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第六百零九章 隊長之戰
    第六百零九章

    遼闊的空間之內,金光耀眼,那一片巨大無比的金色戰臺,此時正不斷的有著可怕的靈力沖擊波一的席卷而開。

    在那一座座金臺之上,人影閃爍,每一次的交錯,都將會爆發出驚人的沖擊。

    八支隊伍,全部都是在展開激烈的拼斗。

    這個時候,唯有著傾盡全力,方才有可能從這八支強隊之中脫穎而出。

    而這八支隊伍的對戰中,最吸引眼球的,莫過于八位隊長之間的對決,因為誰都知道,這種七分制的戰斗,只要隊長一旦落敗,恐怕勝利就將會遠離。

    隊長的成敗,是一支隊伍最為關鍵之點。

    所以,在那四座最為中心的金色戰臺上,吸引著無數灼熱的視線,甚至于連天空上那些各大靈院的院長,都是看得微微點頭。

    而如今的八位隊長對決的四座戰臺上,狂暴的靈力也是不斷的沖擊著,而在這之中,除了牧塵與柳青云的對決外,姬玄與溫不勝,武靈與血天河的對決顯然也是極為的吸引人眼球。

    至于溫清璇與方云的交鋒,說起來倒算是最輕松的,畢竟真要說起來,方云可能算是八位隊長中實力最弱的一人,不過他畢竟手持著一座下品神器,這令得他戰斗力隨之暴漲,但可惜的是,他這一次所面對的溫清璇,實力并不比洛璃弱。

    所以,在兩人交鋒中,即便方云擁有著龍虎鼎,可依舊是被溫清璇盡數的壓制,那一道手持金色長槍的倩影,猶如女武神一般,可怕的攻勢仿佛潮水,一的席卷來,同時也是將那一座龍虎鼎震得不斷的后退。

    按照這種局面,方云遲早會被溫清璇尋到破綻。進而擊潰。

    而與溫清璇這邊很快有著上風下風的情況相比,另外兩座戰場,則是顯得有些膠著,特別是武靈與血天河所在的戰臺。

    兩人都是在此時將實力毫無保留的爆發,那種靈力波動,顯然都是渡過了三重神魄難,距離真正的至尊境,已是僅有一步之遙。

    血天河舉手投足間,便是有著血紅的靈力呼嘯而出,猶如血河貫穿虛空。鋪天蓋地的對著武靈狂暴的轟擊而去。

    而武靈則是手持黑色戰棍。他身體散發著幽幽黑光。原本清秀的臉龐,此時猶如鋼鐵所鑄,顯然,他的肉身也是修煉到了相當強橫的地步。

    所以。面對著那呼嘯而來的血河,他往往只是戰棍一掃,空間扭曲間,一股可怕的力量便是將那血河震碎,漫天血紅光點飄落。

    兩人的戰斗最是顯得狂暴,互相間的瘋狂的進攻著,完全沒有絲毫防御的想法,那驚心動魄的戰斗,看得戰臺上。響起此起彼伏的驚呼聲。

    不過總體說來,他們的戰斗,正在僵持著。

    而最后一座吸引人眼球的,則是姬玄與溫不勝的對決。

    這是一場名氣相當不匹配的戰斗,姬玄的名字。幾乎各大靈院的人人人皆知,而溫不勝則是默默無聞,甚至于連不敗靈院這種名字很霸氣,但實則毫無名氣的靈院,很多人都是未曾聽說過。

    所以原本他們以為溫不勝將會很快的敗在姬玄手中時,那現實卻是讓得他們有些膛目結舌,溫不勝在姬玄的攻勢下,竟然盡數的堅持了下來。

    而且,他完全是憑借著一對肉掌,接下了姬玄手中凌厲的槍芒。

    這一幕讓得不少人驚嘆不已,心中也終于是明白,為什么這支來自不敗靈院的隊伍,能夠進入前八的名次。

    這個看似普通的青年,也并不普通,看來,再小的靈院,也終歸會有著天才出現的時候。

    不過,雖然溫不勝在姬玄的攻勢中沒有頹勢,但唯有著天空上那些各大靈院的院長能夠察覺到,溫不勝的攻擊,正在逐漸的被姬玄所壓制。

    咻!

    戰臺之上,一道槍芒洞穿了虛空,槍尖之上,仿佛是有著一輪烈日浮現,狂暴的靈力,猶如是要震碎虛空。

    那一道槍芒,直逼溫不勝而去。

    而面對著姬玄越發凌厲的攻勢,溫不勝面色也是變得凝重了許多,他的右掌在此時散發出盈盈白光,猶如是玉石一般,陡然拍出。

    叮!

    槍掌硬碰,竟是有著金鐵之聲響起,一道肉眼可見的巨大沖擊波肆虐開來,震碎了兩人腳下的地面。

    姬玄的身體陡然一顫,而溫不勝則是被震退了數步,每一步都會在地面上留下深深的腳印。

    唰!

    姬玄手中長槍一抖,他目光望向溫不勝,淡淡的道:“如果你只有這些本事,那你就會到此為止了。”

    當他此話落下時,姬玄的眼神陡然變得凌厲起來,他手中的長槍插入地面,雙掌合十,耀眼的圣光從他體內彌漫出來,猶如是在其身后化為了一輪巨大的圣日。

    一股極端驚人的靈力,從他體內,猶如火山一般噴發出來,那種靈力程度,幾乎是達到了三重神魄難的頂峰。

    現在的他,比起之前與牧塵交手時,似乎變得更強了。

    溫不勝同樣是察覺到了那自姬玄體內散發出來的危險感覺,他知道,姬玄已經并不打算繼續與他糾纏下去了,當即他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伸出右手。

    他的右手,顯得格外的修長與白皙,晶瑩之間,仿佛是玉石雕刻而成一般,而此時,在那手掌上,仿佛是有著一道暗金色的紋路緩緩的蔓延出來。

    那些金色紋路,在其手掌內部流淌,仿佛是血液一般,短短瞬間,他的這只右手,便是變成了暗金色彩,一種特殊的威壓,彌漫開來。

    那種特殊的威壓,令得姬玄瞳孔猛的一縮,目光死死的盯著溫不勝的右掌,眼中掠過了一抹驚疑之色。

    “這種波動...”

    天空上,一些各大靈院的院長也是驚異的看了過來,旋即他們目光閃爍,臉龐上都是化為了驚訝之色。

    “那不敗靈院的小家伙...竟然移植了一位至尊強者的手骨?難怪他的右手如此之強...”

    ...

    龐大的青色光陣。懸浮在天空上,而此時在那光陣之上,一道巨大無比的青色光影,猶如是穿越了時空而來的神靈,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這一片大地。

    一種無法形容的威壓,彌漫了天地間。

    無數道目光駭然的望著那一道青色光影,那道光影的模樣并不清晰,但那種強大的威壓,卻是令得人知曉著它的強大。

    “那是什么?”

    “聽先前柳青云的話,那應該是他們風靈族的風祖...”

    “風祖?那位傳說中創立了風靈族的絕世強者嗎?難道他還沒有隕落?”

    “這當然不可能會是風祖的真身。應該是柳青云以風靈族的秘法。再結合風靈族的血脈。召喚而出一道靈影,不過就算是這樣,那威力也極為的可怕了。”

    “看來柳青云真是不打算留手了,連這種底牌都是施展了出來...”

    “...”

    一道道竊竊私語聲在那無數靈院學員之中傳開。不少人聲音中都是有著一些震動,顯然是被柳青云這一手所震懾,那一道巨大的青色光影,恐怕就算是渡過三重神魄難的高手,都極難抵御。

    柳青云能夠走到這里,并且面對著獲得了淘汰賽第一名的牧塵依舊沒有絲毫懼色,果然是有著他的底牌。

    在北蒼靈院區域,不少學員眼中都是流露出一抹擔憂。

    “這個柳青云果然很厲害。”葉輕靈嘆道,能夠進入前八的強隊。的確沒人會是省油的燈,之前的淘汰賽對于他們而言,恐怕只是熱身而已,現在才是真正展現底牌徹底對戰的時候。

    “牧塵大哥能接下的吧?”雨曦小手緊握,緊張的問道。

    葉輕靈苦笑一聲。這種程度的交手,她顯然也是沒辦法給予什么見解,現在的話,只能看牧塵是不是同樣是有著底牌壓陣了。

    “柳青云召喚出來的這風祖靈影雖然不弱,不過牧塵也沒那么好對付。”靈溪微微一笑,安撫著她們的擔心,風靈族或許的確挺強,但靈溪可真不認為他們能夠強過靜姨所在的神秘之族,一個連靜姨那種通天實力的人都會忌憚的種族,恐怕這風靈族還比不了。

    見到靈溪的微笑,葉輕靈她們這才悄悄松了一口氣,不過還是眨也不眨的盯著那巨大的金色戰臺上。

    戰臺之上,牧塵黑色的眸子,同樣是緊緊的盯著那巨大的青色光影。

    “牧塵,若你能接下此招,我便認輸!”柳青云雙目冷冽的注視著牧塵,旋即他印法一變,只見得那青色光影,頓時自光陣中踏出,旋即一掌對著牧塵鎮壓而下。

    那一掌下,天地間的靈力,都是被生生的震散,掌印尚還未曾落下,那戰臺上,已是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印子。

    牧塵的衣衫,也是被壓迫得緊緊貼在身體上,他望著那一道可怕的青色光影,深吸了一口氣,面色開始變得肅穆,雙手陡然結印。

    嘩啦啦。

    伴隨著其印法的變幻,只見得其身后那滔天般的黑白靈力,陡然呼嘯起來,最后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凝聚在一起。

    而隨著那些黑白靈力的凝聚,所有人都是能夠見到,一座約莫百丈龐大的黑色巨塔,緩緩的凝煉而出。

    黑色巨塔,凌空而立,古老的塔身之上,仿佛是有著金色的龍影盤踞,隱隱間,有著蒼茫而古老的龍吟聲,響徹而起。

    而當這座黑色巨塔出現時,太蒼院長眼角都是忍不住的跳了跳,因為他可是清楚的記得,當初牧塵的娘親在露面時,正是憑借著一座黑塔,瞬間將黃龍至尊煉化而去...

    而如今,牧塵竟然也是能夠施展這可怕的手段了嗎?

    只是,這座黑塔,真的能夠抵擋住柳青云召喚出來的那一道風祖靈影嗎?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