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轉生眼中的火影世界 > 第八百六十一章 千萬別掉鏈子啊!
    奇拉比很清楚自己此時的處境,他明白繼續與蝎交手毫無意義,哪怕能戰勝蝎,也會有其他的曉組織成員入場,而沒有援手的他最終只有死路一條,所以他唯一的生機,就是趁自己狀態還算完好的時候,伺機突圍!

    而尾獸玉是他突圍的絕佳掩護,只要尾獸玉在山間炸開,屆時就會碎石飛濺,煙塵四起,他就能趁亂突圍了。

    可沒曾想帶土竟直接把他的尾獸玉吸入了‘神威’空間,而已經解除了尾獸化的他來不及再發射第二枚尾獸玉了,于是只得硬著頭皮,選擇了強行突圍。

    至于突圍的方向,奇拉比也有過考慮。

    外場的一圈敵人中,其他人皆是身披紅云服的曉組織成員,唯有駕馭傀儡的日向鏡沒有穿曉組織的紅云服,所以為了增加突圍的成功率,他將矛頭指向了日向鏡,在他看來,不是曉組織成員的日向鏡,必然是外圈敵人中最弱的一個。

    “喂喂,別沖我來啊!”

    眼見奇拉比朝自己這邊撲來,日向鏡暗暗叫苦。

    此刻,他不論是放任奇拉比逃走,還是協助奇拉比逃走,都會暴露自己的身份,失去近距離接觸鳴人的機會。

    可要維持日向青木的身份營救鳴人,就必須果斷出手阻止奇拉比突圍。

    究竟是救奇拉比,還是救鳴人,日向鏡很快有了取舍,只見他面無表情的朝著奇拉比抬起了手,發動了‘輪轉如意’。

    轟...

    頃刻,一股巨大的斥力從四面八方涌向了突圍中的奇拉比。

    斥力加身,奇拉比頓時神情一滯,在一臉驚詫中,他整個人被這股斥力掀飛了回去,然后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見日向鏡一擊就瓦解了奇拉比的突圍,四周一眾曉組織成員的臉上都露出了忌憚的神情,就連帶土也不例外。

    而狠狠摔在地上的奇拉比則猛地抬頭望向了日向鏡,臉上布滿了不可置信。

    他怎么也沒有料到,場中這個看起來最不起眼,最弱的日向鏡,竟然擁有著跟曉組織首領長門類似的能力。

    日向鏡這時放下了手臂,仿著日向青木的口吻冷冷道:“找死!”

    日向鏡之所以果斷出手,除了是因為他要救鳴人外,更重要的是奇拉比突圍的機會其實非常渺茫,在場的曉組織成員中,帶土,蝎,以及鬼鮫都有一對一單挑奇拉比的能力,再加上空中還有蝎的融合通靈獸在盤旋,地底有絕負責跟蹤,奇拉比根本就逃不掉。

    若非如此,帶土也不會放任蝎跟奇拉比單挑了。

    唰...

    這時,在一陣破風聲中,一道身影從天而降,穩穩落到了場中,而這身影不是旁人,正是一手提著鳴人的長門。

    見長門突然出現,日向鏡心下一驚,他竟絲毫沒有察覺到長門的接近,同時,他也暗自慶幸,慶幸自己剛才沒有因為一時心軟而暴露身份。

    “駕馭傀儡體,果然不是我所擅長的呀!”

    日向鏡一邊觀察著場中的長門,一邊在心底腹誹了一句。

    一直以來,日向鏡用‘靈魂降臨之術’駕馭的都是有血有肉的克隆體,不論是什么樣的克隆體,他都可以很快適應,并大致掌握克隆體的各項身體數據。

    可用‘靈魂降臨之術’駕馭傀儡體,這還是他頭一遭,再加上他對這具傀儡并不熟悉,也缺少時間適應和摸索,視覺,聽覺,以及查克拉感知等等各種向外延伸的感官都很生疏,所以才沒能提前發現接近中的長門。

    而這也令他意識到駕馭這具傀儡體,在自身的戰斗力評估上,不能太過樂觀。

    場中的長門冷冷瞥了眼摔在地上的奇拉比,旋即一抬手,‘嘩啦啦’的無數木樁瞬間拔地而出,纏住了奇拉比,將他死死扣在了地上。

    被層層木樁束縛的奇拉比一邊奮力掙扎,一邊怒吼道:“你們這些該死的家伙!”

    長門也不答話,只是將抬起的手輕輕握拳,頓時,奇拉比身上的一根根木樁纏得更緊了,不僅如此,還有一根木樁直接捂住了奇拉比的嘴巴,讓他無法出聲。

    見長門如此輕易,就制服了實力強悍的八尾人柱力,甚至連‘地爆天星’都沒有用,日向鏡不禁暗暗咋舌。

    “‘木遁’施展的這么得心應手了嗎,看來他的身體已經徹底融合并適應了初代細胞,可為什么他適應的這么快呢,止水到現在施展‘木遁’都還很吃力呀,是因為輪回眼的緣故么...”

    借著這次難得的機會,日向鏡一邊細細觀察長門,一邊評估起了長門的狀態。

    在理論上,一旦成功植入了初代細胞,就具備了施展‘木遁’的能力。

    但擁有施展‘木遁’的能力,并不意味著就能施展出與初代一樣強大的‘木遁’,比如大和,帶土,以及止水和鼬等等,移植了初代細胞的他們都能施展‘木遁’,可他們卻無法像初代那樣隨心所欲的施展‘木遁’,也無法施展諸如‘木人之術’,‘木龍之術’,‘花樹界降臨’,‘真數千手’等等高階的木遁。

    可以說忍界中真正接近了初代,將‘木遁’玩出花來的,僅有宇智波斑一人,因為他是除了初代之外,唯一一個施展出了‘花樹界降臨’的忍者。

    眼下情報有限,日向鏡還無法判斷長門對‘木遁’的開發,究竟到了何種地步,但單就體質而言,身兼漩渦,千手兩族仙人體的長門,顯然是勝過只移植了初代細胞的宇智波斑一籌的。

    這時,帶土走了過去,見長門手中只有鳴人,于是疑惑道:“你那邊不是有額外的收獲嗎?”

    長門一臉平淡:“木葉在九尾和七尾人柱力的身上留下了‘飛雷神術式’,七尾人柱力被旗木卡卡西奪回去了。”

    帶土喃喃自語道:“卡卡西么...”

    日向鏡也趁機走了過去,指了指被長門提在手里的鳴人,故作隨意的說道:“如果你們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們清除掉他身上的‘飛雷神術式’。”

    長門本想拒絕,可轉念一想,他又有些好奇這個主動找上門來合作的日向青木,究竟還藏著什么本事,于是就把手中提著的鳴人拋到了地上。

    帶土也一臉玩味的望向了日向鏡,他跟長門一樣,也想借著這個機會,探一探眼前這個‘日向青木’的底,要知道‘飛雷神術式’可不是那么好清除的,他身上就留有四代布下的‘飛雷神術式’,不過好在四代已經死了,連靈魂都已經被封印在了‘死神’的肚子里,所以那個‘飛雷神術式’對他已經沒有威脅了。

    日向鏡一邊走向了鳴人,一邊用眼角的余光撇了撇遠處被‘木遁’束縛著的奇拉比,在心底暗忖道:“卡卡西,機會只有一次,你可千萬別掉鏈子啊!”

    ...........

    第二更奉上,月底求月票,請手中有月票的同學們多多支持一下!另外感謝昨天打賞的同學們,謝謝大家啦!

    </br>

    </br>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