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混天武神 > 第1694章 晨宗接班人
    之前易晨沒有見孟己,是因為他不知道此次追擊兩個巫神會發生什么事情,現在易晨已經想通了,不管發生什么,他都得帶孟己離開。

    現如今易晨就只剩下這一個徒弟了,若是還將他留在地皇界,那他提升修為的速度就會無比的緩慢。

    雖然現在的孟己已經是神仙之境的高手,在地皇界,神仙境是頂級的存在,可在其他的界域,神仙境界的修者就算不得什么了。

    真仙以下,皆是螻蟻,什么時候踏入了真仙的境界,那才是修有所成。

    “徒弟謹遵師命。”

    孟己再次跪倒在地,易晨微微一笑,說道:“行了,你先去物色接任你的人選吧,此事你和兩位師姐做主便可,不必朝我詢問。”

    擺了擺手,易晨示意孟己可以離開了,后者站起身,一臉不舍的看著易晨,直到易晨再次擺手,他才轉身而去。

    回到了大殿之中,孟己便和兩位師姑商議何人來繼任晨宗的宗主之位。

    要知道晨宗可是地皇界的第一大宗門,若是選不對人,很可能會讓晨宗走下坡路,甚至會覆滅。

    選來選去,最終孟己和兩位師姑選中了孟己的徒弟,岑梁。

    這個岑梁是孟己在十年前收的徒弟,當時岑梁只有七歲,不過他的天資卻是無人能比。

    孟己的天資就已經很高了,但跟這個岑梁比起來卻差了許多。

    不僅是天資,這個岑梁做人也很果敢,且心地善良,孟己曾多次在暗中觀察過他,才收他為徒。

    就算是收了岑梁為徒之后,孟己也先觀察了他一段時間,然后才傳授他修行之法。

    十年的時間,岑梁從一個煉體境一重的小孩子,變成了現在的煉靈境七重強者。

    煉靈境這個修為雖然不算是高,不過岑梁在晨宗的威望卻是不低,幾次外出歷練,在他人有危險的時候,岑梁都會挺身而出,有一次還受了很重的傷。

    如果不是毆妃是高階的煉丹師,恐怕那次岑梁就會修為全廢。

    幸運的是這個小子沒有喪失修為,而且他還是和從前一樣,會在別人有危險的時候挺身而出。

    本來岑梁的年紀尚小,雖然威望不低,但跟晨宗的幾位長老比起來,還差了一些。

    但從長遠的角度來看,沒有人比岑梁更適合宗主之位,那些長老的修為基本都已經到了瓶頸期,想要提升十分的困難,可岑梁卻是不同。

    他的修為每年都會提升一到兩重,有的時候甚至可以提升三重。

    自他踏入了煉靈之境后,只用了三年的時間便將修為提升到了煉靈境七重,而且眼看著就要成為煉靈境八重的高手了。

    岑梁提升修為的速度快,再加上他為人正直,若是由他來領軍晨宗,晨宗必然會更加的發揚光大。

    與兩位師姑商議好了此事,孟己便讓人將岑梁喚來,跟他說要他繼任宗主之位。

    岑梁聽到孟己說讓他繼任宗主之位,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雖然他的能力出眾,但卻不足以成為晨宗的宗主,這一點岑梁十分清楚。

    “良兒是擔心他繼任宗主之后不能服眾,這樣吧,還是帶他去見見易晨師弟,讓易晨師弟定奪吧。”

    雖然之前易晨說選宗主之事不必問他,但晨宗畢竟是他建立的,人選由他來定也無可厚非。

    更重要的是,現在的岑梁修為太低,以他現在的修為繼任宗主之位,的確是不太合適。

    若想在短時間內讓岑梁的修為提升,而且還沒有什么后遺癥,那也只能讓易晨出手。

    師姑的話孟己自然是不敢不聽,而岑梁聽到易晨這個名字,雙眼頓時就閃出兩道精光來。

    “師父,師祖回來了?”

    孟己不止一次在岑梁的面前提到過易晨,而且還和他講過不少易晨的事跡。

    小岑梁對易晨可是仰慕已久,早就想見見自己的這個師祖了。

    聽到妙玄真人提起易晨的名字,他立刻就興奮不已,孟己在他的腦袋上拍了一下,說道:“沒錯,你師祖回來了,挑選宗主繼承人的事情也是你師祖吩咐的。

    現在我便帶你去見你師祖,記住,見到了師祖可不準沒規矩,要是惹的你師祖不高興,連我也救不了你。”

    平日里孟己對岑梁有些寵溺,這小子在孟己的面前也時常會沒大沒小,不過孟己從來都沒怪過他。

    現在去見易晨,孟己便連連囑咐,就連他對易晨都不敢有半點的不敬,若是岑梁沒大沒小,惹惱了師父,誰都救不了他。

    “師父放心,我見到師祖自然不敢放肆。”

    急忙說了一句,岑梁就催著孟己帶他去見易晨,孟己又囑咐了他一番,這才帶著岑梁來到了幻境閣。

    此時易晨正在幻境閣中打坐,紫云真人還沒有回來,易晨估計他和聶莊一同前往無上界去尋找那個聶云了。

    感覺到孟己來了,易晨便睜開了眼睛,這時孟己和岑梁走進了幻境閣,孟己急忙跪倒施禮,而岑梁則是站在那里,饒有興趣的打量著易晨。

    “你便是我師祖易晨?”

    見這小子竟然不施禮,孟己拉了拉他的褲腳,而岑梁則好像是沒有感覺到似的,只是盯著易晨看。

    “沒錯,我就是你的師祖易晨,如假包換。”

    感覺這個小子很有意思,易晨的臉上現出了溫和的笑容,這時孟己站起了身,瞪著岑梁說道:

    “不是說好見了師祖不能無禮嗎,臭小子,我看你是欠收拾了。”

    偷偷的瞄了易晨一眼,見對方沒有生氣,孟己這才心里一松。

    在孟己的眼中,易晨是屬于那種比較嚴厲的人,尤其是在修行方面,易晨的要求一直都十分的嚴格。

    “無妨,這小子倒是有趣,孟己,他便是你選的接班人嗎?”

    將目光落在了孟己的身上,后者急忙施禮,說道:“回師父的話,這是我的徒兒,名叫岑梁,他便是徒弟所選的接班人。”

    孟己不知道自己選的這個岑梁易晨能不能看的上,所以他有些緊張。

    站起身,易晨走到了岑梁的身前,說道:“他不適合做晨宗的宗主,你還是另選他人吧。”

    </br>

    </br>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