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正義迷途 > 第九十八章 苦獄
    “我不跟你廢話。”林因之有些氣急敗壞。“把你們阮局長叫過來,我有話跟他說。”

    警察停住腳步,林因之分明看見他臉色發黑。

    “阮局長?”他回過身,來到林因之面前,兩人目光正對。

    警察伸出一只手,猛地揪住林因之的衣領,稍稍用點力,干柴似的林因之就被拎了起來,脖子被勒住,臉色憋得紫紅。

    “你算什么東西,頤指氣使找死呢。”警察倏地松開手,把手里的大叔當做玩具一樣扔到地上。

    林因之雙手松開領口的扣子,空氣憋悶在胸口里,渾身熾熱,想要燃燒了一樣。

    姓阮的沒有知會一聲?林因之此時滿腦子想的都是這個。警察上下掃視,又給他狠狠來了兩腳,才準備離開。

    剛進到獄中,一股子傲氣還沒消磨的兩名青年瞪大了眼,眼睜睜看著這大叔被一下子撂倒在地,毫無反抗之力,兩人只能面面相覷,哪里還有那股不服的底氣?

    然而沒等他們做出什么反應,大叔的舉動只讓他們覺得這老頭大概是不要命了。林因之掙扎著起身,嘴里吃滿了臟污地面上的泥灰,他張口往外吐了吐,抹干凈嘴邊的泥巴,抬起頭才發現少年已經消失在視野里。

    “站住!”他吼叫出聲。“你個蠢貨!你知道你帶走的那小子是干嘛的?重要嫌疑人,我告訴你,好幾條人命都在他身上,你今天敢帶他走出這個門,我告訴你!”

    林因之情緒激昂,渾身赤紅,手腳并用,只見出氣不見進氣,讓他鼓起了瘦弱的胸膛,雙手空揮,狠狠咳出一口痰,繼續罵道。

    “艸!你個狗屁條子,你知道你放的是什么人?”

    林因之眼淚都快擠出來了,疼痛跟委屈匯集在他的胸口里,鉆心地疼著。他不是委屈自己受這幾下子,而是眼睜睜看著眼前這個情報站就這么溜走了,卻一點力氣也使不上來。

    雖然這少年只顧著神秘,到頭來他林因之掌握到的情報,一個實在的也沒有,就連這小子的立場、身份都沒搞清楚,但是偵探多年來的經驗和直覺卻讓林因之的骨頭里冒出了,不論這小子是什么人,他都不可能輕易放手。

    “嫌疑人?命案?”

    咔地一聲,警察鎖上了看守所的大門,臉上陰沉著回到林因之面前,身邊的少年早已失去了蹤影。

    “你在說什么啊,那只是個普通的小鬼罷了,給他點顏色,讓他蹲了蹲班房,漲漲見識。”警察說道。

    林因之探出腦袋左右張望,知道凱已經消失了。他狠狠砸了砸鐵門,只恨自己棋錯一著,竟然沒有第一時間發現這少年的古怪。

    “你知不知道,他身上藏了多少秘密?再怎么說,你們審過沒有,問過沒有?這是多大一條魚?”林因之咬著牙,使勁揮舞著手臂,盡管他知道,現在說這些早就無濟于事。

    “他只是個隨處可見的流浪鬼。”警察一口咬定。

    “那是你自己瀆職。”林因之咬緊牙關,把怒火一股腦往警察的臉上撒去。“你放跑的,可是一個犯罪者。”

    警察卻一點也不憤怒,他盯著林因之那張幾乎接近扭曲的臉孔,點起一支煙,悠揚地吸了一大口,說道。

    “我說了,那小鬼隨處可見,一點也不可疑,你聽不懂嗎?偵探先生。”警察的臉上露出微笑,唇齒分明,露出一大排閃亮的牙齒,看得林因之滿頭冒汗。

    林因之咽了咽口水,警察的臉上分明寫著不屑。

    “那小鬼沒問題。”警察再一次強調,林因之總算明白了,自己再浪費更多口舌也是枉然,這警察居然在包庇小鬼。

    林因之嘆了口氣,他雙手松開鐵欄桿,垂頭喪氣。

    “偵探先生,別那么沮喪啊,抬起頭來。”警察的語氣突然松了下來,似乎是想要安慰自己。林因之抬起頭,眼前突然出現一個明晃晃的亮斑,在他眼前閃爍著,冒出騰騰的煙霧。

    林因之認出這是什么,香煙。他疑惑著不知所措,眼前突然浮現出模模糊糊的警察嘴臉,他聽到笑聲,隨后而來的則是臉頰上的灼燒感。

    林因之意識到不對勁的時候,臉上傳來劇烈的疼痛感。

    “啊”完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林因之的臉上多了一個窟窿,一圈圈的燒痕從林因之的側臉上擴散,一陣焦糊的腥臭味傳到了林因之的鼻子里。

    他雙眼猛睜,身體卻無法動彈,這警察一只手拽住了林因之的手腕,另一只手捏著煙頭,狠狠戳向林因之的臉頰,這一下還不算完,手上的力道使足了,在林因之的臉上轉動起來。

    “別客氣,這煙是送你的。”警察笑著說道,放開了鐵柵欄,橫過眼瞧了瞧縮在角落里的幾個青年,看著他們嚇得瑟瑟發抖的模樣,警察臉上露出笑。

    “你們也想嘗嘗?”警察問道,順手從手里掏出一盒煙來。

    兩人眼睛發直,咽了咽口水,慌忙搖頭。

    警察沒吭聲,松開了手,燃著的煙頭落在地上,他一腳踏上,使勁捻熄,看著雙手捂住臉頰,縮在地面上不顧形象地打起滾來的林因之。

    “來來來,偵探先生,您躲什么?我來看看。”警察說著,一腳踩住林因之的手腕,把他的臉正了過來,一拳頭使勁掄在林因之的正臉上。

    角落里的兩人被警察的粗暴舉動嚇得不敢動彈,更別提什么傲氣了。他們就這樣親眼看著警察一圈一圈掄在林因之的胸口,肩膀,肚皮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興許是警察消了怒氣,或是太累了,才停手起了身。

    “以后說話注意點,先生,我們這叫公事公辦。”警察拍拍手,臉上仍然帶著笑,林因之這時候已經躺在地面上不省人事,他掃視角落里的兩人,得意地點了點頭。

    “喂。”警察瞪了兩人一眼,吼道。

    一聽到這警察的聲音,兩人就接連著渾身顫抖,肩膀猛地跳了跳,目光呆滯地看向警察。

    “別讓這家伙死了。”警察聳了聳肩,關上鐵門,離開了監牢。

    盡管警察已經消失在視線里,但是兩人仍舊面容呆滯,只能咬著牙,點了點頭。

    刺啦一聲。林因之醒過來,他感覺到身體幾乎都要殘缺不全,嘴角軟糯糯地劃過什么液體,用手輕輕掠過,只看到混合著血液的東西在他的嘴里恣肆橫流。

    “媽的。”林因之正罵一句,耳邊又響起一聲,刺啦。

    是水,激冷的冰水順著他的頭發和

    脖子灌進了胸膛里,渾身猛地一個激靈坐起身來,林因之猛地搖了搖頭,眼睛里也被灌滿了水。

    “停停停,我醒了!”林因之一瞬間便看到眼前這兩張面孔,茫然地又舉起一個木桶,桶里接滿水。林因之一看就明白,這是要用水潑醒自己。然而他話音才剛落,又是一整桶冰水直接灌進他的眼里。

    “噗。”林因之突出一大口水來,身體上早就被這幾大桶冰水澆灌得透視。他抱怨似的看向兩人,搖了搖頭。

    “你們,哪個是虎哥。”半晌,林因之才緩過來,他渾身上下幾乎沒有一塊皮肉是完好的,淤青已經算是勉強接近原來膚色的地方了。

    突然被這么一問,兩人顯然發了愣,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其中一個臉上刺著字的青年打量起林因之來。

    “你誰?干嘛打聽我們虎哥。”雖然口氣聽上去頗為不善,但是兩人的態度并不怎么囂張,林因之瞧著兩人扭捏的態度,不自覺得好笑。

    “你是虎哥?”林因之沒有立刻回答,反倒是指了指刺青的青年,問道。

    那人立刻搖頭,臉上露出些許驚慌的神色來。

    林因之又指了指另一個,留著一頭板寸頭的青年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那就是你了。”林因之問道。“你就是虎哥。”

    青年猶豫了一會,搖頭。

    “不會錯,就是你。”林因之卻十分肯定,他艱難地撐起身子,搖搖晃晃地跌撞來到角落里。

    青年沉默了一會,才出聲問。

    “你怎么那么肯定?你見過我?”

    林因之不回答,苦笑了聲,說道。“我剛提到‘虎哥’這兩字,你們的反應如何?我這十幾年的工作也不是白干的。”

    “雖然我沒見過你,虎哥。”林因之咳嗽一聲,只覺得全身的骨頭都快要散架了。“我不光知道你是誰,我還知道,你是從下龍鎮來的。”

    聽到這三個字,兩人一齊“咦”了一聲。

    “嘿嘿。”林因之頗有些得意,他最擅長用的伎倆,也就是虛張聲勢罷了,看著兩人的反應,林因之很是滿意。

    “下龍鎮的幫會里,你們倆算是后起之秀,剛剛管上魚市沒多久,沒頭沒腦地就被逮進來了,是這樣嗎?”林因之問道。

    “對對。”兩人點頭哈腰,摸著腦袋回答。

    虎哥在下龍鎮一代算是后輩,從鎮子里的混混里混出來之后,他領著幾個看家的兄弟把魚市給端了,但是第一天收到的保護費比他們想象地多得多,生性多疑的虎哥覺得古怪,然而事態的發展卻根本讓他預料不及。

    “真倒霉。”虎哥從兜里偷偷摸摸拽出一根煙,叼在嘴里。

    “別懷疑,警察隊伍里有問題。”林因之陰沉著臉,這一點他早就有所防范,只是沒想到滲透居然到了這種地步。“你們也別喊倒霉,這條道上混,早來晚來也是要來的。”

    虎哥嘆了口氣,看了看林因之,把嘴里的煙趕緊遞給林因之。

    “哥,您別叫我虎哥了,咱受不起,叫我虎子。”虎子說道。

    林因之推諉一番,接過煙,取出火機,瞇著眼抬起頭,蹭了蹭火機,點火。

    “咦?”

    </br>

    </br>
安徽快3一定牛遗漏