬煉靈力有著相當不錯的奇效,這數日修煉下來,牧塵能夠感覺到體內靈力的那種細微變化。

    那是一種更為凝煉的感覺。

    牧塵壓抑著心中的驚喜,這種玄妙感覺是大浮屠訣突破前的征兆,但卻還并不算真正的突破,接下來,他必須把握著這種玄妙之感,然后做出真正的突破。

    他如今的大浮屠訣,已經達到了凝形的層次,再前進一步,那就是化塔的層次,只要達到這一步,他的大浮屠訣,方才算是真正的登堂入室!

    牧塵對于這由他娘親自留給他的神秘靈訣有著極大的好奇,按照牧鋒所說,他體內的那道神秘靈脈,被他娘設置了封印,而想要解開這種封印,這大浮屠訣就是鑰匙。

    所以,大浮屠訣能夠有所突破,在牧塵看來,幾乎比他突破到神魄境后期還要重要。

    牧塵盤坐在引雷臺上,再度將引雷臺催動起來,頓時暗金光芒閃爍,那原有點停歇跡象的層層烏云,再度瘋狂的翻滾起來。而后不斷的從烏云中中射下來,劈在牧塵的身體之上。

    嗤嗤。

    璀璨的雷光在牧塵身體表面蔓延跳動著,他則是全力運轉著大浮屠訣,催動著幽黑靈力。在經脈之中飛速的奔涌著。

    而在牧塵全力催動大浮屠訣間,他也是能夠察覺到,身體深處,似乎是有著一道道黑色的神秘光點。緩緩的浮現

    不過那些神秘光點只是若隱若現,只有當天雷劈在牧塵身體上時,方才會微微的明亮一絲。

    “果然是因為天雷之力的緣故。”

    牧塵察覺到這一幕,也是明白過來,旋即他突然睜開了雙眼,站起身來,看向更深處:“這第三層的天雷效率太慢了,這樣下去,恐怕會令得那種玄妙之感逐漸的消退。損失這次大浮屠訣突破的機緣。”

    這種突破。大多都是因為契機。一旦錯過,就只能再等下次。

    牧塵目光一閃,當機立斷的直接掠出。身形一動,將速度催動到極致。直奔這第三層雷域深處而去。

    短短不到十分鐘的時間,牧塵便是出現在了第三層最深處,那里的空間,再度出現了扭曲,扭曲的空間外,有著一層淡淡的光幕。

    想要進入雷域第四層,那需要著融天境的實力,而這種光幕,便是將會把這個境界之下的學員隔離開去。

    “唰!”

    牧塵倒直接無視了那層光幕,直接對著其筆直掠出。

    此時在這周圍,同樣還有著不少身影對著光幕而去,這些人幾乎個個都擁有著融天境的實力,顯然在北蒼靈院中也算是優秀,他們見到牧塵這般身影,倒是一愣,這小子是從哪來的愣頭青,難道不知道這第四層只有達到融天境的實力才有資格進入嗎?

    一些人笑著咧咧嘴,有點看熱鬧的心態,他們可知道這光幕有多厲害,即便并不會傷害這些強闖的學員,但肯定是少不了一番狼狽。

    對于周圍的那些目光,牧塵倒是并未理會,在即將碰觸到那層光幕時,五指猛然緊握,一聲低喝間,一拳轟出。

    四道黑色光印,陡然自牧塵拳頭之上浮現,而后伴隨著拳風,化為黑色光線,狠狠的轟在那層光幕之上。

    嗡!

    一圈漣漪,自牧塵拳下蕩漾開來,然后越來越劇烈,下一瞬,只聽得一道細微之聲響起,牧塵前方的光幕,竟是被他生生的撕裂出了一道裂縫。

    唰!

    裂縫一出現,牧塵便是迅速的鉆了進去,留下周圍不少驚愕的目光,什么時候,這第四層,竟然連神魄境后期的人也能進入了?

    “這家伙哪冒出來的?憑借著神魄境后期的實力,卻能施展出堪比融天境初期實力的攻擊,這家伙倒是有些能耐啊。”

    眾人一陣驚愕,不過很快便是有人反映過來,旋即驚嘆了一聲,也是施展身形沖進了第四層雷域。

    而在他們沖進第四層雷域時,牧塵的身影已是消失不見,他飛快的穿梭在這第四層內,隨著進入這里,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這第四層與第三層的不同。

    天空上的烏云,已是變成了一種漆黑之色,雖然雷霆閃爍的頻率不及第三層,但那偶爾間響起的低沉雷鳴聲,卻是讓得人知道這里的天雷究竟有多厲害。

    牧塵的沖進第四層,然后尋了一處無人占據的引雷臺,迅速的落了下去,盤坐下來,立即催動了引雷臺。

    轟!

    牧塵剛催動引雷臺,他頭頂上方的黑云便是翻騰起來,看上去猶如一張恐怖的巨臉,展露出猙獰,而后嘩啦一聲,一道將近數丈大小的天雷,便是猶如一道光束般暴沖而下,下一刻,已是狠狠的沖擊在了牧塵身體之上。

    那種強悍的沖擊,令得牧塵身體都是劇烈的一顫,一種劇痛從身體表面傳來,他能夠感覺到,這第四層的天雷,比起第三層,強悍了不止一個檔次,難怪只讓融天境的學員進入這里。

    雷光在牧塵身體表面閃爍,然后他便是察覺到一股相當雄渾的天雷之力涌入了他的體內,這僅僅只是一道天雷中所蘊含的天雷之力,幾乎足足比得上第三層的十道天雷!

    “不錯。”

    牧塵心頭極感滿意,心神開始沉入體內。伴隨著那些大量的天雷之力涌入他的體內,他能夠感覺到,身體內部,那一道道若隱若現的神秘黑色光點。也是開始以一種緩慢的速度變得明亮。

    當然,這種速度雖然緩慢,但比起之前,已是快上了十倍不止。

    牧塵凝聚著心神。在逐漸的適應了這第四層的天雷后,他也開始催動引雷臺加快天雷落下的頻率,到得后來,那頭頂上空的黑云,也是愈發的狂暴,一道道天雷接連不斷的落下,那種狂暴一幕,即便是遠處一些融天境的學員看見了都是有些震動。

    能夠在這第四層如此肆無忌憚的引發這種頻率的天雷轟擊,尋常融天境初期的學員。根就不具備這種勇氣與能耐。

    牧塵依舊沒有理會他所引起的一些驚訝目光。他將心神徹底的沉入體內。不斷的運轉著大浮屠訣,感悟著那種玄妙之感。

    天雷不斷的落下,牧塵猶如屏蔽了外界。只是關注著體內,而他在這種忘我修煉下。十天時間,很快的便是過去。

    這十天中,牧塵的身體幾乎紋絲不動,黑云中雷霆鋪天蓋地的落下,絲毫沒有停歇,這倒是成為了這一片區域極為引人注目的一幕。

    那周圍不少修煉中的學員,都是將略感駭然的目光投向那里,那暗金引雷臺上,雷光瘋狂的肆虐著,隱約能夠見到一道修長身影盤坐。

    在這第四層中,他們極少會看見類似眼前這一幕,整整十天時間,毫不間斷的引發天雷,這種事,恐怕就算是踏入了融天境中期的人都有些扛不住吧?

    這家伙究竟是誰啊 ?這么厲害

    在這片區域不遠處,一座引雷臺上,也是有著數道身影站立,他們同樣是有些驚訝的望著遠處那漫天雷霆轟擊的一幕。

    在這幾人前方,是一名頗為熟悉的容顏,那一身火紅長裙,容貌冷艷的女孩,正是在北蒼界中輸給了牧塵的安然。

    “這家伙真是厲害啊,這種程度的天雷,就算是我都扛不住,真想看看究竟是哪冒出來的牛人”在安然身旁,一名青年笑道,他的臉龐上,有著掩飾不住的驚訝。

    “咱們北蒼靈院學員多如牛毛,藏龍臥虎的不知道多少,很多人都是暗自修煉,等待一鳴驚人的那一天,或許這家伙,也是這一列的吧。”另外一位青年笑道。

    安然聽得他們的話,美目也是凝視著那雷光彌漫處,那里有著一道身影若隱若現,那道身影,給她一種有些熟悉的感覺。

    “究竟是誰啊?”安然皺了皺眉,喃喃自語。

    “咦,那里的雷光開始減弱了。”突然間,安然身旁那名青年驚聲道。

    安然視線看去,果然是見到,那里原狂暴的雷霆開始減弱,這里的動靜這些天極為的引人注目,因此在同時間,其他地方也是將驚訝與好奇的目光投射了過來。

    而在那無數道目光聚集而來時,那盤坐在雷光之中的牧塵,心神卻是緊張的關注著體內,在他身體深處,那原若隱若現的神秘黑色光點,在此時已經變得頗為的明亮,一種奇特的波動,悄悄的蕩漾出來。

    嗡嗡。

    突然間,牧塵感覺到那些神秘黑色光點震動起來,緊接著,他便是見到,那一道道黑色光點,竟是在此時延伸出了一道道黑色的光線。

    這些光線射將出來,似乎把那些黑色光點盡數的鏈接起來。

    牧塵望著這一幕,心頭也是提了起來。

    黑色光線在半晌后,終于是徹底的完成了鏈接,而就在鏈接形成的那一刻,牧塵心頭猛的一跳,因為他見到,當那些黑色光點被光線鏈接起來時,光芒散發,一座神秘的黑色之塔,在他的身體之中,緩緩的成型。

    而就在那座神秘的黑色之塔成型的霎那,似乎是有著一道猶如穿越了時空,帶著晦澀與玄奧的古老聲音,緩緩的在他體內回蕩。

    “身化浮屠塔,吾來掌玄黃。”

    (求月票~

    一個半小時,才一張月票,節奏不對啦~~

    拜謝大家!)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