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飼養一朵小花花 > 第三百一十六章 所謂愛情 四
    會議室里迎來了突如其來的沉默,現場因為下雨幾乎沒有有用的作案痕跡,兇手具有一定的反偵察意識,監控中也沒有拍到有用的信息,所有可能通往頂層的地方都沒有監控,這讓刑偵隊眾人覺得烏云罩頂。

    徐愷東按了按額頭:“陳夕,你帶人先去調監控,把在案發時間通往樓梯間的人都找出來,重點排查有醫學、軍事背景的人。”

    “是!”陳夕道。

    徐愷東看向黃彰:“老黃,你再去一次案發現場,看能不能找到新的線索!”

    苗瑞欣不等徐愷東開口,便搶先道:“我會進行二次尸檢。”

    徐愷東點頭:“偉濤,去查朱瑞陽的社會關系,看他生前是否與人結怨!”

    “劉燕,去查朱瑞陽的公司和經濟狀況,看他是否在經濟上有問題!”

    “老丁,帶著小新,咱們一起去朱瑞陽的家里,找他老婆聊聊……”

    徐愷東話還沒說完,刑偵隊的一位警察便急急的闖了進來:“隊長!清水湖發現尸塊!”

    “什么!”徐愷東撐著桌子豁然站起。

    刑警道:“十分鐘前派出所接到報案,有人在清水湖旁發現了一只手臂,派出所去看了一眼,立刻就給市局打電話了。”

    徐愷東起的急了有些頭昏,指著司弘新:“去通知隊里的人,出現場!”

    苗瑞欣道:“我去拿東西。”

    黃彰扶了扶眼鏡:“我把神棍也叫上,清水湖那片地方可不小,我們科有人休假,讓他們科一起去。”

    徐愷東緩過了這陣快步邁出會議室外,邵華突然拉住了他。

    徐愷東抬手看了下腕表:“下班了,你先回家吧,我今天不知道要在現場待到什么時候。”

    邵華放開了他:“我和你一起去。”

    徐愷東揉了揉她的頭發:“死人有什么好看的,回去吧。”

    邵華插著口袋向前走:“反正回去也沒什么事。”

    徐愷東方才一瞬間的異常她是看在眼里的,她知道讓徐愷東這個工作狂不出現場根本不可能,所以她只能跟著,這樣才安心。

    邵華下樓的時候正巧撞見陳凡,被陳凡一把抓住:“花兒,我記得你有姜東茶餐廳的會員卡,借給哥哥用一下!”

    邵華對徐愷東示意讓他在樓下等著,便讓陳凡和她回辦公室。

    “怎么?晚上想去吃茶餐廳?”邵華隨意問道。

    “嗨!這不是老爺子給介紹了一個相親的嘛!”陳凡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邵華被陳凡的話釘在了原地,緩緩的轉過頭來,挑著眉:“相親去茶餐廳?還要用我的會員卡?”

    徐愷東聽見了陳凡的話跟著二人過來,以為是邵華不想給他,便勸道:“老陳好不容易有機會解決個人問題,就給他用吧。”

    邵華點點頭:“凡哥,快三十歲了還找不到對象都是有原因的。”

    陳凡一愣:“什么原因?”

    邵華皮笑肉不笑:“你但凡大方點,也不會單身到現在!”

    徐愷東察覺到兩人的重點好像不是他以為的那樣:“那個茶餐廳很便宜?”

    邵華點頭:“相當便宜,就算是點了牛排客單價也不超過五十,更何況用我充值的會員卡可以打八折。”

    邵華從抽屜里翻出了會員卡遞給陳凡:“我剛來梁州的時候不想做飯就總去那里吃,打完折一碗面才八塊錢。”

    徐愷東呼吸一滯,緊接著看著陳凡的眼神就有些奇怪。能摳門到這種程度的,也是不多見。

    陳凡拿著邵華的卡去相親暫且不提,徐愷東拿著車鑰匙解了鎖就要去開車。邵華攔住了他,兩人一起上了邵華的車。

    “你的車進不去通往湖邊的路。”邵華發動車子的時候這樣說。

    徐愷東奇怪道:“為什么這么說?”

    邵華道:“因為那條湖周圍根本沒有路。”

    車窗外警車呼嘯而過,徐愷東看見無論是刑偵隊還是技術科法醫鑒定中心都開著局里的SUV去現場,沒有一個人開三廂警車。

    徐愷東對邵華頭以感謝的目光,如果不是邵華,他大概要把車扔在路邊步行過去了。

    一小時后,所有人到達現場。

    徐愷東下車時無意識的按了下腹部,卻被邵華一把拽住。

    “中午吃飯了嗎?”

    徐愷東義正言辭:“吃了!”

    邵華的手也按了下徐愷東的腹,不出意外的看見了他一瞬間皺起的眉頭。

    “徐少爺,你吃的是薛定諤的飯吧,吃不吃得取決于我問不問。”

    徐愷東干笑了一聲:“薛定諤只有貓,哪有飯!”

    邵華拉開車門又坐了回去,徐愷東以為她生氣了要走,趕緊拉住了她。

    “你去哪兒?”

    邵華指了指腕上的表:“快八點了,你不餓還餓!”

    邵華推開徐愷東,一腳油門踩下,飛快的離開了案發現場。

    徐愷東摸摸鼻子上的灰,無奈的嘆了口氣。被女朋友懟了怎么辦?自己找的對象受著唄!不然還能分咋的?

    邵華再次回來的時候徐愷東正貓著腰湊到苗瑞欣身旁看尸塊,苗瑞欣抬頭對他怒目而視,看表情分明是讓他滾蛋。

    “你能不能一邊兒去?”苗瑞欣問道。

    徐愷東道:“我是刑警,我為什么要一邊兒去?”

    苗瑞欣再次辨別手中的尸塊:“你覺得你身上的香水味和這尸臭味混一起挺好聞是吧?你站我旁邊,我都聞不出來他死了幾天了!”

    邵華把車停在一旁,對徐愷東招手:“徐隊!”

    “你女朋友叫你,趕緊走吧,有發現通知你!”苗瑞欣不耐煩道。

    徐愷東再次摸了摸鼻子,半小時內被懟了兩次,今天出門真是沒看黃歷。

    徐愷東一腳深一腳淺的來到邵華身旁,然后竟看見邵華開始拉皮衣的拉鏈。

    “出現場呢,你干什么!”徐愷東以為邵華想要和他發生點不可描述的事情。

    邵華由打懷里拿出三只包子和兩袋熱豆漿:“出現場呢,你想什么!”

    徐愷東接過邵華用體溫暖的熱乎乎的豆漿,一時間直勾勾的看著她,什么話都說不出來。

    這又不是早晨,哪里有早餐店賣這種熱封好的豆漿,明擺著是她從附近的超市買的涼的,貼肉放在懷里一路暖回來。

    “愣什么,不愛吃?”邵華皺眉。

    徐愷東咬了一大口包子,又咬開熱封袋喝了一大口豆漿,只覺得鼻子發酸,眼睛好似被洋蔥給熏著。現在就算是給他口涼水都能讓他喝出幸福的味道,更何況是邵華給他暖好的豆漿。

    徐愷東的心被邵華撐的滿滿當當,邵華愛他,不是青春年少時那種青澀卻脆弱的愛,而是細水長流潤物無聲的愛,是能過一輩子的愛。

    丁成一眼瞥見兩人居然有吃的,立刻躥了過來,扒著徐愷東的手吸了一大口豆漿。

    “你干什么!”徐愷東毫不猶豫的推開丁成。

    這是邵華給他的,帶著邵華的體溫,怎么能讓別人覬覦!萬一他愛上邵華怎么辦!邵華是他的,這輩子是他的,下輩子也得是他的!

    “喝你口豆漿怎么還急眼了!”丁成擦下嘴,忍不住吐槽,“哪兒買的,沒熱透啊!”

    </br>

    </br>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