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諸界末日在線 > 第五百三十九章 死斗之舞的開端!
    顧青山一邊朝大殿的方向走去,一邊放出神念,仔細觀察周圍。

    只見眾人都流露出一副習以為常的表情,卻并未過多關注在他身上。

    人們都望向大殿入口處。

    數十名氣勢強大的惡鬼,捧著各式各樣的盒子、箱子、空間存儲法器,列隊朝大殿中走去。

    顧青山瞇起眼睛。

    他能感受到一些盒子、箱子里傳來強大的力量波動。

    看來是一些特別厲害的寶物。

    這是準備干什么?

    蕾妮朵爾似乎在準備什么,恐怕不是讓自己去講故事。

    想到這里,顧青山立刻慎重起來。

    隨著他態度的改變,耳畔那若有若無的音樂聲增強了不少。

    恩?

    這又是怎么回事?難道自己無意中觸發了“死斗之舞”?

    只見戰神界面上冒出一行螢火小字:

    “你為探查情報做好了準備。”

    “你全神貫注于目前的任務,隨時準備戰斗。”

    “死斗之舞受此感召,正在形成雛形。”

    顧青山一默。

    “戰神界面,這個舞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嗎?”他默默問道。

    “不知道。”戰神界面答道。

    魂力悄無聲息的扣走。

    顧青山看了一眼魂力值的變化,不滿道:“不知道三個字就打發我了?你好歹對這個音樂有些感知吧?”

    這次戰神界面的聲音多了少許認真:“并非敷衍,其實這一層祭舞是奇詭側力量的開端,它正在深深體會你的個人風格,以此生成不可取代的、獨屬于你個人的‘死斗之舞’,在未徹底生成該舞前,本界面沒辦法預測它的走向。”

    界面上,魂力連續被扣除兩次。

    顧青山眉頭跳了跳,問:“為什么扣兩次?”

    “你問了兩個問題呀。”戰神界面道。

    魂力再扣一次。

    顧青山一看自己剩下的那寥寥無幾的魂力,這下老實了。

    他不再追問,繼續朝前走去。

    正想著,耳邊傳來女人不屑的輕哼聲。

    琳從身邊一掠而過,朝大殿方向疾步走去。

    對了,她可是十二翼天使,天使國度的最強者,自然有資格進入大殿。

    三位鬼主也在蕾妮朵爾身邊。

    顧青山目光收回來,再次落在那些手捧寶物的惡鬼身上。

    ……可能是有什么大事要商議。

    他也加快了腳步,朝著大殿走去。

    ……

    大殿內。

    琳先到了。

    三位鬼主都在,幾位實權天使也在。

    蕾妮朵爾高坐于寶座之上,神情嚴肅。

    業火鬼主吩咐道:“把所有寶物都打開,我們需要看看有什么東西能在這個危急時刻派上用場。”

    琳搖頭道:“百怨,我知道你們這些年苦心收集了許多寶物,但這些寶物又怎么可能對付那顆眼球?”

    百怨便是業火鬼主的真名,他略一思忖,說道:“其實六道輪回之中,每一道輪回世界都有定界神器,威力無窮,我思來想去,總覺得應該可以對付那眼珠。”

    琳不屑的笑了笑,說道:“你們可曾尋找到定界神器?”

    百怨嘆了口氣,說:“有倒是有,可惜……”

    “可惜是一堆碎片。”巨身鬼主接話道。

    眾皆默然。

    蕾妮朵爾嘆口氣,說:“諸位,生死只在頃刻之間,誰能想到辦法對付那眼珠?”

    沒人應聲。

    大殿內一片死寂,氣氛漸漸陷入絕望的沉郁之中。

    忽然有人稟報道:“蒼鬼主來了。”

    下一秒,之間蒼無彰身形一閃,出現在大殿之中。

    眾人望向他。

    只見他笑著朝眾人行禮道:

    “見過女帝,見過各位鬼主,天使。”

    話音剛落,突然有音樂聲從他背后響起。

    蹦嚓嚓!

    蹦嚓嚓!

    蹦嚓嚓嚓嚓

    富有節奏的音律響過一遍就消失了。

    大殿內再次陷入死寂。

    蕾妮朵爾:“……”

    三鬼主:“……”

    琳:“……”

    顧青山僵在原地,心中一片凌亂。

    我只是進來打個招呼,準備老老實實站在一旁,半個字都不說。

    這怎么就突然蹦出來一段背景音樂?

    關鍵是你給我一段舞也行啊,現在他們都在這里,我直接弄死他們。

    你這給我一個背景音樂算什么事兒?

    他望向眾人,只見眾人都盯著他,臉上露出莫可名狀的神情。

    巨身鬼主厲喝道:“孽子,你剛才弄的是個什么?”

    他是蒼無彰的父親。

    昔日蒼無彰被顧青山殺死,還是他出力請求百怨,施展仙術復活了蒼無彰。

    顧青山一聽這話,情知是在給自己解釋的機會,立刻抱抱拳,歉意的說:“對不住對不住,我最近在研究神秘側的打擊樂,等這次大戰結束以后,會專程奉獻給大家聽聽。”

    他偷眼去看戰神界面。

    只見界面上早已刷出一行行螢火小字:

    “基于你個人風格的死斗之舞正在啟動。”

    “第一步:背景音樂。”

    “個人風格正在確定。”

    “你獲得了死斗之舞的出場音樂,具體內容正在編排中。”

    “注意,你無法控制這個音樂。”

    “它將感受你的個人魅力,逐漸形成絕對適合你的專屬音樂。”

    顧青山木著臉,默默問道:“我的個人風格就是‘嘣嚓嚓’?”

    “尚在編排中,這個舞會進行多種嘗試才可確定你的出場音樂。”

    “另外,根據本界面的全力檢測,現已發現相關走向,獲取該走向的情報,你需要立刻支付一萬點魂力。”

    “支付。”顧青山咬著牙道。

    一萬魂力被扣除。

    戰神界面肅然道:“其實從個人身份來看,以你超凡脫俗的廚藝大師,黃泉世界的鬼王之尊,奇詭舞步的新傳承身份,德藝雙馨的表演藝術家,秩序之列的紀元開創者,萬龍之祖的傳人,花叢之中的冰清玉潔者,再加上你身經百戰的經歷,力挽狂瀾的成就,拯救無數世界的功德,你的出場音樂絕不會只有這個可笑的‘嘣嚓嚓’”

    “所以?”顧青山問。

    戰神界面道:“除了‘嘣嚓嚓’之外,也許還有‘動極尬’。”

    顧青山失望的低下頭。

    現在能說什么呢?

    眾目睽睽之下,他只能強自保持鎮定,再次抬起頭,朝眾人歉意抱拳。

    蕾妮朵爾心中煩惱,懶得多問,只說道:“現在就考慮勝利以后的慶祝音樂,有些為時過早,眼下我們得趕緊想辦法應對那顆眼珠。”

    “是。”顧青山點頭道。

    琳站在一旁,偷眼去看他,心中卻有如翻江倒海一般。

    蕾妮朵爾和眾惡鬼沒見識過這種風格,無法理解相關的事,是很正常的。

    可是,琳早在從遠古時代返回的時候,就被類似的這種音樂切成碎片過。

    她也曾在荊棘鳥的伯爵就封儀式上,見識過顧青山的舞。

    這種風格的音樂太讓她印象深刻了。

    追根溯源,其實這個祭舞,是極古第一強者無意中所獲的至寶。

    琳作為極古人族,自然對此無比清楚!

    她心中反復回想剛才的音樂,最終找到了那種熟悉的感覺。

    沒有錯。

    不會錯。

    這跟老頭傳承下來的那個舞,絕對是一脈相承的!

    可是蒼無彰……

    不對啊,老頭只有顧青山這么一個傳人,蒼無彰這個小白臉怎么可能得到這個舞?

    這一刻,無數念頭在琳心中翻涌。

    回想起剛才在大殿外,蒼無彰竟敢當眾調戲自己

    難道……

    琳攥緊拳頭,恨不得立刻就想上去問個清楚。

    可現在不是時候!

    她看看左右。

    只見大家要么在看那些寶物,要么對著蒼無彰搖頭嘆息,露出不屑之色。

    琳咬咬牙,還是按捺不住,悄悄朝蒼無彰傳音道:

    “恩?”

    這一聲“恩”包含了豐富的含義,懂的人自然懂,如若是真的蒼無彰,只會對這個“恩”莫名其妙。

    這一聲傳過去,顧青山就沒辦法了。

    如果琳不知情,蒙蔽一下倒也沒什么,畢竟局面危急,強敵在側,怎么都圓得下來。

    可如果琳問過之后自己還敢騙她。

    那……

    下場……

    顧青山只好硬著頭皮,面不改色的回應道:

    “恩。”

    琳靜靜的聽了這回應,一雙好看的眼睛慢慢瞇了起來。

    </br>

    </br>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