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第三百八十六章 靜姨
    第三百八十六章

    淡淡的水霧自水池中升騰而起,但卻是無法掩蓋住那香艷的一幕。

    嘩!

    靈溪也是察覺到了牧塵那直直看過來的目光,猶如玉般瑩白的臉頰上也是浮現一抹緋紅,旋即她玉手一揮,便是有著一道水柱沖出,直接對著牧塵噴灑了過去。

    冰涼的池水噴灑在身體上,牧塵也是陡然清醒過來,眼睛連忙轉移開去,有些尷尬,他不太明白靈溪這是打算做什么。

    “進入水池修煉,將其中的靈力盡數吸收。”

    靈溪盡量的將身子放低,但水池中的水并不太深,所以也無法遮掩全部,霧氣升騰起來,令得她那素來都是冷漠的俏臉變得有些緋紅,她輕咬了咬銀牙,道:“還有,管好你的眼睛,敢亂看的話,我就把你攆出去。”

    牧塵連連點頭,然后直接跳進了水池中,手掌一摸那池水,眼中便是有著驚異涌出來,顯然是察覺到池水中所蘊含的精純靈力。

    這種波動,顯然是靈溪體內的靈力,她竟然是將自己的靈力融入了池水,來供他修煉。

    牧塵一時間有些發怔,眼神有點復雜的望向那薄薄水霧中,依舊顯得玲瓏的嬌軀,那里有著相當妙曼的曲線在延伸。

    “干嘛要這么做啊?”牧塵輕聲道,靈溪這種舉動,簡直就是在用她自己的靈力來成全他,這樣雖然他的修煉速度會加快,可后者的修煉卻是會出現停滯,雖然是短暫的,但這個世界上,會有算是萍水相逢的人為旁人做到這一步嗎?

    靈溪蹲坐在水池中。她聽到牧塵的話,美目中也是掠過一些茫然之色,是啊,她為什么會幫牧塵做到這種程度啊,但為什么,她內心深處對此又是沒有半點的排斥...

    “我也不知道...或許,這本來就是應該我來做的吧。”

    靈溪輕聲道:“我雖然失去了記憶,但內心深處的感覺,卻并沒有失去。我只是感覺,這樣做的話,應該挺好的。”

    牧塵沉默下來,他也是在水池中盤坐著,水霧拍打著他的臉龐。半晌后,微微一笑,道:“靈溪...姐,我能這樣叫你嗎?”

    靈溪嬌軀一顫,她抬起美目,望著那水池邊笑容燦爛的俊逸少年,一時間竟是有些無法言語。內心深處,似乎是有著什么澎湃的情緒在沖擊著心靈,令得那清冷的心,都是泛起了一些溫暖的感覺。

    于是。一道淺淺的笑容,自那美麗的臉頰上浮現,她螓首輕點。

    “靈溪姐,你放心吧。雖然不知道你與我娘親究竟有什么關系,不過相信我。我一定會幫你把失去的記憶找回來!不管是誰對你做的這種事情,我都會幫你!”牧塵斬釘截鐵的道,黑色的眸子,明亮而堅決。

    靈溪怔怔的望著眼前少年那堅決的眸子,心中那種溫暖,竟是令得那堅冰覆蓋的心臟,都是感覺到了一絲絲的暖流,那種似乎很久很久都未曾出現過的情緒,讓得她眼圈都是微紅了一點,她微微側過頭,玉手搽了搽眼睛,旋即展顏輕笑,道:“那好吧,就當我這次認了一個弟弟,不過光說大話可不行哦,現在的你,還太弱了呢。”

    牧塵嘿嘿一笑,道:“我會努力的。”

    “好了,你還是先修煉吧。”靈溪輕笑,道。

    雖然知道這池池水代表什么,但牧塵卻并沒有矯情,有時候,這種情分記在心中就可以了,掛在嘴上,反而顯得虛偽。

    所以他輕輕點頭,雙目則是緩緩的閉上,體內大浮屠訣運轉而起,身體表面,頓時有著黑色的光芒蔓延開來。

    嘩啦啦。

    池水波蕩,猶如具備了靈性一般,飛快的對著牧塵涌去,那池水中的黑色,也是源源不斷的對著牧塵體內鉆去。

    那些都是來自靈溪體內的靈力。

    這股靈力,鉆進牧塵體內,立即便是與其本身靈力相融合,而在那融合的霎那,牧塵的體內直接是爆發出了深邃的黑芒,那種黑芒,滲透著牧塵體內每一個角落。

    而他體內的靈力,也是在此時猛然暴漲!

    磅礴的靈力,沿著經脈高速的運轉,最后源源不斷的涌入氣海內,被盤坐在其中的神魄一口吞下,神魄周身,散發著黑色的光暈,看上去玄奧異常。

    一種靈力逐漸強橫的感覺,蕩漾在牧塵的四肢百骸。

    牧塵沉浸在那種靈力變強的美妙感覺之中,大浮屠訣運轉的速度,似乎愈發的加快,貪婪的吸收著那源源不斷涌進體內的靈力。

    ...

    水池之中,靈溪望著進入修煉狀態的牧塵,她則是微微的蜷起修長筆直的雙腿,將雪白的下巴抵在雙膝上,體內的靈力,不斷的涌出來,然后融入池水之中,補充著那些被牧塵吸收而去的靈力。

    而隨著體內靈力的流逝,靈溪也是能夠感覺到有著淡淡的虛弱感從身體深處涌出來,不過她卻并沒有停止,纖細玉臂抱著雙膝,眼神微微有些恍惚,然后美目一點點的閉上。

    一種眩暈之感,在靈溪的腦海中蕩漾開來,她的意識,不知不覺開始逐漸的變得黑暗下來。

    靈溪的意識,飄蕩在黑暗中,那種無助,令得她有些害怕。

    黑暗中,仿佛是有著什么波動著,漣漪蕩漾開來,隱隱約約的,似乎是有著一些模糊的畫面浮現。

    那是一片充滿著戰火與血腥的廢墟,一個渾身臟亂的小女孩顫抖著卷縮在亂石中,索索發抖,雨水磅礴的落下,令得她本就單薄的身軀,顯得更為的可憐。

    她的眼睛已是一片灰暗,她能夠感覺到死亡的臨近,不過她卻并不怎么恐懼,她的年齡雖然小,但卻見過太多人世間的殘忍與冷漠,沒有人在乎。沒有人喜歡,就算是消失了,也不會引起任何的注意。

    從出生到現在,她似乎就沒有感覺到過一絲的溫暖。

    她的意識,越來越模糊,似乎就要這樣的死去吧...

    滴落在身體上的雨水,不知何時停止了下來,眼前似乎是有著一道人影出現,她抬起頭。隱約的見到了一道溫柔的身影。

    那道溫柔的身影伸出手掌,磨挲著她的腦袋,在她的撫摸下,她那原本冰冷的身體,竟然也是開始有些溫度。

    模模糊糊的。她覺得這道溫柔的身影,讓得她感覺到了無比的溫暖。

    然后她便是見到,眼前的溫柔身影輕輕的放下一些食物,再度揉揉她的腦袋,便是起身離去。

    她望著那道逐漸遠去的身影,突然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抓起地上的食物。然后有些搖搖晃晃的跟了上去。

    她一直的跟著,不知道跟了多久,直到她體力耗盡,最后她望著那道仿佛怎么都追不上的溫柔身影。嬌小的身體,最終一點點的倒了下去。

    身體最終并沒有碰到堅硬的地面,反而是落進了一個溫柔的懷抱中。

    “小東西,想要跟我走嗎?”那道溫柔的身影揉了揉她的腦袋。那聲音,同樣的溫柔。

    “嗯。”虛弱中。她緊緊的抓住女子的袖子,猶如抓住人生中殘余的溫暖。

    “可是我要去的地方,也很危險,你跟著我,禍福難料呢...”溫柔女子輕輕一嘆,道。

    她縮進女子的懷中,貪婪的汲取著那種溫暖,為了這種溫暖,付出再大的代價,她也愿意。

    她最終跟著溫柔女子離開。

    “你叫什么名字?”

    “靈...靈溪...”

    “真好聽的名字。”

    “真的嗎...那我該怎么叫您...”

    “嗯,叫我靜姨吧。”溫柔女子輕輕的笑著。

    “嗯...靜姨...”

    ...

    “靈溪,我來教你修煉吧...首先你得選擇一部功法靈訣呢,來,選選吧,這些都是很厲害的哦...”

    “嗯,我看看...這個行嗎?”她望著眼前懸浮的一道道光芒卷軸,每一道都是散發著驚人的光芒,她猶豫了許久,最后卻是看向了角落處一卷并不起眼的黑色卷軸。

    “呃?”

    “怎么了?靜姨,不能選它嗎?”

    “不是...這卷功法,分為陰陽兩卷,眼前這卷,是陰卷,陽卷被留給我家小牧了,你如果修煉了它,以后會很吃虧的。”

    “小牧?是靜姨的孩子嗎?”

    “呵呵,對啊,一個很可愛的小家伙呢,比靈溪要小一點呢...”

    她望著靜姨那發自內心的歡喜笑容,心中有些發酸,道:“那靜姨怎么和他分開了啊?”

    靜姨摸了摸她的腦袋,神色有些哀傷下來,道:“因為我想要保護他啊...所以只能離開...”

    她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道:“那我也修煉它吧。”

    “修煉它的話,會給你帶來很大麻煩和危險的...”

    “不怕,靜姨這么想念小牧,那我修煉了相同的功法,以后就能找到他了,到時候,我就帶他來見你。”她道,只要能讓她歡喜,她什么都愿意去做。

    溫柔女子望著小女孩那稚嫩的小臉,幽幽一嘆,抬頭望向無盡遙遠的地方,那是她要回去的地方,一個擁有著強大力量但卻極其冰冷的地方,與那里相比,她更喜歡留在那個小小的北靈境,那里有著她的丈夫,還有著一個她愿意為其傾盡所有的小家伙...

    只是,有時候,她卻必須做出抉擇,因為,她必須保護那個小家伙,所以,就算再不舍,她也只能離開。

    ...

    水池之中,靈溪修長的睫毛微微的顫抖著,旋即一點點的睜開,那美目之中,充斥著晶瑩的淚花,她輕輕的搽去臉頰上的水花,喃喃自語。

    “靜姨...”

    (求一聲月票!!

    又是半個小時一票的節奏,淚。)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